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屬於哪個階級?

進入21世紀,「中產」取代「改革開放」、「經濟發展」,成為中國大陸最常聽到的關鍵字。尤其大都會中的青、壯年人,有一份坐辦公室的工作,購買一套商業住房以後,感覺自己突然進入中產,階級又成了人們思考與談論的話題。因為過去「資本主義」在中國長期被賦予濃厚負面意義,使得突然進入中產的現象變得小心翼翼。在語言上,大家普遍使用簡單明快的「中產」,而避免使用「中產階級」,即使學者在談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以後的中國時,也盡量以「中產階層」,以規避對共產社會長期使用的「無產階級」、「工人階級」等名詞,有相對聯想。

<spanclass=’Doc’>突然進入中產階級

</span>

上海的上班族對於突然進入中產,處於興奮中帶有期許,擁抱它卻又怕受傷害的狀態。小朱大學畢業10年,專業財務,三次跳槽後,現在成為一家知名國際公司的中國總部財務總監。他有房、有車、有股票、有外幣,想盡辦法將女兒送進一家極具盛名的全日制幼稚園。他每天精力充沛地面對工作,工作之餘,經常與朋友交換股市、匯市、房市的資訊,換房、換車、換工作都在他未來計劃之中。在他眼裡,不論自己或社會的明天都會比今天好。能夠有多好?「我的祖父30年代在上海灘上做金融,就買了汽車,那種場面,我現在怎麼能比,」他說。

相對於都市中的勞力階層在過去10年中,薪資沒有明顯的上升,上海的經理人年薪,根據民間調查,在過去兩年中便上漲了50%,使得在均貧下沉寂了40多年的社會,突然間燃起一股新興的向上動力。

<spanclass=’Doc’>承認「階層」而非「階級」

</span>

從嚴格定義上來說,在本科大學畢業生佔全國人口2%、3%,而年收入在4千人民幣以上便算絕對高薪的中國大陸而言,這一群教育程度在大學以上、起薪便在4千元人民幣以上的上海白領,無論如何可稱為社會菁英。但是,在中國大陸,除了政治菁英以外,其他社會菁英的出現,僅為90年代中期以後的事,來得突然,而且存在時間不像已開發國家的一、兩百年,中度開發國家的三、五十年。生性保守的上海人,怯於做先鋒,因此雖然把玩著「中產」的概念,但不願意凸顯自己在新經濟社會中的領先地位。一群上海上班族到雅致的餐廳聚會,好酒好菜好氣氛時,有人略帶諷刺地感歎道︰「感覺真小資」。坐在剛佈置好的新家書房,一面聽羅大佑的歌,一面看著余秋雨的新書,也可能被人調侃為「小資」——小資產階級——式的享受。說中產,他們說,未免太嚴重了。

去年的人均年所得已超過4千5百美元後,上海人無疑已是中產階級的社會。但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大同世界思想2千年來存在於中國社會中,而在過去50年中更深植人心,誰也不敢預測未來的中國人多能容許無產階級與中產階級之間越來越大的差距。在現階段,中產只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經濟「階層」,而非一個「階級」。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