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凱西與西門町粉圓的親密接觸

圖文作家凱西,到高中才第一次吃粉圓,但那並不是一次很好的經驗。一直到吃過了台北西門町萬年大樓地下樓苦茶之家的愛玉粉圓,才發現「原來粉圓可以這麼好吃!」

我常來西門町,因為我畫插畫、作圖文創作及商品設計,很需要吸收最新的流行資訊。這裡有很多商業大樓,有販賣流行的商店、年輕人及許多為年輕人舉辦的活動,所以西門町是我觀察流行文化的好地方。

每次來西門町,我一定要去萬年商業大樓的地下室吃一碗「苦茶之家」的愛玉粉圓,才算來過。這已經變成一種既定的程序,就像上洗手間要關門、沖水、洗手等等,吃愛玉粉圓是我在西門町必做的一件事。

怎麼形容這裡的愛玉粉圓呢?我想大概就是「剛剛好!」天然愛玉嫩得剛好、檸檬酸得剛好、粉圓Q得剛好,甜湯也甜得剛好。最厲害的是檸檬汁,如果你想多點檸檬味,老闆會幫你加得剛剛好,不會讓你酸到後悔。我每次吃,都覺得真好吃!尤其坐在達摩畫像前的長條桌,吃著這麼清涼可口的食物,真有一種靜心的感覺。

我雖然是這裡的常客,但我跟店老闆並不熟。其實,我是很怕跟人熟,因為會有社交壓力。我來純粹是因為喜歡愛玉粉圓,我吃完就走,不需要跟老闆熟,更不期待人家給我折扣。該給人賺的,就要給人賺,這是我的想法,但是現在流行的芒果冰一盤賣到近百元,我就覺得不合理。

我一直到唸復興商工,才在同學帶領下第一次嚐到粉圓的滋味。那是寫生課之後,有人提議去吃點心,店家給每人端來一碗粉圓,黑晶烏亮的粉圓泡在剉冰碗裡,我呆呆的不知道怎麼吃好。同學跟我說:「這東西不能嚼!用吞的!」我就一顆一顆地吞,吞得好辛苦,後來一陣強風吹來,保麗龍碗翻了,我呼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結束我和粉圓的第一次接觸。後來我自己亂逛亂吃,嚐過「苦茶之家」的粉圓後,才知道愛玉粉圓竟然可以這麼好吃。

這裡的粉圓好吃是有道理的。老闆每天親自蒸煮粉圓,調檸檬水、洗愛玉子。他的粉圓軟中帶Q,不像很多珍珠奶茶店的粉圓費勁難咬,根本沒有煮透。老闆說煮粉圓的火候很重要,他是用自己研發的渦輪蒸氣法煮的。

除了愛玉粉圓,苦茶之家的招牌飲品當然是苦茶,另外也賣各種果汁。這裡的客人大概有三類,一類是主顧客,一類是港、日為主的外來觀光客,還有就是逛街的人。作生意的人都很會看人,知道什麼客人是生客,什麼是熟客。生客來的時候,老闆就會多招呼些,像是告訴客人苦茶該怎麼喝啦,有什麼功效啦,怕苦可以含仙楂片啦;如果是老主顧,他就不多話了。

萬年大樓有兩座單向電扶梯往來地下室,有一陣子我常搞不清楚我要吃的愛玉粉圓在哪裡,因為有時候下電梯,往左拐就到了,有時候卻要繞一圈才找到,我本來以為自己方向感太差,後來我才知道這棟大樓是每三個月換一次扶梯的上下方向,大概這樣才公平吧,不然有的店家永遠迎在扶梯出口,搶盡地利與人潮,有的永遠在末端目送客人離去。

要是有朋友跟我一起來西門町,我都會拉他們來吃粉圓。現在我是粉圓專家(吃粉圓!),我自己吃是半咬半吞,但是沒吃過的人,我都教他「用吞的!」有時候,朋友會推荐別的粉圓,但吃來吃去,我還是覺得這裡的粉圓好吃沒得比!我總是對別人說:沒吃過苦茶之家的粉圓,就別說你吃過粉圓!

<spanclass=’Doc1’>跟萬年大樓一起成長的苦茶之家

</span>

有萬年大樓,就有「苦茶之家」。30多年前,萬年大樓才蓋好,蔣武鏞就花了100萬元買下地下室大約七坪的攤位,賣起苦茶和愛玉粉圓。苦茶從最早的一杯5元賣到現在的30元;愛玉粉圓從一碗15元賣到30元;蔣武鏞也從剛退伍的青年變成3個孩子的中年父親。

蔣老闆退伍後開店,單身的他認識在一樓玉石店上班的小姐,後來兩人結婚,蔣太太的工作地點從一樓移到地下室,3個孩子接連出生,也都是在萬年大樓及西門町長大,這一家可說是道地的「萬年之家」。

店裡除去冰櫃、食物料理台,只有三、四張小桌及一張條桌。店內沒有特殊裝潢,一幅裱了木框的水墨達摩畫像是最醒目的裝飾,老闆蔣武鏞立在畫像旁邊,圓頭圓臉肖似畫中人。除此之外,店內別無長物,連時下飲食店常貼在牆上的名人推荐廣告,一張也沒有!蔣老闆說店裡生意大多靠老主顧介紹新客人,他沒想過要請名人來作廣告。

這家「苦茶之家」獨立經營,沒有分店。雖然不是連鎖經營,也不擅廣告行銷,但靠著物美價廉維繫老顧客,再以好口碑吸引新顧客上門,這確實就是這家小店可以跟萬年大樓一起成長的原因。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