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從現實中習來的知識最珍貴

褚士瑩遊遍世界的經歷被許多年輕人欽羨,他更擁有台大、開羅AUC、哈佛等大學的學士、碩士學位。他今年31歲,全世界都是他的教室,他是怎麼做到的?

我中學時到新加坡作交換學生,是第一次遊學兼留學的經驗。我突然覺得,那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大學時,我大概有一半時間,不只是寒暑假,只要一有空,大一、大二去日本,大三、大四便到埃及修學分。大學畢業以後,到埃及念研究所,埃及那裡結束後,又到美國去唸書。

動機:學習自己想學的東西

大約在80年代、當日本要開始建關西海上機場,那時的我就想,這真是我這輩子聽過最棒的點子了。當時跟很多年輕人一樣,關注環保的問題、機場噪音的問題,把機場搬到海上是因為不會影響到陸地上的安寧。

所以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希望到日本,不只是在語言,而是整個環境,因為想要在海上蓋機場的民族,應該是我會想學的。

當時對我來說,去日本念語言學校不是我所需要的,我希望在大學裡比較有彈性的修課,所以得直接和他們學校、教授談,知道有哪些課程是我可以單獨修學分的。後來我分別在日本的中央大學、立命館大學修了一些國際關係的課。

我在旅途中遇到許多日本年輕人也是在國外修學分,不見得要放棄自己學校的學位,所以很多日本學校也比較有這方面的概念,學分配合起來還滿容易的。只要你有適當的保證人,和教授談了之後他也同意,制度都不是問題。

我並沒有停掉台灣的學業,常常是在學期中時過去日本,再回來台灣考期末考。我並不會特別建議這樣的情形,只是因為我當時在台灣覺得沒有學到我想要學的東西。

去埃及則是因為,我大學學的是政治,在台灣都強調英美的的哲學、政治思想,總覺得對於中東、阿拉伯世界有很大的空白,好像月球的背面,怎麼轉都看不到。

當時我正參與聯合國的青年工作,一個最好的朋友是在埃及長大的印度人,建議我可以在那裡待待看。其實去的時候還滿感傷的,因為出發前一個月他便出車禍過世了。

在埃及待的時間差不多了,本來沒有打算去美國,打算去西伯利亞葉爾庫什去念副博士,但後來覺得如果有機會能在哈佛念幾年,或許可以改變對美國的成見。

收穫:不同角度看世界

收穫應該是教我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世界。不只是跳脫台灣,也跳脫傳統的美式教育。

因為大部分的教授都留學美國、歐洲,吸收這些二手資訊也夠了,就算是學一樣的東西,我也希望是自己去學。

在埃及,上課本身都還是一樣,只是走在校園裡就發現自己很不一樣,因為沒有亞洲人去,他們會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也重新學習,不要把自己想成是中國人、台灣人,我就是我,沒有人和你做比較。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林大涵:要說服別人投資你?

除了必須吻合社會價值觀,更重要的一點是…

台北市長/柯文哲

我沒有要求你認真,但你對自己要有合理的期望…

生涯顧問

台灣微軟/康容

開拓視野,跨出去,發掘潛能後就無法止步!

黃之峰:社會運動是我的信仰

被迫成熟的一代,為改變衝出螢幕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