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夢想在世界

當天地彷彿只剩下一座晶圓廠那麼大時,渴望擁抱世界的年輕女孩,怎麼會甘於被困在半導體機台與晶圓片裡?

第一眼看到郭素華,就有種「嗯,這個女孩確實有點不太一樣」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卻說不上來。

清爽整齊的套裝,搭著高挑的身材,微捲的長髮輕瀉及肩。外表看來,她就像典型的台北上班族。

聊起天來,才赫然瞭解,來自屏東的鄉下女孩,不過28歲,卻已跑遍世界,在歐洲與墨西哥等地,待了快5年。

<spanclass=’Doc’>脫下防塵衣,浪跡天涯</span>

套裝高跟鞋的都會女子,過著波西米亞式的流浪人生。是這樣的生命情調,讓人感到她的獨特嗎?

「我念大學時,就夢想到世界各地旅行,」現在擔任建�歐洲分公司行銷經理的她,輕描淡寫地解釋生命中,彷彿注定的出發點。

台科大電子工程系畢業的她,第一份工作卻是在新竹科學園區裡,矽統科技的晶圓廠,當輪班工程師。

每天穿著白色防塵衣,一早進去時日剛昇,晚上出來時夜已沉,世界彷彿只剩下一座晶圓廠那麼大。渴望擁抱世界的年輕女孩,怎能被困在半導體機台與晶圓片裡?

當時一位交大畢業、喜歡音樂的女同事,跟郭素華聊天時,總說想找到一份結合音樂與科技的工作。郭素華只當她是說說,不會成真。

有一天,這位同事卻在做消費性電子晶片的凌陽科技實驗室,找到夢想中的工作。

「她很興奮地跟我說,那裡有6台電子琴,」郭素華印象深刻。

於是,當天回家後,她就上網找工作。看到宏�「同意外派,無經驗可」的徵人啟事,便把履歷表送去。一星期後,她就被錄用了。

先在台灣工作9個月後,她開始浪跡天涯。先是從幾天到一星期,到英國、芬蘭等地短期海外支援。四年前到荷蘭,待了三、四個月,算是第一次長期駐外。

就像所有人剛到新地方一樣,一切都很新鮮。只要一放假,就到處跟同事去附近玩。那時宏�的外派人員,有三十多人,並不寂寞。

但讓郭素華真正成長的,則是1998年到墨西哥工作的半年。

那時宏�在墨西哥建新廠。因為之前未曾參與建廠,她覺得是很好的經驗,也不怕當地環境比較貧窮、危險,而主動爭取到廣漠的墨西哥高原,打造個人職場的舞台。

「那是很好的歷練,若沒有去過墨西哥,我可能現在很多地方都不敢去,」郭素華回憶。

在那裡,她負責建立技術工程團隊。一群都是三十多歲的男工程師,在貧窮的墨西哥,說來都算的上是社會精英。當看到主管不過是個25歲的女孩,不免心生輕視。在講究紀律的工廠裡,不理會她,處處給她找麻煩。

「我當初應該騙他們我是個四、五十歲的老女人才對,」因為年輕,郭素華在墨西哥吃了些苦頭。

有次,剛好有些問題,工程師解決不了,有技術背景的郭素華,當場展現她的實力,才讓他們信服。

「我那次狠狠罵了他們兩個小時。說我做業務不行,我沒話說,但在工廠裡,就是看誰有技術嘛,」年輕的東方女子,氣勢可不小。

但待了半年,郭素華卻主動請調回台灣。因為每天上下班,經過美墨邊境,看到赤貧游民乞討,令人心酸。與其難過,不如離開。

她說試著回台灣安定下來,但真正回台灣,卻又不適應。於是,一個月後又申請外派荷蘭。去年宏�再造,郭素華才又再轉到建�,同時也轉換跑道,做起行銷工作。

一待至今,又是三年過去了。

<spanclass=’Doc’>為何不回家?</span>

為何回不去故鄉?坐在安靜的酒吧裡,昏黃的燈光下,郭素華想起二十多歲就結婚生子的妹妹。

她說她曾覺得那樣浪費生命。可是前兩年,她忽然發現妹妹的人生,其實很快樂,不一定要像她。

只是,看過外面世界的她,沒辦法只留在小島上。

「我看了很多,要的就更多,我不能只安於現狀,」因為不斷旅行,不斷出發,她無法停下腳步。

現在,她生活跟當地人幾乎沒兩樣。自己住在一棟三層樓的房子,開著一台小車,上下班外,週末就是採買、洗衣,或和朋友出去。不再有當初剛來時那種興致到處跑,生活更簡單,更貼近當地。

愈跟當地貼近,她對當地的文化更瞭解。例如,她像荷蘭人一樣,每週上健身房。但健身房裡的三溫暖,竟是男女裸裎共用。

剛開始,她並不習慣。現在,她非常自在。即使偶爾有小男生的偷瞄眼光,也是一笑置之。

「反而有時看到很胖的女人,卻不會因裸體而感到不自在,讓我覺得很感動,」郭素華說。

但是,不想家,不寂寞嗎?坐在吧台邊,郭素華點了杯GinTonic,緩緩地說,其實在台北工作,一年回南部老家,也不過兩、三次,與從國外回台灣探親次數差不多。

「至於你問我會不會寂寞?是會寂寞,但是我回台灣,反而更寂寞,」或許喝了點酒,她語氣幽幽。

她說,因為台灣很多朋友都已結婚,也很難再像從前一樣見面。反而在這裡,朋友比較多。

<spanclass=’Doc’>融入當地生活</span>

跟許多外派的台灣人不太一樣,她因工作結交不少當地朋友,而不是像大部分的台灣外派人員,不是有家眷,就是跟台灣人一起活動。她在這裡最要好的朋友,是個荷蘭女孩,荷蘭女孩的祕魯男友,也成為她的好朋友。

「這裡的台灣人,都覺得我不太像台灣人,」她笑著說,「我姊姊還說,我很不適合嫁給台灣人。」

那想嫁給外國人嗎?她靜了下來,手扣著酒杯,眼角中流露一些溫柔,彷彿想念起一段異國戀情。

「也許哪一天早上,我醒來忽然想結婚生子,也不一定。這種事靠緣分,很難說,」不知是否因為在國外待久,連感情她都比較豁達。

不過,這顯然不是她現在的生活目標,因為趁著還年輕,她還想再多看看這世界。

「我真的覺得台灣年輕人應該要到外面看看,要把握外派機會,」對於自己的抉擇,她毫不後悔。

她說她下一步想去中國大陸,因為那裡還是未成熟的市場,也有很多值得嘗試的機會。

不過,若是在荷蘭工作5年,就可以申請長期居留權,甚至可以拿到荷蘭護照,旅行方便許多。所以,她也不確定到底自己會在這裡待多久。

「嗯,想待就待下去,不想待就走了吧。但也不一定要回台灣,」像個浪跡天涯的旅人,無處是家,卻處處為家。

每告別一個地方,對郭素華來說,都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出發。

<spanclass=’Doc’>郭素華

</span>

目前擔任建�歐洲分公司行銷經理,長期派駐墨西哥、歐洲等地。對於自己像個浪跡天涯的旅人,她豁達的說:「想待就待,不想待就走了吧,但也不一定要回台灣。」

每告別一個地方,對她來說,都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出發。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