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日本電視冠軍 

曾經穿梭於兩岸三地間做生意、開過電子公司、還在通化街賣豬血糕的林文章,竟然在日本著名的《電視冠軍》壓花競賽中,過關斬將,奪得「壓花王」頭銜。

在花草的天地裡,向來愛美的女性插花、壓花不稀奇;但是,最近有一位男性同胞林文章,不但會插花、壓花,還代表台灣出國比賽,參加著名的日本《電視冠軍》節目「第三屆壓花王」的藝能競賽,打敗日本從50萬名壓花人口所挑選出的二位對手,勇奪第一。林文章不但在花草的世界中找到真愛、也找到了自己未來的人生方向。

</br><spanclass=’Doc’>用花瓣作畫的藝術家

</span>

「MyBunnyisovertheocean∼」在寬敞但尚未布置妥貼的才藝教室裡,今年42歲、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天生娃娃臉的林文章,輕輕地哼著這首歌,回想今年7月份,在日本長野縣的溫泉渡假村參加決賽時,就是心情平靜地哼著這一首歌,完成致勝關鍵的作品─「母難紀念日」。

林文章表示,參賽前,《電視冠軍》製作人一直質疑他的能力,問了許多問題,例如,是否還有其他的作品?還有沒有作品被刊登在書上?擔心他在節目中的表現不夠水準,令他感到很大的壓力。

在第一回合T恤和藝術指甲壓花項目,林文章低空飛過,進入決賽;他那時只求決賽的分數接近就好,並不求勝,但決賽結果卻跌破許多日本人的眼鏡。

當時決賽的題目是「紀念日」,有別於另外二位參賽者的「結婚紀念日」與「每天都是紀念日」,林文章選擇以「母難紀念日」為題,以他4年的壓花資歷、20比16比14的分數,擊敗了上屆冠軍、平均十多年壓花經驗的二位女性選手。

林文章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畫家,只是他用的顏料不是水彩,而是花瓣來自於大自然的色調。他,是用花瓣作畫的藝術家。

他表示,嚴謹的製作單位事先請參賽者傳真設計草圖,如果草圖不夠豐富,還會被製作單位退稿,一再修改。製作單位也事先照參賽者草圖裡的需要,請日本各地壓花界人士準備了大部分的壓花材料。

決賽的31個小時,3位參賽者被安排在3家飯店裡創作,每人派給一位助手,要不要吃飯、睡覺都自行決定。這期間,只有林文章專心地創作,沒有到處去觀摩另外二位參賽者的作品。

來到長方形茶几大小的作品前,林文章解釋著作品中的元素。藍色繡球花、紅玫瑰、褐綠色葡萄藤葉等花材所構築成的作品,從每一個角度都可以看,呈現出懷孕的母親、腹中的胎兒、日以繼夜看顧孩子、太極、大地之母與孩子長大成人等各種豐富的意象。

評審講評時指出,林文章的作品顏色鮮明,考慮到每一個角度,乍看之下或許一頭霧水,但相較於其他參賽者華麗的風格,他的作品顯然富有人生哲學,深具啟發性,感動了每一個人。

「作品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林文章單純地相信著。

</br><spanclass=’Doc’>跨出人生低潮的幽谷

</span>

為何選擇以母親為題?林文章突然哽咽,說不出話來。或許是有感於在曲折起伏的人生路途中,母親始終給予他充分的支持與諒解吧!在構思作品的過程中,母親也給他不少意見。

「我曾經是工作狂!」林文章提到,他很早就穿梭於大陸、香港之間做生意,5年前才回到台灣與朋友合夥開設一家電子公司,生產各式造型的手機充電座。從小對畫畫有強烈興趣、又畢業於機械科的林文章,負責產品的設計工作。

這時,林文章也在姊姊的慫恿下開始學習插花與壓花,作為下班後解壓的管道,並且加入了國際性的日本「不可思議壓花俱樂部」,更結識了日後的精神支柱:鼓勵他參加各種壓花比賽的太太。

隨著市場飽和,在缺乏利潤、無法跨入更高科技的情況下,去年初他和朋友結束了電子公司的業務。

林文章失業後,在通化街自家的攤位賣了三、四個月的豬血糕,但是母親與太太始終支持著他。

去年7月,《電視冠軍》製作單位希望將壓花王競賽開放給外國人士參加,透過不可思議壓花俱樂部來台灣甄選參賽者,林文章報名了比賽,順利脫穎而出,成為台灣的代表,也扭轉了他的人生方向,跨出低潮的幽谷。

</br><spanclass=’Doc’>勇於嘗試,建立個人風格

</span>

「林文章的作品充滿母性愛、溫暖及創意,」同行日本擔任林文章翻譯的不可思議壓花俱樂部執行長張文菱表示,學習壓花的歷程中,起初會遇到構圖、再來就是建立個人風格的挑戰,林文章已經突破摸索階段,找到自己的風格了。

