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想不開”的人

中國人自古講求學而優則仕,如今在加州寸土寸金的矽谷,也有一群從事生物科技研究的人不再甘心當別人的“夥計”,毅然離開“象牙塔”,帶著自己的發明與人合夥開公司,過過當老闆的癮。科網泡沫已爆破多時,生物科技卻成了衰退經濟中的“當紅小生”,投資大量流入,使得你不想開公司都不行。

<spanclass=’Doc’>圓一個老闆夢

</span>

然而,資金到位了,公司開張了,工作一旦開始了,是無法說停就停的。就像洗頭洗到一半,一頭泡沫,兩眼惺忪,不能說不洗了,馬上就起來一樣。你能想像每天工作超過12個小時,一星期工作7天,並且所做的一切“只准成功不准失敗”的生活嗎?黃勤修的生活就是一個例子。

當初來美國時,黃勤修也和其他台灣出來的留學生一樣,並沒有甚麼特別的生涯規劃,更想不到自己會有機會一圓“老闆夢”。他寒窗數載,從康乃爾大學拿了個生物化學的博士。由於在老闆手下做得相當出色,老闆也有心提拔他。正當他躊躇滿志,一心想鑽入學術界的“象牙塔”時,突然接獲老闆病逝的消息!

之後來到加州做博士後研究的第二年,黃勤修心裡有了個新的點子,花了半年的時間,便把一個五十年舊的化學技術作了相當程度的修改,再用到生物的課題上。當時他心想:若是成功了,一定是一個“革命性的突破”,可是如果一直待在別人的實驗室裡“為人作嫁”,這發明就與自己無緣。於是,他找了一個對創投公司(venturecapitalists)有瞭解的同事,一起出來闖江湖。

公司開張時才兩人,現在一轉眼已經有了二十多人,也有創投公司的投資,但“錢”的壓力還是很大。「錢就只是這麼多,我若把公司搞砸了,我自己再去找工作我沒話說,但我的員工工作這麼辛苦,難道也要他們跟我一樣從頭再來嗎?這個責任是很大的。」黃勤修攤開雙手,彷彿要把個中的酸甜苦辣統統倒出來。「做science所面臨的是許多未知,功夫下了,時間花了,沒有結果卻是家常便飯。大多數時候這跟你的能力無關,跟你的運氣可能還有點兒關係。你會告訴自己:That’sfine!Well,that’sscience!但開公司就不一樣了,投資人放錢進來,不是因為錢多沒處花,而是為了賺更多錢。你不能說我的假設做出來不成功,對不起,你的錢泡湯了!所以壓力非常大。」

「當然,投資人其實也知道這種投資的風險很大,他們也有心理準備很多人會當掉,對他們而言,可能不是那麼在乎,因為他們投資很多公司。但對我來說,我當然不想失敗,所以,我對自己說:只准成功不准失敗!簡單的說,就是跟自己過不去!」

於是他每天玩命工作超過12個小時,連週末也不休息。這樣的生活型態及工作時間,使得家庭在他口中成為“不可能”的功課。「我的太太是很好,但我每天晚上十一點多回到家,吃個飯倒頭便睡了,她當然也會碎碎唸,但久了也就認了。」

<spanclass=’Doc’>樂在其中的魔力

</span>

到底是什麼魔力使他日復一日,樂在其中呢?黃勤修認為,做science的成就感是當有一個想法出現,就可以去證明自己的想法行得通,或發現某些新的東西,「那一剎那的感覺很爽!可能持續5分鐘,可能持續一天,這種快感就像吃藥一樣會上癮的!」

其實,想圓“老闆夢”的人中,有許多還在為賺得第一桶金而打拚,但也有人已經賺了很多錢,這輩子根本不需要再工作了,「就像我們公司負責研發部的VP,他每天工作還是超過12個小時。與其說這是一種狂熱,不如說是想不開,我覺得人生中一直在選擇,如果以邏輯的觀點來看,我們所選擇的多數不合邏輯。這些選擇帶來成功也帶來壓力,而且不得不keepmoving,連多想的時間也沒有,事實上,錢可能賺很多,但也失去很多東西。真的,你不需要這樣子活,但也很難找出真正的原因去解釋我們為甚麼要這樣,我想我是“坐在罈子上放屁──響(想)不開”啦!」

最近在矽谷流行著一個有關求職的對聯:“錢多、事少、離家近;位高、權重、責任輕;橫批:睡覺睡到自然醒”,這的確講到許多人對工作的夢想!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