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最痛苦的行業—製造業

資訊業上班族壓力最大,但卻未必是最痛苦的族群,最痛苦的當屬沒錢又苦悶的製造業。工作對他們而言,為什麼既厭倦又疲勞?

都說科技業的工作壓力大,然而和其他產業相較下,至少還有「紙上富貴」的大筆股票分紅令人稱羨,最苦的卻是製造業,工作上要錢沒錢、也無法吸引優秀人才大量投入。

<spanclass=’Doc’>製造業的痛

</span>

以主計處所統計的每月平均薪資觀察,即使不與電子資訊業比,去年製造業平均38,277元的月薪,與金融保險業63,124元以及通訊業亮晶晶的90,790元月薪相比下,立即矮了一大截。

再以企業最重視的人才流動率來看,相較於大多數產業平均1.5%的員工退出率,製造業卻達2%。

「收入」與「人才」兩個指標性的感受,一投射到「痛苦指數調查」裡,製造業的苦悶宣洩無遺,以60.1的痛苦分數居所有產業之冠(表1);在整體的「個人生涯」、「工作環境」、「外部環境」、「家庭因素」4大指標上,除最後一項「家庭因素」較不令製造業痛苦外,前三項的痛苦榜首,都還是製造業。(表2)

<spanclass=’Doc’>不公平競爭是禍首

</span>

苦悶的罪魁禍首與政府賦稅政策的不公密切相關。

過去政府以「賦稅減免」扶助產業發展的策略,幾乎都集中在資訊科技業,傳統產業一概沒機會。以重點扶植的新竹科科學園區廠商為例,每年獲利繳出的實質有效稅率僅有1.57%,但傳統產業卻高達20%。

不公的競爭導致生產成本沉重,雖然許多傳統產業也嘗試以員工配股來吸引人才,但作用似乎有限。「辭職前老闆想多配幾張股票慰留我,我蠻感動他對我的好,可是一張張面額六塊多的『水餃股』,我只能選擇現實的面對問題,」之前待過一家上市營建公司的王硯祥無奈地說。

因此「在收入與我工作不成正比」的經濟感受上,傳統產業的痛苦分數也以67分領先服務業的66.3分、科技資訊業62.8分與金融業的61分,又一次位居榜首。(表3)

此外,在「工作讓我看不到3到5年的未來」以及「工作頭銜比不上同齡」的焦慮,製造業也明顯超過其他產業。

影響所及,製造業人對工作的心理感受相對悲觀許多。尤其相較於資訊科技業覺得工作是「可以挑戰自我」與「可以學習」的正面態度,製造業則顯現出「令人厭倦」、「感到疲勞」與「心情苦悶」的疲態。(表4)

<spanclass=’Doc’>金融業壓力也不輕

</span>

這兩年,金融業因不景氣受到的衝擊也不輕,股市長期低迷,加上金融合併、金控公司成立後所引發的失業潮,讓金融業的痛苦也明顯表現在數字上,對工作感到「明顯的壓力」居所有產業之首(表4)。

不過,整體而言,製造業仍是台灣心情最苦悶的工作族群,苦悶絕對與整個產業所處的客觀環境限制密切相關,然而,如果企業能夠以不斷創新、轉型,來提供員工更多的機會,製造業一樣有值得期待的春天,生產捷安特腳踏車馳名全球的的巨大機械與率先全球應用高科技鈦合金製造高爾夫球桿頭而引領風潮的大田公司,都是值得學習的例證。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