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難堪的公共服務?

1月底,要開刀到醫院?病房不夠,患者出國受診去;2月初,要上班坐地鐵?工人罷工,市民苦等無奈著;3月中,要上課到學校?老師遊行,小孩輕鬆放假玩!這些類似電影才會出現的情節,卻先後發生在2002年第一季的倫敦。別懷疑,一個以全球城市自期的大都會,就是有個令人難堪的公共服務!

<spanclass=’Doc’>住宅不足與薪水偏低

</span>

檯面上的原因是住宅不足。過去15年,倫敦人口成長增加近一成,約有70萬人湧入,可以想見其住宅市場之龐大;但根據經濟商業研究中心的最新估計,在平均每年有將近10萬棟新房需求的大倫敦,2001年的實際供給量卻只有3萬5千間。供需失調的情況下,房價當然急速陡升,大倫敦地區平均房價從1995年的10萬英鎊,僅僅6年到了2001年,竟然漲成23萬磅多。

買不起或租不到適合房子的導火線,是薪水太低,這反映在3月14日上街頭罷工的老師們訴求之一是「IncreaseLondonAllowance」;而一家顧問公司NERA的調查指出,老師們不但有道理,甚至還可以適用在所有包括警察、交通、醫院等公部門上班的人身上。以倫敦郊外為例,在私部門上班的薪水高於公部門的人將近10%,而這比例到了倫敦核心區更是驚人,足足差了30%。

<spanclass=’Doc’>PFI與PPP:不同政黨、一套辦法?

</span>

財政不足導致公共服務水準低落,早已是英國政府的結構性困境,但到底是課稅、公債或是直接民間投資,則至今仍然眾說紛紜。90年代初期的保守黨信仰自由市場,前首相柴契爾夫人推出「啟動民間資金」(PFI,PrivateFinanceInitiative)的計畫,主張將道路、學校、醫院甚至到監獄,通通交由民間來做,截至目前成效堪稱卓著。例如已經有了17家新醫院、45條重要管線,位於利物浦的一間監獄在民間參與投資與管理下,僅用兩年就已經回本,甚至連向來不太願意與英格蘭同一陣線的蘇格蘭,也用PFI方案在今年初落成的一間新的消防局。

但是保守黨這招PFI,卻早已惹火了原本在公家單位上班的勞工們,1997年全國大選時工黨因而趁勢崛起。只是這回工黨自稱已經變成「新」工黨,傳統以勞工第一與國家介入為念的左派,也自詡已經轉型成「新中間路線」:在執政後面對窘困財政所推出「公司合夥參與」(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更是以營運管理與資金效率為由,全面引進民間資金參與公共服務。

PPP若只是構想說說那還好,但是當最近中央首相布萊爾、交通大臣拜耳為求政績表現,積極主導民間資金投入倫敦地鐵改善,則立即引來以老左派自居,人稱RedKen的倫敦市長KenLivingstone,與其他工黨議員聯盟保守黨、自由民主黨來全力反擊。

<spanclass=’Doc’>變成政治口水,老牌民主不過爾爾?

</span>

只是如果這是一場公共政策之爭,那還能令人期待。但是事情演變至今則有演變成政治口水的態勢,例如倫敦市長正打算訴諸法律行動控告交通部長,理由只是交通部長不願意公平地釋出,刻正草擬有關PPP的相關文件給反對派。

而工黨重要樁腳團體工會聯盟TUC(TradeUnionCongress),要求唐寧街首相官邸,就指稱他們是公共服務現代化的絆腳石(wrecker)一辭道歉,卻遭到首相發言人拒絕。這也給先前甚少與工會接觸的保守黨一個見縫插針的絕佳機會,來與TUC合作扳倒工黨。

就在各政黨與政治人物私有盤算之下,光是倫敦地鐵交通一個比較純粹公共服務性質的議題,要不要PPP就吵半天,還沒政策辯論就口水不斷,並且看來還可能會沒完沒了,更別說攸關下一代教育或人命的學校、醫院等項目。

只是這對目前只是想要開刀不排隊、上班有車坐、上學有老師的倫敦人而言,竟然有著一種不習慣這些盡是口水的政治高層也不行的直覺。賓,一個住在倫敦的年輕人,說道「等下次市長選舉或國會大選吧」,透露出他們對公共服務改革,能在短期看到績效的不信任與冷漠。

苦的是短期來倫敦商旅、求學或是觀光的全球人士,無辜卡在地鐵站卻又不知所措的焦急,在大嘆英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解決爭議的效率與手段也不過爾爾」之外,也只能莫可奈何!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