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一圓矽谷的高科技夢

國科會外派美國矽谷的專員葉至誠,跟所有到矽谷的台灣人一樣,是以向最先進科技朝聖的心情而來。他認為,外派之前對產業的瞭解,比什麼都重要。

美國矽谷工業區,一直是從事科技工作者的夢土。投資者看中這裡的商機,年輕人來此一展抱負。一夕之間,多少人崛起?多少人敗落?人人都在緊張的高壓鍋中活著,隨著股票的漲跌,心跳跟著加速。

<spanclass=’Doc’>台灣人的矽谷嚮導</span>

在矽谷,身為台灣人的你,若在一條陌生的路上要問路,葉至誠會是你想要問的人——他是台灣國科會外派美國矽谷的專員。

熱心、親切又不做作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54年次的他,從中央大學機械研究所畢業,民國82年通過高考,曾在台電核二、三廠工作,之後進入國科會從事研究工作。

被國科會外派到美國矽谷工作的葉至誠,可能比其他外派者更加幸運。他兩年前曾被派到英國克蘭菲爾大學(CranfieldUniv.)深造,太太留職停薪,同赴異國為他作羹湯。他不僅取得了太空工程的碩士,在語言方面也奠定了很好的根基,更為外派到矽谷工作的文化衝擊預先鋪路。

雖然駐外人員能夠到國外擴拓自己的視野,接觸不同的人事物,學習別人的做事法則,並能強化自己的專業領域,還可經歷異國文化的洗禮。相對的,駐外人員也必須面臨許多掙扎及犧牲。

「家庭的考量是我的第一優先,影響我去留的,絕對是妻子的意願,」葉至誠堅決地如此說。國科會外派員一期是3年,3年後可再連任一次,在國外最多可待9年,9年後必須回國續職一年,才可再考慮出國。這對配偶的生涯規劃及子女教育來講,波動性非常大。「幸運的是,我太太是小學教員,可以辦留職停薪,對她而言,這是休息與充電的機會,」葉至誠表示,剛好趁這3年的時間,太太可以攻一個英語教學的學位,回國以後正好可以發揮。但很多人的工作沒有這樣的彈性,這是許多優秀的人才最後沒有考慮駐外的原因。

但他還是將任期的計劃鎖定為3年。「一切都要看我太太,她也不能老是留職停薪,我不能因為自己想留下來,就犧牲我太太的發展和感受,」葉至誠說。

的確,離開自己熟悉的生活圈,駐外生活的孤單及工作壓力是很需要調適的,家人的支持絕對是一劑強心針。有人可以忍受長期兩地分居的生活模式,有人因著子女教育的問題傷透了腦筋,而台灣和美國在教育制度上存在著許多差異,外派這一進一出,在子女教育上所要付出的心血非常大。

對葉至誠而言,外派的最主要任務是為了延攬美國的科技人才,促進中美科技交流及鼓勵國外廠商到台灣投資。「剛來時,每天都工作到10點多,因為對業務不熟悉,花很多時間在適應新工作。還好,我的上司幫我很多忙,」葉至誠說,從拜訪不同地點的伙伴、認識不同的科技產業、參加各種社團活動,使他的眼界更加開闊,也更快的建立起人脈。

但是,對工作環境上存在的許多差異,必須有高度的適應力。雖然外派在工作上的權力及自由度比較大,相對責任和壓力也大。

在台灣的公家機關,層層機制十分清楚,每個部門都有專人負責。在美國,國科會駐外的據點有5個,每一個據點只有兩個人,要同時負責許多事務,很多事是沒有人可以商量或開會決定的。因此,與同事的溝通變得格外重要。個性及處事觀在外派的生活中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我不喜歡在不確定的事上任意猜測,樂意溝通是我的原則,溝通完畢就是服從!」葉至誠為他與上司的互動下了一個註腳。

<spanclass=’Doc’>外派前多瞭解</span>

問他有何建議可供有興趣外派者參考,他很誠懇的表示:就他這個工作而言,最好在外派前多花幾年的時間瞭解台灣的科技產業,並熟悉其行政業務及生態模式,再考慮外派。因為有許多優秀的年輕人,高考通過了,就希望馬上駐外,但對整個台灣的科技產業並不瞭解,更沒有甚麼認同和感情,縱使來了美國,想引進一些美國的模式,卻無法符合台灣科技產業的需求,也不容易作出專業的判斷。

葉至誠慶幸自己能被派到矽谷來學習。他期許自己能以「政府的身份、顧問的角色服務於工業界」,而正是因為要服務於工業界,更需講求「務實」。在矽谷這高科技大本營,不乏創業成功的例子及可吸收的經驗,使他飽嘗對學術務實的渴慕。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