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歇息之後,繼續旅行

散發著都市氣息的郝譽翔,<br>與花蓮的平實樸素有點不相容。<br>對她而言,花蓮生活是一段旅程、<br>是一種心靈的洗禮。<br>而她仍將展翅,繼續飛行。

先是在電話裡與素未謀面的郝譽翔聯繫,想與她聊聊在花蓮的生活。電話那頭傳來柔美甜甜的聲音,很快地她就答應了邀約。

「她不像個老師,倒像是個模特兒,」在往相約的文學院途中,一位老師這麼形容著。

郝譽翔,台灣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時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等。現任東華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在古典與現代交融的文學院中,迎面而來的是個年輕時髦的女子,染著咖啡色的學生頭,穿著黑色上衣搭配灰色長裙,腳上是一雙金駝色的馬靴,臉上畫著淡淡彩妝,指甲擦的是閃著亮粉的粉紅色指甲油,甜甜的笑臉,讓人容易親近。相較於其他師生清一色安靜的穿著,郝譽翔確實特別耀眼,難怪別的老師會這麼形容。

<spanclass=’doc’>逃離牢籠,飛往淨土

</span>

渾身散發著都市氣息的郝譽翔,與花蓮的平實樸素有點不相容。

從小生長在台北,大學、碩士班到博士班畢業,在台大度過11年光景,到最後郝譽翔卻說:「台北住久了很厭煩,好像活在牢籠裡。」

曾經,這位文壇美女也喜歡與友人到pub玩樂,習慣夜生活的喧囂,喜歡把自己放逐在人群裡。最常閱讀副刊版,注意藝文界的人事動態,忙著跟媒體打交道,深怕漏掉重要訊息,會跟不上話題,被摒棄於外。

在資訊的迷城裡不停打轉,終究渴望追尋身心的自由與安定。「之前的生活太忙亂了,對一個創作者來說,多讀書很重要,怎麼樣安定下來也很重要,當時很想過一個安靜的生活,」郝譽翔回憶著說。

於是,當文壇上其他年輕作家疲於主持節目、演講、寫專欄,急於建立知名度時,28歲的郝譽翔卻選擇飛往中央山脈的另一端,來到安靜悠然的花蓮東華大學展開她生命的另一個旅程。

「寫作是登高,是出海,是飛翔,它們統合起來便是我生命的基本姿勢」,這是郝譽翔在《逆旅》中對寫作的描述。

在安靜自由的環境裡,不被外在資訊所牽絆,也創作了到目前為止最重要的小說《逆旅》。

經常被人問起,關於小說這一回事,她則回答:為人生尋求解釋。

郝譽翔的父親是山東流亡學生,從大陸到台灣,一生漂泊。在她兩歲時,父母即離異,她跟著母親長大,對父親的印象淺薄,長大後也只是例行性的探望吃飯。某次聚餐,父親突然向他們道別說要回大陸去,留下母親與子女在台灣,哭訴了他一生的心酸經歷。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一直刺痛著郝譽翔,刺激她藉由《逆旅》來追尋父親的軌跡,透過寫作的方式解決生命中的一些事情。

<spanclass=’doc’>花蓮人優雅的生活

</span>

郝譽翔一天的生活,大多是教書、看書,或是到海邊走走,在花蓮的生活簡單而愜意。

東華中文系有許多優秀的文學家,前人文社會科學院院長楊牧是知名的詩人及散文家,現任院長顏崑陽也是九歌散文獎得主,還有從事網路文學的作家須文蔚等等。除了可以在美麗寧靜的校園教書,這個文人齊聚的殿堂,可以相互交換創作的心得,也是吸引郝譽翔唯一選擇到東華任教的原因。

「花蓮人的生活有一種台北沒有的優雅,」郝譽翔喝著茶,緩緩道來。在台北,大家會跟著議題炒作,被潮流牽著跑,花蓮人會因自己的興趣而深入研究。他們的藏書堆滿一整面、一整面的牆,CD是以千張計算,可以配著年表、樂譜聽音樂,很紮實的建構自己的興趣。

花蓮人很注重居家環境的經營,也很好客。在台北,大家下班都累了,通常約在餐廳聚會。花蓮人則喜歡邀朋友到家裡作客,準備豐富的酒菜,在家裡聚會比較自在,這點跟國外的生活也很像。

「花蓮人的生活很值得我們鑑賞,」這是郝譽翔對花蓮生活下的註解。如果生活如此美好,那她為何要搬回台北呢?

目前郝譽翔來往於台北與花蓮之間,一週授課8小時。

「在花蓮住久了,會發現海不能天天看、山不能天天逛,」來自台北的郝譽翔覺得在花蓮雖然適合潛心研讀,但資訊流通還是比較慢,想要找一些新的資訊或是看場影展很不容易。她也認為這裡比較適合安居樂業,需要衝刺的年輕人則不宜。

花蓮生活只是旅程,她要繼續飛行。雖然再次回到活躍的台北,但經過花蓮的洗禮,郝譽翔更能確定生活的樣貌與價值,不會再被潮流所左右,這是她最大的收穫。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