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冰凍,你死了,我還是愛你

《香草天空》最感人的一幕,是湯姆•克魯斯對潘尼洛普•克魯茲說:「就算我被冰凍了,你死了,我還是一樣愛你。」試想,當一個人被冰凍,另一個人死了,兩個人還能愛嗎?如果能,這種愛又有多強?

《香草天空》的編導卡麥隆克洛,作品包括《成名在望》、《征服情海》等。克洛擅於寫聰明、深刻,卻又不流於吊書袋的對白。他的角色多半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城市中產階級,常用腦筋急轉彎的短句一針見血的道出人與人之間赤裸的尷尬或情意。當湯姆•克魯斯在派對上和潘尼洛普搭訕,嫉妒的卡麥隆•狄亞在旁監視,潘尼洛普看著狄亞,說她是「有史以來握著馬丁尼酒杯的女人中最悲傷的一個。」在《征服情海》,湯姆•克魯斯挨了分手未婚妻一拳,她手上的鑽戒割破他的眼角,女主角芮妮•齊薇格表示同情,克魯斯自嘲:「好險訂婚時我沒送她她真的想要的那只鑽戒」。在《成名在望》,15歲男主角的媽媽認為他在演唱會認識的女孩都很隨便,感慨說:「你看看這些女孩,全都是灰姑娘,但沒有一個穿得下玻璃鞋。」

<spanclass=’Doc’>現代的職場,平庸的語言

</span>

我們很少在職場聽到這樣的話,因為企業人的語言有逐漸平庸的趨勢。在會議室或茶水間,我們聽到的話越來越像call-in節目中的談話一樣稀薄、瑣碎、冗長、直接。講話的語氣,也像八點檔連續劇,總是粗糙地以成正比的方式表達情緒。

或許因為懶散,或許因為著急,我們講話時不再追求詞彙的精緻,更沒空去使用比喻、影射、反諷、典故等技巧。講話,只剩下資訊功能,不再有娛樂效果。於是所有的對話都輕鬆愉快,但過後也就不留痕跡。平庸的語言就像飛機的經濟艙,它當然也可以把你帶到目的地。但是位子比較小、食物比較差,當你按燈找空中小姐時,很久才有人來回答。

另外讓語言平庸化的原因是各種俚語、術語,和夾雜英語的流行。像「哈啦」、「ㄌㄨˊ」、「ㄙㄨㄥˊ」、「ㄍㄧㄥ」等新詞彙,固然增加了語言的生動性,但它們往往主宰了一個句子的意思和情緒。當你說出了「ㄍㄧㄥ」這個字,你不可能,也不適當,在同一個句子中使用慧黠的句子或邏輯。此外,術語和夾雜英語是外商公司的常態,它的好處是迅速且精準地傳達了一個外國的概念,壞處是它們使談話更為疏離,讓外人完全無法參與。況且,有了術語和英語做為退路,我們自然更不會絞盡腦汁地用中文想會搖滾的句子。

<spanclass=’Doc’>圖表式思考

</span>

最後一個原因,是偉大的商業工具,微軟PowerPoint的盛行。它使我們的思考變得極度簡潔和條理,「子彈點」式的溝通讓我們的思考不再需要線條,只需零星的要點。至於文法和詞藻,當然更不重要。遇到複雜的概念,寧可仰賴圖表,也不願相信語言。

在《香草天空》,當湯姆克魯斯追問潘尼洛普愛不愛他時,潘尼洛普不願回答,而說「等下一輩子當我們都變成貓時,我再告訴你。」企業人的對話,已經先一步變成貓語,每個人聽起來都一樣,沒什麼個性和感情。什麼時候,讓我們為它加點人性吧!

(作者王文華現為電影公司行銷經理,著有《蛋白質女孩》、《61×57》)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