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從理工背景開出人文的花朵

 專業、自我、高科技、開進口車、高薪加配股、穿襯衫不打領帶,這些詞彙所構築的,正是竹科工作人的群像,他們自成聚落。  竹科,代表了台灣社會當前的主流、卻不完整的價值,因為在竹科人搶眼的光環之外,所謂的人文素養,早已被棄置一旁,乏人問津。 「當科技漸成脫韁野馬,我們應該多一點對人的關心,」李家同多次表示。  今年63歲的李家同,電機博士,曾任清大代理校長、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校長,榮獲許多國科會及教育部的研究獎,發表了半輩子的學術論文,7年前出版了第一本書《讓高牆倒下吧》,至今暢銷。 很少人像他這樣,理工出身,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人文主義者,有好幾種特別的生命軌跡曾經交錯在一起:大學校長、作家、弱勢關懷者。他在接受《CHEERS》專訪時,特別強調了在職進修的重要,以及人文素養,對於個人與國家的深遠影響;畢竟,人活著不能只為了自己。

Q:最近這幾年,在職進修的風氣非常興盛,因此,許多大專院校紛紛開設各式各樣的學分班,以利工作人進修,您對此現象有何觀察?

A:我認為在職教育是對的,但是在職教育不該完全是為了學位或學分,我們國家現在完全將進修和學位搞在一起,一個好的國家應該各個單位的人都有進修的管道、每一個單位都應該鼓勵職員進修。

過去我在美國工作時,在職進修是員工考績的一部份,如果員工沒有繼續進修,考績就會很差。我認為鼓勵進修的風氣,可以從政府及企業本身開始做起。

此外,大多數的大學教授是不停地、自動自發地在進修,但一般人事實上並不如此。大學職員尤其應該繼續進修,因為他們可以選大學裡所開的課,照理說進修應該比較容易,可是台灣的大學職員好像也沒這個習慣,所以我在靜宜大學擔任校長時,便規定職員要進修。

國人在職進修有二個問題,一個是學位,為了學位才繼續進修,再來是學的東西都不夠難。

我不反對在不同的領域學習,但是進修應該要學非常難的東西,而且從基本念起。

我認為,例如一個化學系畢業的人,進入旺宏工作,或許應該從基本開始進修電機。反過來講,電機系畢業的人,進高科技公司工作,也可以念一些化學、材料,對自己好,對公司也好。

我所有的東西都不是在大學、在博士班裡學到的,所有我教的東西都是靠自修的。不論哪一行,在大學裡的所學是絕對不夠的,念完碩士也還是不夠的,不管自修還是去上課,都要非常認真地繼續進修。

Q:過去在職進修管道缺乏的年代,要自別的領域重新學起,似乎是非常困難的事,請談談您如何透過自修建立學問?

A:我三十多年前畢業的時候,世界上還沒有計算機科學,只能靠後來自己學習。我在做事的時候,還進修量子力學。

我比較得天獨厚的是,數學、一些基礎科學的底子不錯,因此可以自修。所以這就牽涉到,我們現在職業教育體系出來的人,在自修上的能力可能會比較差。

當你要改行、去學別的東西時,自修需要具備一個最基本的訓練。如果你基本學識不好的話,自修就會比較困難,所以技職體系出來的學生,會有這個問題。

例如一個人只會修汽車,萬一汽車裡頭動用了一大堆的電腦,又萬一這汽車裡的功能選單(menu)是英文的,他就會吃很大的虧。

在基礎的科學上,例如語言、物理、化學、數學等有一定的基礎,將來自修的能力便越強。所以加強基礎的學科,對每一個人、對國家而言,永遠是最重要的事。

Q:您是理工背景出身,人文素養卻這麼好,可不可以談一談,人文素養對於個人及整個國家的重要性?

A:學生需要有最基本的基礎教育,基礎教育裡面,還包含人文教育。我們的學生對於人文簡直是一蹋糊塗,不僅僅個人吃虧,對整個國家都很不好。

有一次我在大飯店裡嚐到很好吃的梅子醬,比起外國的草莓醬好吃得多,但是我不知道要去哪裡買,有人叫我到鄉下的農會去買。做梅子醬的人,如果有點國際觀就沒問題了,就懂得建立品牌、推銷自己的東西了。像英國茶,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喝,可是他們懂得包裝、行銷,就變得很有名。

我在歐洲有一次看到一個人要參加烘培師的考試,但是其中卻要考會計,原來他們認為,烘焙師一定要會推銷自己的東西、懂得財務的管理才可以。

缺乏人文素養,除了個人吃虧,對於國家影響更大。因為一個國家不可能遺世而獨立,如果不知道其他國家的想法,可能東西賣不掉、產業經營的策略完全錯誤。例如台灣很多人對歐洲並不瞭解,商品要賣到歐洲去就有困難。

所以人文素養永遠是一件好的事情,不只我們學科學的、人人都應該有人文素養。

Q:就您的觀察,為什麼台灣的科技人進了職場後,在他們的生活中,不是談技術,就是談股票,完全不在乎人文素養?

