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廣告就像手工業,特重英雄惜英雄

<br> 10月1日原聯廣副總經理陳玲玲帶手下4名大將到位於北投唭哩案捷運站旁的伊登廣告(DDB)報到。<br> 在聯廣期間,陳玲玲手邊的客戶包含和信電訊、中國信託,預算都有上億規模,來到伊登改做麥當勞後,一報到沒多久就跑去實習炸了整整一星期薯條。<br> 同樣原班人馬兩年前才從智威湯遜一起跳到聯廣,為什麼兩年後又選擇「集體」的方式出走?這是廣告業的普遍現象嗎?我們一起聽聽率直的陳玲玲怎麼說。

我離職在廣告業是震撼很多人的事,我在一個禮拜內就確定這件事,這完全是組織變動的關係,因為人與人之間就是講互信,少了這個就很難做事,公司突來的人事改變,讓我很震驚,覺得專業理念有些不一樣,所以沒有試婚也沒有同居就離開了。

年紀大一點離職只是為了理念,這不是情緒問題,只是物以類聚的決定。

在這一行,一個人要跳槽的力量很微弱,廣告業就像手工業,做的東西像工藝品,沒有人會做出相同的東西,也無法量化,所以當時要走我也不太囉唆,就是把一個team的位置空出來。

集體跳槽在廣告也是很普通的事,因為很強調團隊的默契,例如每次有創意總監跳槽,下面一定會帶一些人,一個想、一個畫,這是一個共生體,如果一個文案碰到一個芭樂畫手,你真的會想自殺!

因此集體跳槽,往往是大家都很重視默契理念、英雄惜英雄的結果,我和我的團隊也是如此。

我才剛來一個多禮拜(採訪當天10月12日),還沒有正式機會跟所有員工說話,但我想做的是一樣是營造一個尊重理念的環境,revitalize(重新活化)一家公司、保護一群有熱情的人發揮創意,讓大家把工作當遊戲,而我的客戶也在這過程中跟我們一起玩!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