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例行性「拋家棄子」的上班族

今年7月的歐元一度超越美金,讓大家看到了歐盟的重要性。但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過歐盟到底是如何運作,或者說怎麼開會的?歐盟的主角有三個:歐洲理事會、歐洲執委會與歐洲議會。其中議會被拆成三部份。大部份人在布魯塞爾,一小部份筆譯與檔案室等相關人員在盧森堡;大部份時間在布魯塞爾開委員會會議(committeemeeting)與政團會議(politicalgroupmeeting),但是每個月有一週要待在史特拉茲堡開「大會」(sessionmeeting)。

<spanclass=’Doc’>政治妥協下的大會地點

</span>

選擇在德法邊境的史特拉茲堡開大會是完全的政治決定。這個城市在15世紀前是神聖德意志羅馬帝國的主要堡壘,在1681年被法國攻下改隸法蘭西帝國,之後轉手德國又回到法國。《最後二星期的最後一堂課》描述老師感傷再也不能上德文(因為只能上法文)的故事,就是發生在這裡。這樣交雜的認同,竟成為歐盟兩大主要國德、法爭執不下時的唯一共識。

然而當年的政治妥協,卻多花了歐洲人許多錢。每個必須在議會上班的人,包括執委會備詢官員、歐洲議員、助理、秘書、電腦技術員,甚至旅行社訂票經理與餐廳廚師都有兩間辦公室,兩套電腦或相關設備,其一當然在布魯塞爾,其二則是每個月只待4天的史特拉茲堡。而且所有在歐盟機構的上班族,前一週就必須想清楚下一週需要的所有文件,裝箱讓議會服務人員上櫃送到史特拉茲堡;週一一大早得拎著登機箱行李,坐單程5個小時的火車,吃餐廳便餐與住旅館,「我們好像是國際政治的候鳥,頻率是每月往南移動一次」,尼可拉說。

<spanclass=’Doc’>另一種危機管理?

</span>

有趣的是,沒有「成本效益」並不表示沒有「效率」。「史特拉茲堡的生活太stressful,」馬瑞蘭說,因為每個月就只有那一週開大會,從早上9點到晚上12點,排滿議程及表決會議,也包括事前的政團協商與政策辯論。她有時候回到旅館已經半夜,只能「不梳洗倒頭就睡」,因為隔天也是9點開會。與布魯塞爾相比,「那一週雖然沒有生活品質,但是很刺激,」奈爾就說他喜歡來史特拉茲堡。因為大家沒有家累只能工作,同事之間、助理與議員之間政策溝通、默契養成的時間變多了。在午休時喝咖啡、在晚上開完會就一起去吃法國餐,「在這些社交機會,你才有機會交換真正第一手意見。」伊麗莎也說「這樣公私分明很好」,在史特拉茲堡你缺席就當心出局,因為大家都在那裡培養默契。而這樣回到布魯塞爾也都累了,大家也有默契的不再呼朋引伴,而是各自回家享受天倫樂,「因為知道下個月還要再『拋家棄子』四、五天」。在議會工作10年的老黨工威廉見證了這段歷史。他說「管他當年荒拗的政治決定,何不就笑稱這是我們歐洲人搞國際政治的一項『危機管理』的成就呢?」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