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堅持,就做得到

25歲的海軍少尉許舒湘是我國第一位獲得保送至美國維吉尼亞軍校唸書的女軍官。從入學時的33名女生,到畢業時只剩下7名女生,許舒湘是其中之一。她的樂觀與堅持,證明了只要有毅力,沒有做不到的事。

7月天,太陽肆無忌憚的放射熱力下,白閃閃的制服更加耀眼。

個頭嬌小的許舒湘長髮在腦後挽成髻,穿著海軍制服,站在三軍五校的畢業生中,不是特別顯眼。

但是,同樣念海軍官校,許舒湘的經歷卻很特別。

25歲的許舒湘是第一位由中華民國國防部保送到美國維吉尼亞軍校(VirginiaMilitaryInstitute)唸書的女性軍官,也是第二位從維吉尼亞軍校畢業的台灣女性。

4年前,和許舒湘同一年進入維吉尼亞軍校共有33名女生;不過中途有許多人受不了軍事學校的嚴格管教而轉學、退出;4年後,只剩下7名女性畢業生,許舒湘便是其中之一。

因為大二時獲保送到美國維吉尼亞軍校,所以晚了同年進入官校的同學兩年畢業。站在兩旁的,俱是小她兩屆的學弟、學妹。

「我覺得學弟妹真的很不容易,4年內要唸完這麼重的課程、這麼多科目,」許舒湘沒有因為留學而自命不凡,反而謙虛起來。

<spanclass=’Doc’>全家第一個軍人

</span>

許舒湘來自一個普通的小康家庭,曾經是廚師的父親已退休,母親是家庭主婦,家裡還有一個姊姊。

被問起為什麼念軍校、為什麼選海軍,活潑的許舒湘竟俏皮地說:「因為海軍制服很漂亮。」

從小,許舒湘在爸媽眼中,就是個功課好、不用人操心的好學生。台中文華高中畢業的許舒湘,大學聯考成績不差,可以填到不錯的私立大學。

不過在考慮從軍的前途、發展更有保障下,再加上貼心的許舒湘不想上大學後,還讓爸媽辛苦,她便接受家人的建議,報考軍事聯招,也成了全家第一位念軍校、從軍的人。

許舒湘的媽媽彭秋榮還記得,當年第一次前往海軍官校探望女兒的場景。

當時許舒湘剛接受完新兵訓練,原本在家裡處處倚賴媽媽的嬌嬌女,皮膚曬得黝黑,站得筆直,見到親人也不敢有太多表情,成了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軍人,彭秋榮看在眼裡,心疼得眼淚都掉下來。

爸爸許全財倒看得開。「年輕人吃點苦、受點磨練本來就是應該的,」許全財覺得這些訓練都在合理的要求之內。

而從小就對英文很有興趣的許舒湘,從小學五年級起,就沒有間斷過英文學習。在海軍官校大一時,許舒湘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和同學一同去考了托福,在完全沒準備的情況下,考了520分。

國防部每年從三軍學校的低年級生裡,挑選出一至二人出國唸書,除了每月照領一萬多元台幣的零用金外,學費、食宿全額補助。許舒湘就以優異的在校成績及達到語文標準,獲得保送出國的機會。

「我現在頭髮留到這裡,你能想像那時候(在美國)是剪三分平頭嗎?」臉上化了淡妝的許舒湘朝背後比了比腰際笑著說。

許舒湘在維吉尼亞軍校主修電腦與電腦科學。4年來,她最大的體會,便是學校在各種課程、訓練上,對男、女學生的要求一律平等。

「每次要上摔角、拳擊課時,我就想,唉,我又要被打了,」許舒湘調侃自己。

開朗、坦白的許舒湘,也一點都不諱談初到異國的不適應。

她還記得,剛到美國的第一天夜裡12點,睡到一半,宿舍屋頂竟然乒乒乓乓出現炸彈聲,全部新生都被叫到戶外操練。

當時許舒湘不知道那是學長為了整新生使出的招數,投擲的也都是空包彈,初到異鄉的不安終於決堤,她一邊做動作一邊大哭。後來學長也被嚇了一跳,連忙跑來解釋,那些招數是故意給新生下馬威的。

<spanclass=’Doc’>女性壓力大

</span>

初到美國那段時間,許舒湘早上刷牙時就想著刷牙、牙膏的英文該怎麼說;口令聽不懂,連學校裡常用的置物櫃也不會開。在異鄉生活種種的困難、不適應,讓她經常忍不住打電話回家哭訴。

不過,在家人和同學的互相鼓勵下,許舒湘也越來越堅強,遇到不合理的事情也知道據理力爭。

在維吉尼亞軍校百餘年來僅招收男性學生的傳統下,女性學生經常倍感壓力。許舒湘大一站衛兵就曾經遇過不講理的學長故意朝她潑水,甚至在名牌上被人貼上“used”(二手)的標籤。

同學總是許舒湘加油、打氣的好幫手,遇到這種事,她們會集體向學校中的女性軍官反映,絕對不保持沈默,學校便會利用公開場合和學生溝通,或請專家演講兩性溝通的重要性等。

雖然求學生涯偶有不順,又比官校的同學晚了2年才畢業,但許舒湘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留學生涯讓她擁有珍貴的經驗與回憶。

她和同寢室的一位美國同學結為莫逆好友,在好友父親的指導下,在美國考取駕照,更和好友約定,結婚時都要參加對方的婚禮。

放長假除了回台灣以外,許舒湘也會和同學、學長結伴到處自助旅遊,足跡遍佈美國、歐洲等地。

樂觀的許舒湘把挫折當成長養分,享受學習、生活的樂趣,4年下來,雖然許多同學中途轉學,從入學時的三百多人,剩下一百多人,但是許舒湘仍然堅持到最後。

回到台灣,許舒湘授階少尉,已經被分配到拉法葉艦迪化艦上,擔任槍砲官,帶領十幾人的小組,負責槍砲、武器的管理。

<spanclass=’Doc’>上艦面臨更大挑戰

</span>

即將上艦,許舒湘很明白她要面臨的挑戰。

「帶的兵應該都是七十幾年次的,我應該還能跟他們溝通吧,」66年次的許舒湘笑著說,「最辛苦的,應該還是兩性相處的問題。」

艦艇上空間小,男女比例懸殊,女軍官經常容易得到些特別待遇,例如住艙較寬敞等,此時難免會引起男性軍官心中不太平衡。

對於未來即將面對許多人與人間相處的問題,許舒湘也打算多用溝通的方式來化解。

個性平易近人、健談的許舒湘,畢業前一晚還和學妹聊天聊到半夜兩點,看起來似乎不用太擔心這個問題。

人生的路途,不是只有一種選擇。許舒湘突破了社會對女性職業的刻板印象,選擇從軍。她在維吉尼亞軍校求學生涯中,堅持到最後,也證明了只要有毅力,沒有做不到的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