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金錢的美好與不能

「金錢是一面鏡子,反應真實的自我,」這是美國哲學家傑可伯•倪朵門(JacobNeedleman)探討世俗問題30年,對於金錢與人生的總結。令人拍案叫絕的對話是記者問他「擁有財富不是意味著你不用再為柴米油鹽煩惱嗎?財富不是使人更自由嗎?」他回答,「錯。今天的你為了柴米油鹽煩惱,有錢之後你會為了遊艇煩惱。人天生容易自尋煩惱,這與財富多寡無關,是人性。」倪朵們這篇刊載於《美國快速企業》雜誌的專訪,是最近一篇讓我覺得如暮鼓晨鐘的文章,簡潔並透視人性,論述了金錢的美好與不能。

也解答了我們製作本期封面故事的諸多疑惑。

<spanclass=’Doc’>不情願的獨家專訪

</span>

3月中旬,我和資深記者藍麗娟到交通大學聆聽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的演講,同時也是為了敲下延遲近3個星期的採訪,蔡明介始終未曾答應接受專訪。當蔡明介步入交大電機學院院長吳重雨辦公室時,見到記者,想當然耳地排斥,雖然他最後接受採訪。這是記者工作的本分,不需特別提及,只是兩天後蔡明介董事長打電話來說,「接受這個採訪,我覺得很不適當,我和員工說明,我代表公司不接受採訪,結果我又接受採訪,和企業文化中的『誠信』相違背,同時也難以面對其他媒體邀約。」

我能為他做的是在雜誌內表明這個採訪未經安排,是窮追不捨的結果,希望不危及他對員工的誠信。

不論過程如何,文章重點是希望呈現快速致富的科技新貴,如何與金錢相處?致富之後是否改變的他們的工作及人生價值觀?

聯發科技員工300多人,有100多個身價上億的菁英,他們曾讓我百思不解。

當晚演講結束之後,晚上9點在新竹的星巴克咖啡,我們私下繼續採訪一位聯發科技員工,他畢業自交大研究所,從聯電一直跟著蔡明介到聯發科技,不到10年,身價上億。但是他騎摩托車,穿著運動衫,每天工作至少12小時,經常一星期工作7天,每月個人花費不到1萬元。採訪時兩眼皮睏倦,和蔡明介演講時不停打呵欠一樣。問他賺這麼多錢對他的意義是什麼?「有一種安全感,萬一想退休,不必擔心,家人也有好生活」。喜歡爬山的他,沒有時間和體力繼續維持年輕時的興趣,買了許多國家地理雜誌、大地雜誌,以閱讀替代爬山,可是常常沒時間看。

採訪時,我心裡想上億的財產對他的價值是什麼?

但是他眼睛發亮的時候是「我希望產品可以做到世界第一」。他滔滔不絕地說,「做研發最傷心的是產品做出來,可是市場不接受,我看到這麼多人使用我的產品,很有成就感......」。(見54頁)

<spanclass=’Doc’>如果錢能使人謙虛

</span>

最近我看本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美麗境界》,訴說一個諾貝爾經濟學家的故事。他在天才與瘋子之間游移,是天才也是瘋子,心裡只想著他的數學邏輯。

如果聯發科技有所成就,也是一群心中只想著IC設計的交大、台大資優生所成就。

他們是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並不因為有錢而改變。金錢不能買幸福快樂,金錢可以讓人生漸入佳境,卻不能改變一個人的內在。他們是單純而專注的工程菁英,不因有錢奢華,也不因有錢學會悠哉生活。(見78頁)

如同台灣首富之子蔡宏圖。他生下來似乎就不需要煩惱錢,但是金錢仍然對他產生壓力,必須證明自己能力,不是來自繼承(見92頁)。這樣的故事在我腦中閃過曾經採訪過的許多企業家的第二代們。

倪朵門說:「有錢讓我們自然地覺得比實際上更好、更重要。如果有錢能使人變得謙虛,那麼金錢就是有用的。」他問一個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富裕之後最驚訝的是什麼事?富翁表示:「大家認為我無所不知,凡事徵詢我的意見,其實我唯一知道的是如何賺錢。」

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的自知。「我不喜歡媒體的原因是,賺錢的時候捧得太高,掉下來的時候報導得也太過,」蔡明介說。問他聯發成功的原因,「事後當然有很多解釋,但是有成果之前,其實你也不知道,」他不因富裕而自我膨脹。

本期封面故事從多元的角度帶你探索金錢、成功與幸福的關係。也特別調查台灣20歲以上的人口對於金錢與工作的想法。(見84頁)

我深覺金錢反映出台灣人的內在,不是太重錢就是太不重錢。太重錢的人,工作為了錢,朋友聊天也談錢,衡量每一件事也是從錢出發。太不重錢的人是覺得有錢人都不是好人,錢是市儈與俗氣,是抹殺了人性的珍貴。

如果能真正認識金錢的美好與不能,才能真正面對人性與人生。這是本期雜誌製作“WorkandMoney”的衷心。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編輯推薦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