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真實的美,由自己界定

走在路上,你是否會自然而然地覺得身材高瘦的人,就像是衣架子般,穿什麼都好看? 正式會議裡,你是否會覺得穿著較不正式的人,看起來就是不夠專業、無法信任? 就連《巴隆金融周刊》也報導,一些經濟學家研究發現,外貌、身高與體重等看似無關的人格特質,會影響工作人的收入多寡。 隨時隨地都有人告訴你:什麼樣子才叫「美」。一旦不符合那種美,就是「不上道」、「沒sense」。 專門研究文化社會學、休閒與消費與身分認同、與蕭新煌合著《迎接美感社會的來臨:現代社會生活與美感》的東吳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劉維公呼籲,不要用美去歧視人。他建議工作人在面對這種標準化美的觀念時,「一方面策略性地符合社會美的規範時,另一方面更要找出自己真實的美的體驗!」

Q:談到「美」,應該是件舒服愉悅的事,但為什麼事實上「美」會對人造成壓力呢?

A:過去,「美」是非常個人的事,也就是所謂「私領域」或特定的場域,如美術館、博物館等地方出現。但現在「美」卻轉而出現在「公領域」範圍,如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公共藝術、IKEA家俱、甚至是已經美術館化的誠品書店等。

大眾傳播媒體,尤其是廣告頻頻傳達「什麼樣的人才是健康」、「什麼曲線、比例與膚色才叫美」。甚至,公部門與國家機器也開始以訓育的方式佈達「美的政策」,告訴你「美要有一定的條件」,最近台北市呼籲全民減肥運動、總統與立委開始紛紛減肥等等,都是形塑特定「健康與美的樣貌」的例子。

於是,美學不再只屬於私領域、只有特權階級才能感受的體驗,而是成為日常生活型態,並且存在於公領域中。一旦美學屬於公領域時,就會成社會規範。

透過這樣社會化的過程,每個個體自然地開始自問:「我是否符合這個社會規範?」或者焦慮自己不符合這個社會規範,會被認為「沒有格調」而影響到人際關係等等。

因此,美不再只是個人的事了,隨著社會規範的建立,美成了壓力,甚至成為「注意力的戰爭」。對工作人而言,就是如何能在芸芸眾生中,藉由打扮來吸引他人的注意力。

這呈現出「美」與「生產力」的緊密結合。過去美只是生活哲學與藝術理念,但現在卻是「美學經濟」,如果工作人能夠符合這個產業「美的標準」,那麼就代表著你有工作能力、符合工作條件。其中又以服務業最為明顯。

Q:就像很多廣告總是傳達:美的主角,總能很專業地提供解決方案給較不起眼的配角,而觀眾自然也就會把「美」當作是「有能力」?

A:是的,這是美學與經濟生產結合的結果。因為美與經濟生產的相結合,讓「美」對工作人而言,隱約有了「能力」的意涵。如果一個人展現出符合社會期待的美,就表示這個人對社會規範有認知,自我行動的操控能力強。於是,除了職場實戰表現外,美的形象成了工作人的重要課題。

藉由社會規範與工作能力的要求,「美」變成壓力。打扮美的人,可能就受到老闆的欣賞、同事的肯定等,進而讓人覺得工作能力強。

慢慢地,工作人可能就自然地開始投資在「美」的相關產品,如服裝、保養化妝品、健身房等等。

在這個新型態的資本主義——消費社會中,身體成了商品。凡是與身體任何部位有關的,包括體重、比例、美容等都可以開發成商品。台灣消費社會將身體完全商品化、物化的情形,是值得批判的。處在這個大環境裡,我們不斷地被告知:美,是必要條件。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