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只能Keep Moving

身處瞬息萬變的資訊電子業,蔡明介自承沒有太大的自由度。即使身為股王聯發科技董事長、晉身百億富翁,蔡明介也只能keep moving。

Q談談您對生涯規劃的看法?

A人家問我要不要生涯規劃,我通常結論是不要生涯規劃,就是adaptive(可自動適應),像做通訊,最重要的就是要adaptive(笑)。

Q談一下您人生的adaptive?

A我退伍出來,因為在南部,跑到高雄電子,開始接觸IC,一路都是機緣,那都是adaptive。當然adaptive的過程,可能還是有一個理想、或覺得喜歡做什麼東西,就是有一個自己的reference、基準或參照點。就像電機裡面,adaptive要一個參照點。從人生來講,參照點就是理念或是價值觀。

Q關於價值觀,是因為您對技術或研發的東西有熱情嗎?

A可能吧,本來因為好奇心所以做研發;做這個工作變成主管,是因為責任感;以責任感在做,做一些東西出來,有一些成果,你覺得這個東西還滿喜歡的,就這樣子吧!

Q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事?

A我也不知道(笑)。就是有好奇心,因為一開始工作時,只用到初中學的歐姆定律,對不對,那我大學念那麼多微積分幹嘛?所以說我總要去看一看裡頭那些東西嘛,這很自然嘛!

Q您從化工系轉到電機系,真的是因為學長的一句話嗎?

A學長說電機也不錯,我成績也不錯,就可以轉了,就申請了,年輕人應該不會想那麼多吧!

Q您那時候特別喜歡化工嗎?

A也沒有,其實我發現我化學成績比物理好。

Q為什麼您說您如果重新選科系,不會選電機,而是哲學系?

A(笑)年紀老了,以後去想一想這些問題吧。就是做engineer這個行業,壓力太大了,應該換另外一個比較輕鬆,而且比較不那麼準確,可以探求的東西比較廣。做engineer,雖然有好奇心,但是東西也要做出來啊!

Q您不太喜歡股王這名稱。我們做了一個全省調查,發現大多數人工作是為了錢。您怎麼看金錢跟工作?

A從人事管理的角度,看什麼東西在drive(驅動)你。基本的東西沒有滿足時,像剛出來社會的年輕人當然是強調報酬、職位,這很正常的,我們也是這樣。我想,這個過程,全世界都一樣。你換工作,一定考慮職位、薪水是不是增高一級。

Q現在IC設計公司很不錯,可是有些人工作了五、六年,有了1千萬到5千萬,滿足了基本的需求之後,選擇的卻是離職。

A我覺得還好吧。如果工作做的不錯,他的成就慾望一定會比較高,不一定指的是報酬。我想,經過嚴格訓練挑選出來的人,是滿有智慧的啦,有一些歷練以後應該會滿穩定。

Q超過基本需求之後呢?

A一個公司如果要長久,當然就是要引導,這是很重要的。但是,在這個之外,你要喜歡,才會長久啊。

Q所以您為什麼工作?

A這種東西還是有點複雜啦,每個人的背景不一樣。基本上,從公司的理想來講,能夠達到這樣的理想,就是我們的目標。你既然在工作,這個規範之下,有時候人生沒有太大的自由度啊(苦笑),對啊!

Q像機器一樣不斷運轉嗎?

A那也不至於這樣啦!因為在時間分配上,事實上,你不見得有那麼大的自由度。你既然在工作,這個重要性是最高的。

Q其實很多事情,人生是不太能夠選擇自由度。比如我問過殷琪(見《CHEERS》2002年1月號),她說她接下事業是一個trade-off(取捨),既然選擇了,就做。我也曾問張忠謀(見《CHEERS》2000年季刊1號),他說,工作就是他存在的價值,就是「我工作,所以我存在」。

每個人不一樣,所以,您呢?

