切換隱藏選單

捲起袖子作志工

你總是想著,退休以後,要來當志工嗎?不必讓你的愛心久等。只要有心,你也可以邊上班邊作志工。甚至,匯聚公司裡的點滴愛心,更能發揮有效的服務力量。

中午11點半,一輛白色九人座小巴從灰撲撲水泥樓間的英業達集團大門駛出。

一行連司機三、四人,開往同在士林區的新光醫院。兩位小姐合力抬著空的保溫盒跳下車,大步跨上為方便貨車卸貨而架高的廚房後門月台。

廚房台車上,另一個保溫盒中已經裝滿了十多個營養師調配好的餐盒。每個餐盒上都貼著小紙條,上頭有姓名以及飲食指示,有的要送水果,有的要配飲料。

這台小巴,是英業達公司專有的「獨居老人送餐車」。負責送餐的英業達員工每天中午到新光醫院拿取餐點以後,白色小巴便沿著士林大街小巷左拐右彎,將餐盒一個個送往獨居老人的住處。

三年多前,英業達人力資源處經理葉清美得知免費供餐給獨居老人的新光醫院需要送餐人手後,便在公司裡號召幾位熱心的員工,每天中午輪流給獨居老人送餐,甚至還為此向公司申請了專款,購置送餐車。

這些需要送餐的獨居老人並非每位都家境貧困,但因為種種因素而選擇獨居。雖然每天中午從志工手中接到餐盒的時間不過短短幾分鐘,對某些老人而言,卻可能也是他們一天中唯一和外人接觸的時間。另一方面,送餐的志工也會將老人每天的狀況回報給新光醫院,大大避免了許多獨居老人在家中發生意外卻無人知曉的遺憾。

位於北投的國寶人壽,從去年起,透過台北市社會局轉介,每週都有志願員工輪流接送忠義育幼院院童,到院外做專業的心理諮商,今年,國寶接送的對象更擴及兒福聯盟輔導的兒童。由於院童需要諮商的時間都在平日,而育幼院又位在文山區,公司大方給與這些志願服務的員工半天公假接送院童。

由於社福機構人力都頗為吃緊,國寶的志工適時解決了育幼院抽不出人力的困擾。

<spanclass=’Doc’>讓愛傳出去</span>

在電影《讓愛傳出去》(PayItForward)當中,老師出了一個作業,要學生想「改變世界」的方法。其中一個小男孩想到了妙招,如果每個人都能幫助3個人,而這3個人再去幫助3個人,就能藉一己的力量,讓許多需要幫助的人都能受到幫忙。

前一陣子,台灣IBM總經理許朱勝便引用這部電影的內容,親筆書寫了一封信給全公司員工,鼓勵他們對需要幫忙的人伸出援手。以往經常辦理慈善音樂會募款的IBM,今年也選擇和家扶基金會合作,鼓勵員工每月撥出定額金錢認養小朋友。7月份,原本專為IBM員工及其家人舉辦的「家庭日」活動中,也邀請這些IBM員工認養的小朋友,到飛牛牧場與之同樂。

如果每個人都能隨手行善,不但能把溫暖傳遞出去,甚至,助人者獲得的比受助者更多。

「如果能親自接觸不同人的生命,獲得的體會與感動會更深刻,」在育幼院擔任志工的資策會嵌入式系統部副工程師張志龍體悟。

65年次的張志龍,今年初在公司發起成立愛心社。和許多公司以金錢捐獻為主要付出不同,資策會的愛心社希望以提供志願服務為主。

不過,許多沒有服務經驗的志工,剛開始總是滿腔熱血,不過,很快便會發現理想與現實差得遠了。

「我第一次帶(小朋友),才走到一半,就想我下次不要來了,」國寶志工之一、保全科科長王柏芳苦笑。

國寶人壽這些接送小朋友的志工們,有些是單身,有些沒有接觸陌生小孩的經驗,「一趟路,酸甜苦辣都有,」公共服務部徐慶峰形容。有時,精力旺盛的孩子一下就不見人影,讓志工緊張得半死;有時,孩子剛睡醒心情不好,在路上僵持著不前進,讓志工傷透腦筋。

還好,透過定期聚會,這些志工彼此分享接送甘苦經,在笑語、感動中,化解了許多不適應,也更願意長期付出。「我覺得他們做得很棒,」忠義育幼院的廖維莉稱讚。

而令當初為公司規劃員工志願服務的國寶人壽公共服務部副理賴依萱意外的是,「原本只有公事往來的同事多了共同話題,大家感情也增進不少,」賴依萱高興地說。

透過團體參與,作志工不再孤獨,也更能長久。

<spanclass=’Doc’>公司支持為前提</span>

有心想服務,但什麼才是服務機構需要的呢?