她提到,林文章很執著、認真、具藝術才華,年年都參加俱樂部舉辦的壓花比賽,而且得獎率很高。

「只要用心做一件事,成果就會出來,」學習壓花4年來,即使賣豬血糕也未曾間斷創作的林文章,覺得自己除了有恆心,也非常勇於嘗試,喜歡被肯定,所以總是不放過任何壓花比賽的機會,期待藉著參賽,慢慢累積自己的感覺與經驗。

因此林文章在國際性壓花比賽中早就已經締造過不少佳績;例如,1999年世界性的日本手藝普及協會獎,今年5月份他到英國倫敦比賽,也獲得英國植物園世界壓花藝術協會展覽的佳作獎。

張文菱承認,剛開始她完全不看好林文章會在《電視冠軍》勝出,因為他年資淺又沒有教學經驗。但是日本方面的三位參賽者,卻是從日本50萬的壓花人口、2萬名具備壓花講師資格的專業人士中所挑選出來的,陣容非常堅強,年資都在10年以上。

所以,林文章和她都抱著志在參加,不在得獎的心情,直到名次公布,張文菱當場就哭了,她深刻地體會到,「有故事性、有寓意的作品,才有藝術價值。」

民國74年開始接觸壓花、還成立中華民國壓花藝術協會的壓花講師李紅娘表示,學好壓花需要女性細膩挑剔的特質,而林文章的作品中還多了一份男性的大膽與個性。

</br><spanclass=’Doc’>壓花是希望與愛的出口

</span>

在乾淨的教室裡,牆壁上掛著許多顏色鮮豔、故事性強烈的壓花作品;現在,林文章正籌備著才藝教室的開張,希望分享壓花的樂趣。

「壓花不該只是手工藝品,要走向藝術,」林文章指出,壓花引進台灣約20年,都停留在手工藝的階段,「如果老師怎麼教,學生照做的話,就是手工藝,不是自己的創作,也稱不上藝術。」

「學習壓花,生活化比專業化來得重要,」林文章認為特質、資質並不重要,學習壓花需要興趣與家人的支持,才能夠持久。

從事廣告業的蔡安婕,跟著林文章學習壓花將近4個月,她表示,林文章鼓勵學生大膽用色、構圖、放心揮灑創作,塑造了一個讓心情放鬆的環境;如果學生做得不好,林文章會幫忙修補,讓學生更放心地去嘗試自己的構想。

「找到這一位好老師,更提升了自己對花草的興趣,」蔡安婕說,林文章個性開朗、自在,像個小頑童,常哼著歌和學生一起做作品,她很高興能向林文章學習壓花。

目前在坊間學習壓花一小時約收費100元,日本名師來台講課,一天6小時加上材料費約需花費四、五千元,因此教授壓花的收入需視學生多寡而定,所以收入並不固定。

但是林文章視推廣壓花為服務業,只要學生從中獲得樂趣,並非為了賺大錢、快速致富。

他認為,學習壓花的附帶價值很高,能認識植物、接觸自然,從採集的過程中得到樂趣,還能培養構圖、素描等美感經驗,甚至讓他改變人生觀,對於成與敗有了更豁達的體認。因為人生沒有絕對的成或敗,機會可能就站在烏雲的背後。

「得到冠軍只是一個開始,不是最終成就,」林文章表示,他將繼續把壓花的樂趣分享出去,並且協助台灣壓花界豐富藝術內涵。

正如林文章在《電視冠軍》節目最後所下的定義,「壓花,對我而言,就是希望與愛。」壓花,確實為林文章找到了另一個生命的出口。

林文章,42歲

現在開設壓花教室教授壓花。

經歷:台商在大陸的工廠主管、開設生產手機充電器的電子公司、在通化街賣豬血糕。

</br><spanclass=’Doc’>

壓花作畫過程

</span>

Step1.花材來源,可到野外採集、到花市買處理好的切花,甚至別人送的花或自己養的小盆栽。

Step2.準備夾花的鑷子,將花草夾起,包在面紙中,放在二片瓦愣紙板之間,(或購買專業用乾燥墊),層層相疊後,以橡皮筋綁緊或壓重約5公斤的書,放於密封的盒子裡,並在盒內放入可循環使用的乾燥劑。

Step3.平均二、三天後,花草即可完全乾燥,可以花草是否變酥、變脆,判斷是否完全乾燥。

Step4.畫好草圖,運用乾燥後花草的色彩,黏貼在畫紙上。

Step5.完成創作後,裝框前在作品背後放乾燥板,框內並以幫浦抽成真空才不易褪色。完成的作品宜避免紫外線照射,才能久存。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