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台灣人在華爾街

紐澤西郊區的小銀城,一輛新款x-type積架駛過高爾夫球場環繞的高級社區,從車道滑進車庫,靈巧地停在另一部福特敞棚車旁邊。隨著周錦程進入這四房三廳的三層樓建築,看到第一間擺著三台電腦的房間就是他的工作室。

周錦程兩年前離開花旗銀行自創公司,剛巧碰上景氣反轉,現在是苦撐待變。周錦程說得有點落寞,然而一般(包括美國的)上班族心裡想的可能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44歲的周錦程曾經待過美林證券、Smith-Barny、Chase等著名的國際金融機構,兩年前離開花旗銀行時,位居創投部門VP;他在紐約華人圈名氣還不小,經常上媒體分析股市走勢。華人要打入全球資本主義首都的紐約的權力最核心——華爾街,相當不容易,尤其周錦程不是ABC,是在台灣念完大學才到美國的。

「語言只是最基本的;要進入華爾街,個性才是決定。」其實周錦程念淡江大學時,國文英文都被當;他說因為太簡單了,沒什麼好念的,所以他根本連課都不去上。他這「臭屁」的個性在拿到羅格斯大學MBA、進入華爾街工作之後,剛好是如魚得水。

<spanclass=’Doc’>自信、自負、賭徒性格

</span>

自信、自負、賭徒性格、會玩politics是「華爾街人」的共通點。這些人不只同質性高還彼此相熟;走在華爾街上、或在街角的餐廳,經常會碰見以前MBA的同學或跳槽前的同事。同學或同事都不代表朋友,華爾街人只談Business。他們的話題像是,A公司的某個broker表現不佳被炒了;B公司的toptrader去年光紅利就拿了(美金)1千4百萬,不但新買了一輛藍寶堅尼,公司還馬上在辦公室樓下幫他租了一個停車位。

周錦程補充說,後來親眼看到那個開藍寶堅尼的toptrader心臟病發被抬上救護車。

在華爾街要熬出頭不但心臟要強、腎上腺素要夠,還要能打持久戰。十幾年前剛進入美林證券時,周錦程經常沒日沒夜地在辦公室連熬兩、三天,到了第三天要見客戶前,衝到附近Century21百貨公司買一件襯衫換上,然後又盛氣凌人地去面對客戶。

「那種壓力本身就像大麻。」周錦程說來像上了癮。

<spanclass=’Doc’>週四晚上是happyhours

</span>

華爾街人實際上吸大麻宣洩壓力的也不少。不過因為工作的時候需要絕對的清醒,所以他們也不是夜夜笙歌的,通常只有星期四晚上是公認的HappyHours。每到星期四晚上,華爾街附近幾家Bar,例如市貿大樓沒有倒塌前在地下室的Morran,一定擠滿了美林證券、李曼兄弟、富士銀行、野村證券等等金融業的上班族,男男女女揮金如土,隨便一瓶香檳就要(美金)四、五百塊;杯觥交錯,金錢、壓力、和慾望竄流,「簡直就是個高級的meatmarket。」

華爾街的HappyHours在星期四,因為星期五一下班,大部份通勤的上班族就會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令人迷亂的城市。

周錦程結婚之後,也在五年前在紐澤西州的小銀城買了房子。每天上班要坐火車進城轉地鐵,來回要花三個小時,但生活環境與上班的紐約市區恍若隔世。

<spanclass=’Doc’>主流社會階層的優越感

</span>

對美國人來說,買一棟房子沒什麼了不起,房價、身價是反應在房子所在的社區。周錦程和太太小孩住的這個ShoreOak社區不到一百戶,住戶的同質性極高,「左前方那家是一個broker,後面那家是一個trader,都跟我們一樣在紐約上班。」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周錦程說得自然,美國主流社會階層的優越感流露無遺。

這個精明幹練的華爾街分析師其實還是個familyman。周錦程平常每天早上六點半出門,晚上八、九點回家之後就是休息、陪太太和小女兒;除了星期四晚上HappyHours,加班或應酬的機會並不多。週末全家會一起去健身俱樂部游泳、跑步、打迴力球,然後開車開一個小時到中國超市去買足一個星期的菜、逛逛shoppingmall、上上館子。

周錦程是個令人豔羨的美國中產階級,沒什麼好煩心的,只除了和其它美國人一樣被網路經濟「玩了」一遭。兩年前達康公司大好的時候,周錦程想想,分析股票、買股票做了十幾年,不如自己試試發行股票;於是放棄年收入數十萬的花旗銀行VP工作,自己開了一家網路公司做e-commerce。奈何形勢比人強,公司發展不如預期,周錦程願賭不服輸,他關了在華爾街曾經風光的辦公室,把電腦資料通通搬回家裡的工作室,繼續搏鬥。當同社區許多同業不支倒地、接連在前院草皮上插上「吉屋出售」的牌子,他沉住氣等機會。

「機會當然還是有,台灣和中國大陸都有銀行和證券業的老闆接頭過,但我做的是以風險管理為主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設計,在美國以外的很多市場根本就是法令還沒有開放的。」「叫我去做些小打小鬧的,也沒意思!」

<spanclass=’Doc’>錢的快感不是去花錢

</span>

上個月《CHEERS雜誌》的封面故事「告別慾望城市」問了一個問題,要賺多少錢才夠?周錦程的回答是「怎麼可能夠?」「錢的快感不是去花錢享受,而是看著數字不斷往上走。」換句話說,錢對他來說,比較像「數字」而非「價值」。

那幾歲退休呢?「如果退休代表不工作,那我永遠也不會退休;如果退休指的是離開華爾街,那還有可能。」周錦程說老了以後要住到亞力桑那州的沙漠,天寬地闊,繼續上網trade。「好的話就買一個籃球隊、再差也要買個加油站,自己來玩玩。」

美國華爾街很多像周錦程這樣的dreamer、賭徒、工作狂;不,說遊戲狂可能比較貼切。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