中華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執行秘書陳文良引用調查資料指出,有85%的機構需要志工,需要的服務內容前三名為行政庶務、活動企劃及健康服務。而不同機構需求也不一樣,例如兒童機構最需要的可能是課輔、陪伴志工。

許多有心做公益卻無法長期撥出人力的企業,也經常規劃「一日志工」的活動。聯合勸募協會秘書長周文珍提醒,這類「一日志工」必須考慮服務機構的需求,否則機構光接待、介紹就耗掉本身大半天的人力。

其實,許多人都曾動念行善服務,但真正展開行動的人卻很少。

陳文良指出,台灣約僅有13%的人口曾從事志願服務;而根據聯合勸募今年8月的調查,在「104聯勸志願服務網」登錄有意從事志工的人中,僅有18.1%的人實際前往社福團體擔任志工,二大原因是找不到適合的社福團體及沒有時間。

一般社福機構多半希望能有長期志工,最讓上班族卻步的,就是工作忙碌而無法長久承諾。

如果是公司、團體一起從事志願服務,便能統籌安排時間分組服務,如果臨時有事,也可以和組員「換班」。像英業達、國寶人壽都會將有意願的志工排班,一方面每人付出的時間少了,另一方面被服務的單位卻能有長期志工的人力。

而上班族若打算以團體力量從事社會服務,前提必須是不影響工作業務,並且最好能尋求公司主管、領導人的支持。

賴依萱在推動員工志願服務之初,便充分與各部門主管溝通理念,也會定期撰寫評估報告,「不然,有些主管會誤解,是不是太閒了,屬下才能去作志工,」賴依萱說。

像英業達、國寶人壽以及資策會等,公司都對員工從事公益服務充分支持,不但在公司內部網路刊登招募志工的訊息,每到年終,也會公開表揚這些志願服務的員工。

周文珍也提醒企業主,鼓勵員工從事志願服務有助創造企業與員工間共同的價值,增進員工對企業的認同,更能激發其認真工作。

要踏出這一步,說簡單不簡單,說難也不難。「最重要是看自己的決心。很多人都會擔心沒有時間,一旦決定了,問題都能排除,」張志龍肯定地說。

捲起袖子,「讓愛傳出去」。也許有一天,你也會接到別人轉寄回來的愛心。

機構與志工媒合網路資源:

1.104聯勸志願服務網:http://www.104.com.tw/volunteer/index.htm

2.台灣公益資訊中心志工招募看板:http://www.npo.org.tw/Volunteers/index.asp

3.台北市民愛心網:http://action.taipei-elife.net

<spanclass=’Doc1’>能助人,是幸福

IBM個人電腦事業處副總經理洪漢青</span>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滿喜歡做這些事,我高中念高雄中學,就是參加學校的愛心服務社團。大學時,我當系學會會長,也常辦一些參訪社福機構的活動。

等到我和我太太結婚,1991年她生第一胎時,我們就約定,生一個就要去認養一個小朋友,生第二胎時就要去認養第二個。

當時台灣的經濟狀況不錯,當我太太去找家扶中心時,他們還介紹了國外的小孩,我記得第一個是遠在巴西的孩子,第二個是在菲律賓的孩子。

1999年,我太太帶著兩個小孩去紐西蘭住一年。但當時,我的肝臟檢查出兩顆很大的腫瘤,哇,人生馬上變成黑白的。當時我非常upset,可是最親的太太、小孩都不在身邊。每天來上班,都不知道會活多久,也不知道人生到底為什麼而忙。當時我事業上意氣風發,業績還拿了大中華區的總裁獎。可是太太遠在國外,也不知道確切的狀況,每天就通電話吐苦水。

當時和公司請了一段假,我到紐西蘭和太太、小孩相聚,順便調養身體。從那時候,我就開始想,人生的意義何在。

我在國外時,心很煩,半夜睡不著。我們全家感情非常好,兩個小孩跟我們睡,所以半夜都沒關燈。太太看到我,夜裡眼睛總是睜得大大的,也看不下書,就念達賴喇嘛的英文書給我聽。

後來我回來台北上班時,開車聽到周玉蔻訪問孫翠鳳談她得憂鬱症的狀況,我才知道,原來我那時候是得了憂鬱症。我是靠太太的鼓勵,和看這些書,才慢慢調整過來。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

我和太太在紐西蘭時,有天傍晚,到家附近的公園散步。當時我們許願,將來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幫助很多人。後來也曾到行天宮等地,許下這樣的願望。

前年我們回來,便到家扶中心養了5個國內的小朋友。慢慢增加,現在我跟太太已經認養了16個。過年、開學,我都會再添一些給他們。

這些對我的小孩,也是滿正面的教育,她們從小就知道該幫助別人。她們若想要買什麼,我們也會對她們說,還有這麼多人需要幫助,不能這麼浪費。

我們這棟(IBM)大樓裡的人,在社會中屬於中高收入,如果這群人能帶頭做,意義滿大的。社會是需要我們去關心的。

人,這輩子比較幸運,可以幫助別人,說不定,下輩子就會需要別人幫助。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