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如何陪伴同事走過傷痛?

當同事家中發生變故,如果同事與主管能秉持更多的人本精神與關懷,更清楚如何應對相處,對當事人將帶來很大的幫助。

主講:魯中興(台北社區心理衛生中心主任)

台灣人從小被教導乖乖唸書、爭取升遷,通常得到一定的年紀才開始學習婚喪喜慶的應對。遇到喜事,只要問問紅包的行情,給予對方祝福即可;但面對他人的不幸或喪事,我們似乎就變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適當表達關心。

因此,當同事家中發生變故,尤其是親人病痛或過世時,這樣的傷痛對於當事人的衝擊,往往是現在的社會中,甚至是在職場上,最被忽略的一環。

亦即,在當事人處理傷痛的過程中,職場同事往往是最能夠伸出援手、也是最沒有發揮到功能的一群人。因此如果主管能秉持更多的人本精神與關懷,同事之間更清楚如何應對相處,對當事人將帶來很大的幫助。

<spanclass=’Doc’>允許當事人公開悲傷的權利</span>

職場上應該允許當事人公開悲傷的權利,讓他能坦然地處理私密的傷痛,而非選擇冷淡的視而不見。

其實職場上很多病假、曠職,問題都出在員工的心病,傷痛也是其中之一。台灣的人力資源還停留在出缺勤管理、薪資獎懲,但新一代的人事管理重視員工潛能及心理因素,如國外企業多已發展「員工協助方案(EAP,EmployeeAssistantProgram),提供員工心理諮詢。

反觀國內,目前一般企業的喪假頂多只有二個星期,在當事人尚未完全接受傷痛衝擊、沈澱情緒時,就得回辦公室繼續工作。可見短促的喪假、逐漸淡化的追緬儀式,都非常不利於當事人療傷的過程,也表明了我們面對傷痛的社會態度。

<spanclass=’Doc’>避免說出二次傷害的風涼話</span>

身為主管,對於傷痛的部屬,應提供工具性的支持,以調整工作份量,還有動機性的支持,提供鼓勵或安慰,讓部屬覺得溫暖。

身為同事,如果沒有能力和當事人談心,也寧可保持傾聽的態度,因為有時聆聽要比說什麼都來得好;或者,至少你要能眼睛注視著對方,真誠地詢問他是否需要什麼協助。

有些大家平時誤以為能安慰人們的話,事實上卻是會帶來二次傷害的風涼話,不要講話都比講出這些話來得好。例如「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別想太多」、「他到天堂了,解脫了」。說這些話的人或許是一番好意,卻不明白這些話表達出社會上一般人對於傷痛的否認態度,期待當事人聽到這些否認傷痛的話,心裡會好過些,但事實卻相反,當事人可能還會認為你不關心他、不瞭解他。

<spanclass=’Doc’>協助理清時間和心理架構</span>

面對傷痛,當事人心理上要做一些整理,重新調適角色,選擇自己今後的人生態度,這些課題遠比我們想像還來得複雜。

這時安慰或許是敏感的,但坦然表示「我不是你,沒法體會你的感受,但我很願意幫忙」,比一些空泛、不著邊際的話來得令人安慰。

不幸發生,當事人生活中最重要的人消失了,第一個亂掉的就是時間架構與生活中的規律步調。同事可以藉由詢問當事人、協助他理清工作上待辦事項的先後順序,慢慢架構好他的時間;以免讓他覺得情緒上有困擾,工作上又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好。

第二個是心理上的回憶架構。同事不必故意引導當事人,或叫他不要想太多;應該不要附加任何的干涉或建議,順著當事人,讓他多說一些生理上的感受、更瞭解自己的情緒。如果當事人講來講去都是痛苦的感覺,那就是生理層次的問題,我們可以問他,覺得難受是因為頭痛?還是疲倦,想休息一會?如果他談論的都是過去的回憶,例如,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空了」,那就是心理層次的困擾。

最終能解決並走出傷痛的,只有當事人自己,但同事應幫當事人整理情緒與步調,也重新恢復辦公室的氣氛與戰力。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