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撿回生命中的感覺

最近,朱德庸的《搖擺澀女郎》改編成電視劇上演,他的作品也在對岸引起轟動。但對他而言,找回自己存在的價值與對生命的感覺,才真正是他能捨之後的「得」。

漫畫家朱德庸一退伍,就嚐到成功的滋味。就在事業蒸蒸日上的同時,他卻發現,畫畫不再有樂趣。他選擇放下,從旅行、看書中慢慢找回自己的感覺。聖嚴法師的《拈花微笑》讓他學會放下「我執」。

最近,朱德庸的《搖擺澀女郎》改編成電視劇上演,他的作品也在對岸引起轟動。但對他而言,找回自己存在的價值與對生命的感覺,才真正是他能捨之後的「得」。

我退伍前半年,《雙響炮》就已經在《中國時報》登了。我是在馬祖當兵,所以完全不瞭解台灣的狀況。等我退伍回來後,下船到了家,媒體說要訪問我什麼,那時自己才知道我紅了。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他不是你一點一滴去經營出來的,有點像突然中彩券的感覺。

我25歲就成名,之後又到《中國時報》去上班,畫《醋溜族》破了四格漫畫在報紙連載的紀錄。

其實我小時候是很糟糕的小孩,因為我不會唸書、個性自閉,在唸書過程中備受歧視,學校填鴨式教育讓我吃了很多苦,整個求學階段都不快樂,只喜歡畫畫。

當時從來沒想過要靠畫畫為生,甚至做到今天這樣,想都不敢想,只是覺得很喜歡畫。包括當時《中國時報》和我邀稿,我也只是喜歡畫就答應。

等我服完兵役居然就紅了,雖然自己不覺得怎樣,但是對我而言,是人生很大的轉變。因為從小沒有人瞧得起我,直到我畫漫畫紅了,大家才肯定我。

26歲月薪10萬元

大概26歲時,我進《中國時報》,專職畫漫畫,包括《雙響炮》還有一些政治漫畫等。當時我的薪水加稿費,一個月大概10萬元新台幣。

當時去上班,談不上不快樂,但上班時能夠拖到多晚去就多晚去,能夠多早走就多早走,其實找不到不快樂的理由,因為薪水那麼高嘛!而且每天只要去一個半小時,把我手頭上的事情做完就能走了,也沒人管我。

連續幾年,有一天照例拖到很晚從我家出門,在巷口,風迎面吹來,我終於想通了一件事:就是我不能勉強自己去做任何事情。當你「必須」如此,就會不快樂。

為什麼我過了那麼多年才想通?因為當時認為上班是去畫畫,是做我喜歡做的事情。過去我以為,上班和上學、服兵役應該不一樣,還有錢拿,但後來發現,我不快樂的理由是,上班其實和這兩者一樣,都是我每天「必須」要去做的事。這是直到我29歲才認知的。

當時我剛結婚沒多久,和我太太說,我不想去上班,太太說那你就辭職。過了一個星期以後,她也不想做了。當時她在《聯合報》,前途也非常好。我們當時離開工作,沒有儲蓄,還有房貸,只剩下稿費。

離開工作沒多久,1990年,我們自己出了《雙響砲》第三集,找人編、找人印,再請出版社經銷,和出版社拆帳。當時我們都沒有把握會賣得如何。第一批印了2萬本,沒想到過一個星期,出版社就通知我們再印2萬本。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