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顛躓在現實與虛構間的作家—柳美里

韓裔日籍的作家柳美里,1968年在日本出生,但不會說韓文。她從小功課糟糕,受盡同學、大人欺負,中學時罹患精神疾病,也曾經自殺過,高中輟學後離家加入劇團當演員。<br/> 她18歲開始寫作,24歲時以劇本《魚之祭》獲得岸田國士戲曲獎,創下日本最年輕的得獎紀錄。之後又以《家夢已遠》獲得泉鏡花獎和野間文藝新人獎。1997年更以《家族電影》得到日本純文學界的指標獎項芥川獎。<br/> 她不是純正血統的日本人,沒有大學學歷,卻能並列少數幾位在30歲以前獲得芥川獎的作家,得獎之後的創作不輟,才更顯她的可貴。現年34歲的柳美里在日本文壇被比喻為「不可忽視的存在」。

有人說,閱讀柳美里的作品,有「慘不忍睹」的感覺。

柳美里寫作經驗長達16年。在早期的許多小說作品中,不乏大膽露骨取材於自己的破碎家庭、被欺負、性騷擾、自殺等經驗。而她冷淡漠然又鉅細靡遺的筆調,彷彿一把銳利冰冷的解剖刀,在觀眾面前血淋淋地解剖著自己。

她不平靜的一生,全都成了寫作的素材。很早就棄柳美里而去的原生家庭,留給她的最大財產竟是過去悲慘的經驗。

近年來,她以私小說的形式,寫下自己未婚懷孕,並與罹癌摯友東由加多共組家庭的經過。

在日本,以揭發自己隱私為小說題材的作家不在少數,柳美里的作品也有兩極化的評價。不過,旅居日本超過22年、翻譯多本柳美里作品的譯者章蓓蕾認為,柳美里得到芥川獎後卻仍創作不輟,是奠定她在日本新生代作家中不可取代地位的重要原因。

「得到芥川獎後就停筆的人,比現在還在檯面上的作家多得太多。但是柳美里卻不斷努力寫作,」章蓓蕾說。

這是柳美里嗎?

2月20日下午,柳美里以一襲連身洋裝,及腰長髮,細緻的五官及恰如其份的淡妝出現在台北國際書展Fnac文學咖啡館的吵雜現場。

「我從來沒出過國,因為一來不喜歡坐飛機、二來不喜歡和陌生人見面,但是今天早上我在台北街頭跑了一個鐘頭,看到媽媽推嬰兒出來散步、老人打太極拳,很想下次還有機會再來跑一圈,」、「很感謝Fnac,才讓我有機會與擦肩而過的你們發生關連,」柳美里落落大方,面帶微笑逐一回答記者、書迷各種問題。

柳美里的聲音低沈、舉止自然,臉上沒有堆砌的禮貌性笑容,連說話與聆聽時的「點頭」次數都比印象中的日本人少得多,說話彷彿電視街頭訪問裡不假造作的率直青少年。你知道她不只是在講客套話。

這是柳美里嗎?是那位「不擅人際交際、不接電話、不開手機、只收留言和傳真」的柳美里嗎?

因為,她的許多作品裡,都充滿了對人群強烈的疏離感。

柳美里在多年前的作品《私語辭典》裡寫道:「我年幼時就很討厭蹺蹺板,一次也不曾玩耍過。」而17歲的她為了避開電車上男子的目光,即使已沒有下一班車,仍然在行進中途因自殺事故臨時停站時跑出車廂,與月台後方的屍體共處。

不過,曾經如此敘述自己的柳美里,現在卻坐在咫尺前,頷首微笑,用手來回比劃著兩人間的距離說:「因為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見到你,所以會想要把所有想說的話,盡可能告訴你們。」

柳美里的人生觀似乎改變了。

她的作品裡充斥著各種人性的扭曲與衝突,而這些通常也跟她實際的生活經驗有關。要瞭解柳美里,不能不瞭解她的人際關係歷史。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