A我比較贊成張忠謀,因為科技業,這個高度競爭的產業就是這樣。殷琪講trade-off其實也對,程度不同。如果是量尺的刻度1到10,張忠謀的表現是10度,殷琪trade-off至少也有6到5度,所以一樣啦,其實是差不多的啦。如果量化的話,我可能是7到8。

Q為了business,也必須adaptive?

A在這個行業,只能這樣。

Q只能不斷往前?

AKeepmoving。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Q簡單說,您覺得聯發為什麼能成功?

A事後當然可以有很多解釋,但是在有成果之前,其實你也不知道。你只能說,CD-ROM那時候只有橡樺一家,那時候並沒有那麼多競爭者。至於為什麼做這個產品?因為其他東西都有人做了,你再去做就是metoo,所以已經經過消去法(笑)。

Q在您畫的S曲線,您怎麼知道在那個時機應該跟橡樺搶市場?

A其實當時當然都不知道,我們知道專利不一樣,要打官司,其實沒有宣判之前,誰都不知道。

Q聯發幾年前就轉進無線通訊領域,有人覺得你們很大膽,因為台灣在電信領域幾乎沒有研發基礎?

A實際考量,要找一個量比較大的產品,也考量技術的困難度是不是可以克服,當然有些技術的東西不是關鍵,我過去做過不同專案發現,其實解決技術的問題,重要的是做事的方法,尤其是管理一個專案。所以,做的方法比是不是做過重要,有對的做事方法就可以找你需要的人。

Q所以無線通訊領域是延伸了光學儲存領域方面的核心競爭力?

A因為同樣是IC設計公司,我們不是從系統到做IC、到開工廠,這個就不一樣。至少,一些管理的觀念、或是科技的工具大部份是一樣,至於系統架構、應用當然是完全不一樣,當然你要去找這個方面的資源,但是其他部份比如基礎設施,是可以共用的。最重要當然是管理的理念、方法,應該是很接近的啦。

Q您曾說台灣可以做一些毛利率不高的產品,因為台灣的人力成本比美國低三分之一,但是現在大陸的成本又是台灣的三分之一,您怎麼看兩岸的競爭力?

A所以簡單的東西,他們一定可以追上來,但是像這麼複雜的,可能就不一定,誰領先、誰落後,就是一個時間差。

Q多久的時間差?

A看你做的東西的複雜度。

Q如果是無線通訊呢?

A也很難講,大陸無線通訊的基礎並沒有比台灣好,可是他把IC做到商品化,可能是這方面不見得有這麼複雜的技術。所以這有時候很難比較。

Q所以消費性的產品,大陸比較強了?

A對啊,像4bit、8bit,大陸現在都可以做了,那這個可以做,他一定往上看嘛,他一定是在階梯上跑。

Q晶圓廠外移,整個產業聚落過去大陸,對IC設計業會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A人,有這樣的經驗,跟生活的環境息息相關。做設計是有些創造性的東西。同樣是設計,名室內設計師登琨艷就講,台灣請人家做設計,你講完,你給他規格他可以做出來。但是大陸,他就是一定要有東西讓他模仿。台灣也是二、三十年這樣培養起來的嘛,大陸一下才剛開始接觸。

Q聯發的企業文化中講到勇氣跟深思,是後面才陸續發展出來,還是一開始?

A當然是後面。但是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這個團隊就有這個特質,當然決定做產品的時候不知道。就是幾年下來,我們找人、做事,慢慢朝這個方向。其實,勇氣、深思這些價值觀,也是去年跟公司同仁一起歸納出來的,所謂文化是這樣來的。公司規模慢慢變大,需要靠正規、良好的管理,就要有這些東西。

其實,我想我們用勇氣這個字也滿有勇氣的(笑)。

Q聯發的企業文化為什麼強調正直、誠信、專注?

A正直,這是最基本的。很多公司都強調,張忠謀上次不是在講商業道德嗎?彼得•杜拉克講的更簡單,他說道德就是道德,商業裡講的道德,跟做人講的道德是一樣的。誠信、正直就是基本的必備條件。

(吳琬瑜、藍麗娟採訪,藍麗娟整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