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一路上總會有好玩的事發生

喬.宏是世界級的動畫導演,他會一邊玩溜溜球一邊尋找靈感。他熱愛動畫,因為過程就像體驗冒險一般,從不知道接著會發生什麼事,但確定的是一路上總會有好玩的事發生。

同樣是華特迪士尼電視卡通,《彭彭丁滿歷險記(LionKing’sTimonandPumbaa)》與《叢林拍檔(JungleBoogie)》充滿擬人化的動物冒險與想像,而《霹靂小旋風》則是呈現70年代的兒時記憶。

這些風格迥異的作品,全都是同一位動畫導演——喬.宏(JoeHorne)的心血。

<spanclass=’Doc’>踏入動畫界,純屬意外

</span>

隨身攜帶兩支簽字筆以方便自己可以信手繪圖的喬.宏,動畫風格多元,作品包括美國MTV音樂頻道第一部動畫系列《史提夫和柔雅大歷險》、歐洲MTV音樂頻道的《甜蜜家庭》等,同時也參與英國知名搖滾樂手彼得.蓋布瑞爾(PeterGabriel)的音樂錄影帶製作。

怎麼會踏入卡通動畫這一行呢?「純粹是個意外,」喬.宏大笑解釋著,小學時因為在教科書上胡亂塗鴉,被老師要求把毀壞的書帶回家請父母親賠償。

父親看著一堆畫滿圖的書,對喬.宏說:「你乾脆以塗鴉為生好了!」於是小小喬.宏就決心以動畫為志業。

「我開始大量觀看卡通、電影與漫畫書,試著思考為何故事如此發展,而我現在仍然持續做這些功課,」喬.宏難掩興喜之情說著。

19歲開始正式學習動畫、已經從事動畫工作長達20年的喬.宏自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ofVisualArt,NewYork)畢業後,先從小小的助理動畫師開始做起,向資深動畫師以「師徒制」方式一步步學習,從如何畫好一張張圖到完全瞭解動畫電影製作的每一個領域,包括音樂、影像、故事與對話等,才開始成為動畫導演,同時扮演著管理者以控制進度,以及藝術創作者兩種角色。

<spanclass=’Doc’>從生活中找靈感

</span>

對喬.宏而言,日常生活的小動作常是創作來源。不同於一般英雄式的卡通動畫充滿神奇主角,喬.宏在構思最新的電視動畫《霹靂小旋風》時,就呈現出一般日常生活最常見的小孩模樣,來拉近卡通故事與觀眾的距離。

「讓自己回到小時候的感覺,想像自己是個小孩,就能做出廣受小朋友喜愛的作品,」喬.宏將自己小時候常見的生活細節,如戴牙套或是玩跳繩、甚至是小朋友要做功課的痛苦等情境都帶入故事裡。

但要創作出吸引觀眾的動畫,「就給不一樣的東西,創作出未曾有過的新鮮事,」喬.宏進一步強調,即使是已經存在的事物,也會以「扭曲」的方式呈現出不一樣的面貌。

<spanclass=’Doc’>遇到失敗:讓它去吧!

</span>

工作人常面臨的困境是事情無法達到預期效果。「這是年輕動畫師最大的掙扎,因為他們太過投入以致於無法接受失敗的事實,」喬.宏採取「讓它去吧!」的不強求心態,「我發現這是非常有助於自己永保工作熱情的方式,畢竟很多事的改變是必然的,你得要時時準備好面對可能的改變。」

一旦發現自己缺乏靈感時,喬.宏也有一套「搭火車理論」來調適:靜心等待,火車自然會到來,再搭上火車,就會到預訂的目的地。「不要急著搭火車,免得搭錯車或是被車撞傷了,」喬.宏說。

雖說如此,喬.宏仍舊找出一種可以幫助自己創作的方法——玩溜溜球。從1986年因為負責一個動畫專案,喬.宏開始一邊玩溜溜球、一邊著思考創意點子。

<spanclass=’Doc’>工作就是生活

</span>

「我一直都喜愛這份工作,這就好像在體驗冒險生活一般,因為我從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也從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止,但一路上總會有好玩的事發生著,」喬.宏睜大黑白分別的雙眼笑著說。

但也因為太過熱愛動畫,喬.宏幾乎就把工作當作是生活的全部,「我就好像是為工作而生活,每天早上就等著鬧鐘叫我起床工作,睡覺不過是『殺殺時間(killsometime)』,好讓自己等到工作時間的到來罷了,」喬.宏有些不好意思地訴說著自己的「生活」。

「可是這份工作真的很有趣!(it’sreallylikealotoffun)」,喬.宏不斷強調著。因此他還想過要在工作室裡擺張床,「不過後來想想,好像太誇張了,而且大夥兒也會跟著搬床準備過夜、甚至在辦公室裡洗澡,」喬.宏決定偶爾離開工作室,以增加自己的想像空間。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