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兼職風」解構終身雇用神話

不久之前,日本企業怎容得下「腳踏兩條船」的員工,讓你在外肆意留情、放膽兼職!<br>但企業與員工永世結褵的情形已然丕變,這回可是公司想變心。<br>隨著經營進入冰河期,各大企業開始導入「工作分享制」(Work Sharing),再忠貞的員工,一個禮拜也只需來個三、四天,以往的「終身」承諾,儼然只剩「半生」。

日本的企業戰士,在就職前通常要簽下一紙契約,約中明訂「非經許可,不准為其他公司或任何團體所用」,這點台灣也一樣。想打工多賺點零用錢,包你惶惶終日,深怕哪天紙包不住火,替自己攬上違約的罪名與不忠的烙印。

然而根據《日經商業週刊》4月份的報導,部分日本企業已不再視「兼職」為禁物;想多掙點錢的員工,大可堂堂將副業端上檯面。

為什麼處於相對弱勢的員工會「逆轉勝」?日本企業的想法何以一夕間出現180度的轉變?答案就在「工作分享制」(WorkSharing)的引進與實施上。

過去10年來,日本企業已裁掉上百萬人,全國失業大軍持續增兵至4百萬(2月份最新的失業率高達5.3%),然而企業體質仍不見改善,想再砍,卻已不知該從何下刀。值此兩難,經營者們心生一計,不如縮短員工的工作長度,再堂而皇之地按工時扣掉他們的薪水,如此一來既可維持這群子弟兵的陣容,又可節省人事費用,真可謂一舉兩得,這就是目前讓日本話題沸騰的「工作分享制」。

</br><spanclass=’Doc’>有能力者,雙薪不是夢

</span>

資方既然進一步箝住了職工生計的咽喉,就必須打開一條生路,給他們相對的自由,於是「默許兼差」的想法便破繭而出,逐漸被經營階層所認同。另一方面,獲得更多自由的員工因找不到抗爭的藉口,只好各憑本事,利用一下子多起來的時間找副業,替自己多掙點「業外收益」。

已經有部分的日本標竿企業容許員工在外兼差,並且有可能成為中長期的人事政策,其中包括製造業巨人的日立製作所,以及服務業典範的日本航空。

讓我們先看看製造業的實例。根據《日經商業週刊》的報導,日立製作所從去年11月開始,容許旗下3座半導體工廠的兩千名作業員,於本業外可兼任其他副業,一直到今年的3月底為止。據內部統計,在這5個月的期間內員工的總工時共減少了20%,人事費用也同步大幅下降二成之多。

日立之所以採取短期調整的做法,用意在於保持生產線的彈性。該公司向日本媒體表示4月以後是否持續實施,要看市場需求、以及產能利用率是否有提升再做最後決定。

</br><spanclass=’Doc’>開創第二春

</span>

而執日本航空服務業牛耳的日本航空公司,作法更是積極,自從1997年11月開始對員工兼職採取解禁的態度以來,至今已邁入第五個年頭。日航解禁的對象,主要是針對屆齡55歲的資深地勤主管,其實施條件為「工時減少兩成,一週只須上班4天,薪資則是縮水了25%」。

除了減輕企業經營壓力的直接聯想之外,日航允許員工兼職還有其他積極性的目的,例如替員工開創人生的第二春。

「於屆臨60歲退休年齡之前,有5年的時間讓員工實際體驗其他的工作,進而希望他們能設計出退而不休的人生,」日航公關部門對《日經商業週刊》表示。的確,在日本社會逐年高齡化的今天,有愈來愈多的資深勞工希望在退休後能繼續工作,而這5年的兼差實戰,就成了員工在退休後想維持工作脈搏的仙丹神藥。

第二項積極性目的,是協助勞資雙方,一同揮別企業溫情主義的沉重包袱。

「讓員工兼差,對公司來說並不是件壞事,」電子零件專業製造商,新光電氣社長小林正晴直陳。新光電氣從2000年10月開始,全面允許公司上上下下170名員工在外打工或兼職,理由並不是因為實施「工作分享制」,而是肇因於市場競爭日益熾烈,公司生產線的營運反而日趨鬆弛,以往隨年資而豐厚的薪水袋,日後恐怕加薪無望;員工想維持一定的收入與生活水準,只好向外尋找機會。

「從今日起,公司與員工都須自立圖存,透過在外兼職的經驗與考驗,培養隨時可來可走的『職業選手』意識,從此揮別『大錯不犯、罪不及身』的終身雇用溫情,」小林正晴向《日經商業週刊》道出了他的用意與初衷。

這項另類的日本經驗顯示,有能力者,雙薪、三薪不是夢;無能力者,就算秀出一世的忠誠,也徒然是裁員的俎上肉。或許這就是未來的工作倫理,每位企業戰士都須做好準備。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