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什麼樣的男女平等?

朋友從台灣來,開車帶他們去兜風,不料遇到修路。修路的工程人員身著雨衣般的灰暗制服,戴著塑膠頭盔,看起來粗粗壯壯的,攔下每輛車,逐一問明去處,揮著指揮棍吆喝、指引改道的方向。

當我們駛近時,朋友驚呼:「哇,那是女的耶!」

我也嚇了一跳,至少在台灣沒看過女生打扮成這樣在修路。於是我想起初到溫哥華時,幾次跟職業與性別有關的驚異心情。

<spanclass=’Doc’>性別打破職業界限

</span>

雖說兩性平等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概念,許多職業特性也早已與性別脫鉤,像台灣有愈來愈多的男護士,根本不足為奇。但我還是好奇,一些在溫哥華習以為常的景象,會不會、常不常在台灣出現?

像是,身材壯碩的交通女警在十字路口喊叫、指揮交通,女司機開大卡車。中、老年男人圍著圍裙在超市收銀、幫忙裝袋打包,還要招呼你:「這個真的很好吃,我愛死它了」。或是,穿西裝、打領帶的魁武男性在百貨公司的女鞋部幫小姐們找鞋、脫鞋、穿鞋,還要拍手加上一句:「哇,你穿這雙鞋真好看!」、「不要跟我殺價嘛!」

除了性別打破職業界限,婦唱夫隨的情況也愈益普遍。《華爾街日報》報導,北美愈來愈多男性,為了配合妻子工作派駐他地,而自己辭職隨往,放棄事業,照顧家庭。在台灣,很少聽到男生這麼做。

另外,女性進入主流社會的方式也愈來愈不同。加拿大《獲利》雜誌(ProfitGuide)公佈加拿大一百大女性創業家發現,她們創立的公司,並不集中在大家認為女性最易入手的餐飲、零售等服務業,而是以需與工廠、黑手為伍的製造業為最大宗。其中許多製造業,女性CEO的人數也不少。這與台灣製造業鮮見女性CEO,以及多數女企業家都是經營家族事業,較少有創業家的景象迥然不同。

<spanclass=’Doc’>平等在自己心中

</span>

台灣社會與言論開放的程度,早已不遜於西方,兩性在職場上的地位,理論上沒什麼不同,但男女在職場上的實際抉擇,卻似乎不太容易跨越一般人對性別的刻板印象。

這麼看來,在職場上什麼叫做兩性平等?自己想要怎樣的男女平等?答案也許在於自己能否跨越心中的障礙,作出異於常人對自己性別期待的選擇。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