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跟著你的心,快樂工作

雖然剛從日內瓦飛來,因調整時差而一臉疲憊,但依舊滿載著微笑,與大夥兒打招呼。可是,一站在台上解說手錶的藝術、為最古老的鐘錶製造公司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培訓人才時,卻又是表情認真而嚴肅。

來自鐘錶國度的製錶師傅魯道夫.布爾(Rudolf Bull)跟著父親,17歲就開始學習製錶技術。他在羅馬的Hausmann & Co.開始他第一份製錶工作,擔任著名的Grandes Complications系列手錶負責人。

1950年代最有聲望威信的手錶品牌,都是出自於布爾之手。他也曾經跑到澳洲,為歐米茄(Omega)以及勞力士(Rolex)製錶。布爾不只專精於製錶工作,也學過珠寶學,好結合手錶的精密與藝術。

為什麼能從事製錶工作長達47年?在布爾眼中,手錶能發揮機械精準與美麗的最高境界,他甚至在接受《CHEERS》專訪時說:「我就喜歡我所做的事,這樣的工作對我而言,就像是份上天送的禮。」

我們知道你來自製錶世家,有個製錶大師的父親,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從事製錶工作長達47年?

我從小就很喜歡與機械有關的小東西。我更喜歡機械錶,最主要是因為手錶在每一方面,都是最能表現出機械專業感的最高境界。

手錶,可說是人類製造物品中,最為完美的機械。因此,手錶不僅是個機械物品,更是件漂亮的藝術品,從設計、裝飾到最後的拋光,這都得要有非常精緻的機器來製作手錶,這也是我喜歡手錶的主因。

我47年前開始製作手錶,而我現在仍在製作手錶。從我17歲開始,就在手錶學校學習如何製錶,此外,我也學習銷售技巧,甚至珠寶學(gemology),這都是為了讓我更加接近與手錶相關的任何領域,並且更全面瞭解手錶的每個面向。但讓我從事製錶工作最主要原因,仍是因為我很喜歡機械手錶。

或許是文化上的不同,在台灣,技術人員總是很容易被忽視或有些被瞧不起,你怎麼看這件事呢?

我想這應該是舉世皆然。技術人員不再重要,只有業務、行銷、組織管理等工作人才會備受重視。不過,這就像是鐘擺,某個類別的職務處在優勢或上端,一段時間後,就擺盪回到劣勢區,而原來位於劣勢或下端的另一種職務,此時就又擺盪到上端。

舉例來說,現在是不負責生產、從事文書作業的管理、業務等相關工作受世人重視,而技術人員則因為被視為勞動工作者(work person),所享的待遇少、也不受人重視。但不久之後,可能就變成文書工作的管理人員不再重要,反倒是技術、製造人員成了重要人才。

這個鐘擺每十或二十年就擺動一次,職務重要程度也就跟著變化一次。這種情形,不僅是發生在台灣,在中國、非洲、歐洲等,古今中外,一直都是如此。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