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從鏡頭裡看見女人的愛、恨與榮耀

德國的攝影家芙利特勒發現,在鏡頭前,男性通常對自己是誰,或所從事的工作比較有自信,但女性卻比較沒有安全感。女性不能享受自己正在做的事,反而不斷擔心她們看起來是否瘦一點。這件事令攝影家沮喪。

台北,後火車站。

以各式批發商著稱的老社區街道,最近出現許多來自德國的女人,兀自說著自己的故事。老的、年輕的、胖的、瘦的、懷孕的、單身的女人,她們的故事是關於愛、驕傲與仇恨。

這些都是德國攝影家蓓堤娜•芙利特勒(BettinaFlitner)鏡頭下的身影,目前在長安西路的台北當代藝術館戶外廣場上展覽。

出生於1961年、曾經在柏林電影學院就讀的芙利特勒,受的訓練是影片導演,也拍過短片、紀錄片及劇情片,平面攝影是她的興趣,也是她自學的。因此,芙利特勒認為她的作品不屬於現今德國任何一個藝術攝影學派,而她的攝影主題大都環繞著「人」。

芙利特勒對這些女人的外表其實沒有太多粉飾,連展示的場所都選擇戶外,攝影家似乎企圖還原最初與她們相遇的地方。她們看起來如此真實,彷彿就是你在街角遇到、向你叨叨絮絮自己故事的婦人。

這些放得比真人還大的女性影像被豎立在街頭。她們有的人手持武器,有的站在石碑上,芙利特勒問她們一些共同的問題,而她們的回答被放在照片下方,成為作品的一部份。

<spanclass=’Doc’>衝擊性的畫面讓人議論紛紛

</span>

芙利特勒的作品幾乎都以戶外展覽的形式在德國、法國,或其他歐洲國家展出,而這也引發許多觀眾與媒體具爭議性的討論。

例如,有個女人說道:「那些強暴小孩子的人,都是我的敵人。我會先試著與他們談話,若他們無法瞭解我,我就會殺了他們。」這個年輕的女人手上拿著一把斧頭,肩上袱著一包看似裝著屍體的大型塑膠袋。

許多觀眾難以接受這麼具衝擊性的畫面與字眼,總是議論紛紛,有人找來警察希望禁止展出,甚至還有人攻擊作品。這些場景,在芙利特勒的紀錄片《我的敵人》裡均有呈現。

「我的作品介於新聞寫作及藝術之間,但是,我的新聞作品卻不是純粹的報導,而我的報導是比較偏向散文性質的,」芙利特勒如此描述自己的工作。而由於她通常是在街邊進行訪問,所以她也希望能將作品放回街上。

不過,早期工作經驗和影片比較相關的芙利特勒會走上攝影一途,緣起和《艾瑪》(德國女性自覺雜誌)的合作。「我會當攝影家,是因為《艾瑪》,她們讓我認為可以當一位專業的攝影家,」芙利特勒對《艾瑪》有一份特別的感情。

當年,芙利特勒才二十出頭,因為當時幫《艾瑪》拍廣告的攝影師臨時不能去,一通電話便找上芙利特勒救火。「我刊登在《艾瑪》的第一張照片照得實在很差,太黑、沖洗不良,因為我那時根本不會自己洗照片,」芙利特勒不好意思地笑道。

那張照片裡有兩個女人,一個女人不斷往相機方向跳,另一個站在一旁笑著看她,形成有趣的對比。《艾瑪》的編輯很喜歡這個點子,鼓勵芙利特勒繼續拍下去,也和她建立長期合作關係。

「《艾瑪》鼓勵我思考、創造,她們也很前衛,在視覺上很開放,和她們合作比其他雜誌合作起來自由度更高,」芙利特勒指出。

從1992年起,她開始攝製以女性為主題的攝影作品。她在柏林及科隆的街頭攔住一些路過的婦女,問她們與拍攝主題相關的問題。例如,拍攝「我的敵人」系列時,她問她們:「你有敵人嗎?如果不必接受懲罰,你會想要如何對付他?」

<spanclass=’Doc’>誰是你的敵人

</span>

她通常會在街邊或美術館商借一方小型的工作室進行拍照。在工作室裡,會有一些道具,例如,拍攝「我的敵人」系列時,會請受訪者選擇一樣武器合照。

不過,芙利特勒一開始創作「我的敵人」時,並非鎖定女性。當時正值波灣戰爭,許多人開始談論敵人是誰的話題,引發了芙利特勒拍攝這個主題的念頭。她到街上訪問男男女女「誰是你的敵人」這個話題,但是後來,她發現女人的答案裡蘊藏著更多故事。

「男性的答案通常比較抽象,例如他們會說:『我的敵人是政治系統。』或『我心情不好,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是我的敵人。』但是女人的答案有很多特定的故事、感覺,」芙利特勒比較。芙利特勒後來也以女性為創作主軸,又拍攝了「我的紀念碑」、「我的心」系列。

這些被攝對象芙利特勒原本都不認識,所以當她在街邊提出訪問請求時,有些人認為她瘋了,也有人慷慨分享自己的故事與肖像。

曾有一位受訪者有童年被強暴的經驗,而她也是這輩子第一次對人提起她的故事。「事後,她寫了一封信給我,告訴我說出來以後,她覺得心中舒坦多了,」芙利特勒對這名女性印象深刻。

<spanclass=’Doc’>女人擔心年紀、外表

</span>

長年從事影像工作,芙利特勒對於兩性在鏡頭前也有不同的觀察。她發現,男性通常對自己是誰,或所從事的工作比較有自信,但女性卻比較沒有安全感,即使是很有成就的女人,也會不斷擔心她們的年紀、外表等。

「我覺得很難過,女性不能享受自己正在做的事,反而不斷擔心她們看起來是否瘦一點,」正在拍攝歐洲100位重要女性人物的芙利特勒說。

這次芙利特勒的作品能在台灣展出,也讓她覺得是很新鮮的經驗。而展出的第一天,就有一位路過的年輕女性,留了一張卡片告訴芙利特勒,說她看了這些照片之後很感動,也對芙利特勒提起自己的生活與煩惱。

「雖然台灣的文化環境與歐洲這麼不相同,有些事情似乎還是沒有國界、文化差異的,」芙利特勒以一貫具有親和力的笑容說。

(芙利特勒攝影展「以汝之名」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至91年2月

24日,地址:台北市長安西路39號)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