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快樂.熱情.高分貝

他們是八個年輕的樂手,不畏嚴肅樂評的意見,勇敢結合搖滾、電子、民族與古典音樂,不讓自己受限。

漆黑中,旋轉的聚光燈閃爍。

重搖滾樂團深紫色(DeepPurple)的演唱會開演前,台下穿著皮褲、金屬環扣外套的樂迷,亢奮地叫囂,呼喊暖場團體現身。

舞台燈全開,四個長髮美女穿著勁裝,手上拿的卻是長笛、雙簧管、古典吉他和低音大提琴,還有四位酷哥,穿著緊身背心、皮褲,開始演奏起小提琴、大提琴、貝斯和鼓。

錯鍔、懷疑、等著看戲的表情,陸續出現在歌迷的臉上。沒想到,十分鐘後,歌迷們竟然開始露出滿意和讚賞的笑容,隨著台上的節奏擺動。

「繼皇后合唱團之後,他們是最棒的暖場團體!」演唱會隔天,在深紫色合唱團的網站上,這8個年輕樂手,大受網友好評。

這個暖場團體的名號就這麼打響了。愈來愈多人知道他們叫八大行星(ThePlanets),是英國名製作人麥可.巴特繼陳美、棒辣妹之後,最新力捧的跨界團體。

為了找到心目中的黃金組合,麥可.巴特當初試聽了二百多個有才華的年輕樂手。

「我想了好幾年,樂手站上台要看起來性感,肢體要擺動得美,要會演奏古典音樂,還要有大師級的演出,」麥可.巴特如此規劃。

整個選秀的過程就像動作片一樣,各種樂器的頂尖樂手一一到位,個個都是出身於英國音樂名校、得過數項音樂大獎的俊男美女,夢幻組合於是形成。

發片一周後,八大行星果然戲劇性地打敗男高音羅素.華生,拿下英國古典排行榜王座,並蟬聯12周冠軍。

<spanclass=’Doc’>兩個世界間的最佳選擇

</span>

八大行星成員學音樂的路,和其他學音樂的孩子沒兩樣。從小就進正統的音樂學校,受嚴格的訓練,目標是當個世界級的音樂家。

「我一輩子都是受古典音樂的訓練,滿腦子想的是,要成為國際級樂團的團員,」有張深輪廓越南臉孔的大提琴手力鴻,從小在加拿大長大,原本只是到英國攻讀交換學生的課程。

大學畢業後,初到英國的力鴻對環境感到很陌生,課餘時間常不知道要做什麼,「看到試聽會的公告我就很興奮,想說為什麼不試試,」熱情的他興奮地描述。

而其他人想加入八大行星,是因為這個樂團能同時滿足兩種音樂喜好。

「我小時侯曾想過要當流行歌手,但長大後,成為古典樂手才是我能接受的,」曾在倫敦管絃樂團工作一年的低音大提琴手比佛莉,放棄了傳統音樂路途上的好工作,但她覺得很棒,「現在我在這兩個世界之間,有了最好的選擇。」

八大行星裡最年長的強納森,待過英國好幾個知名管絃樂團,他說,管絃樂團有30個小提琴手,把曲子拉得正確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不必負那麼多責任。

而現在,肩負「小提琴獨奏」的他,除了要背下所有的譜,表演時音樂和肢體動作也要分毫不差。

「但最棒的是,可以演奏得像個明星,」在管絃樂團中,強納森明白自己不過是100個樂手之一,「但在這我變得很特別,感覺很好!」

<spanclass=’Doc’>流行包裝下的嚴格檢驗

</span>

因為他們年輕、打扮光鮮,許多人把八大行星視為「偶像團體」,也有人比喻他們是青少年七人團體七小龍的古典版。

從試聽會甄選開始,所有的過程都被攝影機拍下來,等到發片時,就可在電視台播放,做為宣傳。

「那簡直是集中營,」成員們回憶起住在製作人麥可.巴特家裡錄音的日子,連披著亂髮吃早餐的樣子都被拍下來,個個都心有餘悸。

為什麼唱片公司要用流行的方式,包裝古典樂手、改編古典曲目?

「跨界音樂的市場比純古典音樂大得多,」台灣EMI國外處古典部副理蘇晏健舉例,學聲樂出身的莎菈•布萊曼,以前的歌劇CD在台灣不過賣5、6千張,但跨界專輯卻創過25萬張的銷售量。

但是,當眾多知名歌者和樂手陸續投入跨界音樂市場,初出茅蘆的八大行星還有什麼好玩的?

「編制大是八大行星的優勢,能表演的曲目更多,聲音表情也更豐富,」蘇宴健解釋。他舉例,例如陳美就不可能拉用長笛演奏的曲目;棒辣妹也多半只能改編絃樂四重奏;而八大行星卻可以嘗試交響樂曲和吉他協奏曲。

一方面,他們被流行音樂的宣傳方式包裝,但也必須接受古典音樂界嚴格的檢視。

如果是流行樂男子或女子團體,只要會唱也會跳,就會被認為很有才華。但身為古典版「偶像團體」,卻必須從小苦練,持續不絀。

因為永遠有嚴格的古典樂評,等著檢視他們的專業表現。

自從形象性感、狂野的陳美走紅以來,偏好跨界和堅守古典的兩派人士,就一直為了技巧、美貌和銷售的議題,爭論不休。

八大行星的成員們,早就知道這是他們遲早要被問到的難題。

長笛手露絲就認為,歷史上許多音樂家都試圖重新詮譯前人經典,跨界樂手也是如此。「就像現代作曲家改編巴哈的音樂,」她說,「這是推廣古典音樂的好方法,而新改變總是會帶動銷售量,那並不是壞事。」

<spanclass=’Doc’>不同文化也能有默契

</span>

但年輕的他們既然敢加入,就不怕別人否定他們想做的音樂,而且他們目標一致。

比佛莉表示,他們想做的是以高技巧為基礎、品質好的音樂,而且有娛樂性,讓人們都喜歡。即使有人不喜歡他們的音樂類型,也會覺得她們的音樂很有品質。

「我非常喜歡在人們面前表演,」正如大提琴手力鴻說的,「不管是小眾的古典樂迷或者大批的搖滾聽眾,最重要的是,在觀眾前演奏的感覺。」

除了目標一致,他們的溝通方式和默契也不斷在加強。

即使來自不同的國家和文化,每個人從小學古典音樂的背景,反而讓他們想法接近,容易溝通。

「音樂是一種全世界的語言,不會因為不同國家而不同,」強納森解釋,由於從小都是照本宣科地演奏曲子,能交流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意見,反而變得很有趣。

強納森笑著表示,當大家意見分歧時,如果是大事,例如演奏會的曲目順序,就由製作人麥可.巴特決定;如果是如何演奏某段曲子這種小事,就由八個人一起討論,然後表決。

在舞台上,八大行星的每個成員有不同的角色要扮演。

彈電吉他的班和打鼓的邁可,通常會穿得最「搖滾」,肢體擺動也最大;而吹雙簧管的莎莉瑪和長笛手露絲,則是穿得性感而優雅,淑女地站在前排演奏。

目前,組成剛滿一年的八大行星,去年經歷過一起生活的錄音期和巡迴演出,已經培養出不少默契。

「只要一個眼神接觸,就能知道對方要說什麼,」力鴻覺得,現在他們八個都很瞭解彼此。

現在,八大行星已經踏入屬於他們的軌道,開始用力運轉。而年輕、沒有設限、默契增強的他們,只要有好音樂,他們將會發光發熱。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