A:我想台灣的科技人和美國的比較相似,因為台灣什麼都學美國,歐洲就比較不一樣。

歐洲人比較有一種理想性格,歐洲國家比較有社會共同利益的想法(collectivewelfare);美國則是一切利益掛帥,因此,歐洲整個經濟還是和美國不同。

例如,歐洲企業解雇員工、購併的情形也比較少;不像美國矽谷,那裡的人永遠不管別人,只想到自己。911事件之後,美國應該也學到了一個教訓,如果不管其他國家,只在乎自己國家的利益,自己的國家也絕對不會好。

歐洲的大學不太重視職業,他們重視的是博雅教育,歷史、地理、哲學都要學好。但是,台灣的教育就像美國一樣,只知道專業、只知道賺錢,對於歷史、地理完全一竅不通。

看看台灣,現在科學園區的那些人只在乎自己,自認為是與國家無關的一個特定族群,他們可能完全搞不清楚921地震時,南投發生什麼事;這些人不能瞭解的、錯誤的觀念在於,他們忘了自己還是國家老百姓的一部份,卻不知道萬一國家垮了,他們也不會好。

現在這種情況也發生在大陸,例如大陸在上海的那一批人,也不知道雲南、西康那邊的人發生什麼事、是怎麼生活的。

我覺得這群菁英的人很天真,有時候一點常識都沒有,生活圈子裡的朋友也都是相同的人,是很無聊的一群人。

這些人應該多關心除了專業以外的事情,而且要關心國家以及全人類弱勢的族群,以免到後來弱勢的人垮掉,強勢的人跟著垮掉。

加入WTO之後,大家還是忽略了,教育是一切的問題之所在,所謂的「水漲船高」,你只有將底部的搞好,上面的也就跟著提升,好的只會更加好。

人文素養是一輩子都要重視的,不是等到畢業以後才開始重視,所以這恐怕是大學教育的問題。

既然人文素養是國家教育的問題,怎麼做?確實不容易,不過我想這是校長都應該有的認識,情況才會好一點。

Q:既然人文素養是一位校長應有的認知,請問您過去在擔任大學校長時,是如何來落實人文素養教育的想法?

A:我在靜宜大學時,學校有非常漂亮的藝術中心,也常邀請音樂家來表演,這些不僅台大沒有、師大也沒有。

我還要求學生要學4年的英文,為此也付出很大的代價,因為請這麼多的外語老師很貴;此外,大一的學生還要讀一些經典著作,並且考試。

從我們榮譽博士學位所頒發的對象,也能讓學生對人文素養有所感覺。我們曾經頒給一位九十幾歲的修女,她雖然不是很有名,但是至今仍風雨無阻地為居民看病。

這是宣示性的東西,如果學校只將榮譽學位頒給張忠謀、陳水扁的話,要學生注意人文素養,他們大概也是無動於衷。

我曾經到一所師範學院參訪,看到他們學校所列的傑出校友,都是當官的人物,我說:「你們是培育老師的地方,如果一個老師在鄉下教書教一輩子,難道他不是傑出的嗎?」要搞清楚,付出這麼大的愛心和耐心,這才是身為教育家重要的任務,卻恐怕還會被列為失敗的例子呢!

所以我想,關於人文素養有很多的意義在裡面,最重要的是,整個國家要注重人文素養,今天梅子醬賣不掉,都是因為國家不重視人文素養,所以大多數的人民都缺乏國際觀,是很可惜的事情。

Q:以前許多政府官員是學經濟出身的,現在的政府官員則是法律、政治出身的居多,但似乎還是缺乏人文素養,如何建立重視進修與人文素養的氣氛和社會?

A:學人文的未必有人文素養,就像是否具備國際觀,與個人所學並無多大關係一樣。

我認為,整個國家的人民要有閱讀的習慣、國際化、英文要好。現在台灣真正能非常快地看懂外國新聞雜誌的,全國大概只有1%吧!

而且,我們自己也沒有一個英文的電台、英文的電視新聞節目;另一方面,電視播報的國際新聞很少、也不夠深入。

我的看法是,要學習難的東西,同時也要注重人文素養,對於人類的歷史要有興趣,這蠻重要的。有時歷史不停地重複上演,是因為大家從來不管歷史上的事情。

我建議你們上我的網站看看,裡面每一期都介紹很多好玩的知識,有介紹伊斯蘭帝國、骨質疏鬆,還有介紹李白、臺靜農教授、印歐語言的文章,下一期要介紹比爾.蓋茲寫過的一篇有關數學的學術論文,我想知識份子就是要這樣,懂得很多知識。

Q:所以藉由多看、多體驗,還有多文化的瞭解方式,其實是培養社會人最好的方式,不一定要再進學校學習?

A:學習是一輩子沒完沒了的事情,一個很好的社會,一定會讓人覺得學問不夠的。

像管理,其實是一門藝術,需要的是天分,有的人天生就知道怎麼做比較好;不過,對於沒有這種天分的人,藉由一些知識、報導,便可以讓他們管理得更好,不一定非要到學校上課才行。

總之國家應該要鼓勵人民進修,但是進修並沒有固定的形式。

(吳琬瑜、溫珮妤採訪,林孟儀整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