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少數報告

對於我們上班族來說,「改變世界」恐怕已是一個遙不可及,提到時自己會笑、別人會睡著的夢想…

在電影《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中,湯姆•克魯斯是一名警察。藉由一種預見未來的科技,他可以看到未來會發生的謀殺案。這樣的資訊讓他現在就能去逮捕罪犯,讓謀殺案永不發生。不幸的是,當這項新科技看到他自己將是未來兇手時,他立刻成為被追殺的對象。他唯一洗刷清白的希望,是證明預測系統是錯誤的。也就是說,他必須找到系統中的那些表示不同意見的少數聲音,找到他們的「少數報告」。

什麼是「少數報告」?在西方議會,「尊重少數」不只是說說而已,它還被制度化地遵循。在各委員會,多數的意見當然被拿來做為結論,但異議者也可提出「少數報告」,讓自己的意見得到大眾和歷史的記錄。

職場少數的安身立命之道

不過,「找尋少數報告」比較適合做電影情節,不適合我們在職場中親身實驗。電影喜歡拍特立獨行的少數人,因為他們比較具有戲劇性和衝突性。

我們做公司人,戲劇性和衝突性倒不是票房保證。同樣的道理,湯姆•克魯斯可以當被追殺的異議份子,因為沒有人買票是要看他一帆風順。所以在《征服情海》、《不可能的任務》、《黑色豪門企業》、《悍衛戰士》中,他永遠是千山我獨行而後化解危機的英雄。

但是我們若在現實生活中學他辭去工作另立門戶,不但不會有美麗的會計做我們於公於私的伴侶,恐怕也不會簽到鹹魚翻身的客戶讓我們一夕成名。

但這也不意味著我們就要臣服多數,放棄自己的理想和個性。首先,我們要先認清多數並不絕對意味著不好。企業的最高指導原則─「市場」,不就是一個終極的多數族群?反之,那些標新立異、過度急切想要成為烈士的人,只是在尋求一個偷懶的成名方法。

然而,無條件地遵從多數,對個人和企業都有危險。當每家公司都把「團隊精神」列為最高指導原則時,異議者很容易就被貼上「不合群」的大帽子。久而久之,大家不願再獨立思考,轉而依附組織中最主流的思考和行為模式,這種從眾的傾向,在組織行為學中叫做“Group think”。

有「群體迷思」的組織,當做出錯誤的決策時,成員依然保持忠誠,對錯誤睜眼閉眼,對外界的批評卻激烈抗辯。原本立意良善的「團隊精神」,如今變成了「一意孤行」的催化劑。

當小老師,而不是烈士

期望個人去突破「群體迷思」,搞千萬人吾往矣,未免太唱高調。個人要衝鋒陷陣、又不致於迅速陣亡,應該是先在小議題上慢慢試驗群體接納異議的彈性,試著當小老師,而不是烈士。你總是要先能在談笑風生的午餐時說服大家改變公司訂的雜誌,再到西裝畢挺的會議上建議更改公司的宗旨。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