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警察大人上學去

警政署中,目前總共有90名警察正在研究所進修。其中39名讀學分班,47名讀碩士班,4位就讀博士班。據瞭解,學歷跟升官似乎沒有太直接的關係,為什麼他們還願意披星戴月繼續讀書?

晚上6點不到,台北大學合江街校區裡,拎著公事包、剛下班的男女陸續走進教室,有的人已經拿出課本、筆記預習。看得出來,他們是有點年紀與歷練的進修上班族。

這裡不是社區大學,也不是企業界鍾愛的EMBA班,是台北大學「公共行政系碩士在職專班」(EMPA,ExecutiveMasterofPublicAdministration)。在這個班級裡,多是高級公務人員,而不像EMBA班中多為企業經理人。

不過,如果不說,恐怕你也認不出來,這個30人的班級裡,有三分之一是警察人員,其中不乏高階警官。

白天,苗栗縣警察局局長何春乾經常在台上主持大小會議;晚上,他則是EMPA教室裡認真抄筆記的學生。何春乾的同學中,還有台中市警察局長張慶裕、桃園女子監獄副典獄長林秋蘭、警政署教育組專員宣介慈等。

別以為警察只會抓小偷,會唸書的警察更不少。在警政署,就有90名警察正在研究所進修,除了39名就讀研究所學分班以外,有47名就讀碩士班,還有4位就讀博士班。

</br><spanclass=’Doc’>台北大學EMPA受警察青睞

</span>

或許你會問,警察進修除了念警察大學以外,還有別的選擇嗎?

這樣想的話,就太落伍了。以警政署為例,這些在職進修的警官中,在警大就讀的僅13位,其餘分別就讀於台大、政大、台北大學、交通大學、文化大學等。其中又以在台北大學的EMPA班為大宗,佔了13名。

去年,台北大學EMPA班上30名學生中,有11位來自不同單位的警察,今年招收進來的30位學生中,警察更高達三分之二。

隨著社會變遷,警察任務也越來越多元,警察大學裡教授的專業科目,已經不足以應付工作所需。「社會脈動在變、從前所學不足、民眾要求的服務品質越來越高,都是需要終身學習的理由,」正在台灣大學上警政幹部法政研究班的苗栗縣警察局副局長劉永明指出。

今年42歲的刑事警察局檢肅科科長周幼偉,就是基於兩岸關係日益密切,未來合作辦案的機會可能越來越多,再加上自身對於大陸現況有興趣,便報考了文化大學的中國大陸研究所。

在大陸研究所裡,除了吸收目前大陸政經狀況、國際政治經濟學等知識外,周幼偉還必須念共產黨黨史,而所裡也不時會邀請大陸學者演講,這都是周幼偉平日的工作、身份難以接觸到的機會。

警政署公共關係室的專門委員黃宗仁,時常介紹自己的工作內容是負責國內兩大亂源——國會與媒體。

不過,下班以後,黃宗仁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銘傳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在職專班二年級研究生。

「我在填報名表的時候,從頭到尾找不到『警察大學』的代號,最後只好選『其他』項,」擁有「特殊背景」的黃宗仁笑著說。他也順理成章成了班上唯一一名具有警察身份的學生。

警大45期的黃宗仁當年以第一名自行政系畢業,優先選擇分發到北市中山分局服務,參與「先聲小組」取締不少色情行業。由於破獲案件經常見報,當時,黃宗仁便開始對媒體很感興趣。

「我有機會外調當局長,可是我選擇留在署裡公關室,」負責警政公關已有5年的黃宗仁深深喜愛這個工作。

長期和記者接觸,目睹許多案件與報導之間的灰色地帶,也讓他累積不少心得。「我的論文要寫『警察與記者對偵察不公開認知差異的研究』,」在傳管所唸書的黃宗仁自信滿滿地說。這種題目,如果在警察大學恐怕沒機會研究。

</br><spanclass=’Doc’>上行下效帶動進修熱潮

</span>

有人唸書,自然也帶動同事、部屬報考研究所。例如,黃宗仁準備考試那年,將考試用書借給公關室科員賴光義,賴光義同一年也考上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

還有許多警官,重拾書本是為了一圓當時未竟的求學夢。

警大38期、今年52歲的何春乾回憶,大約在民國70年代以前,學歷在警界不被重視,進修也不被鼓勵,不像現在,在研究所進修不但有學費補助,考上研究所警政署長還特地親自頒獎、拍合照。他指出,當年很多長官認為,警察會辦案就好,唸太多書沒有用。

何春乾還記得,民國65年他想考警大研究所,只要分內工作一完成便利用時間K書。一次,長官經過,冷冷丟下一句:「上班時間不要看書。」何春乾只好遵命。但是一下班,他就在辦公室關起門念書,到9點才離去。

雖然這麼用功,最後仍然沒有考上,讓何春乾心中一直有個遺憾。

後來,何春乾到警政署擔任教育組組長,民國88年起就和台北大學公行系合作,在警政署裡開設學分班。當去年台北大學EMPA班一開始招生,何春乾就去報名。

何春乾也積極鼓勵局裡的員警進修。苗栗縣警察局本局的103位警官中,就有40位正在研究所學分班、碩士班進修。

而今年苗栗警局所有考上警大二技的基層員警,何春乾也獎勵每人一台電子字典,「我跟他們說:『我知道你們考最差的就是英文,所以送這個』,他們都不好意思一直笑,」沒有局長架子的何春乾看了也忍俊不禁。

另一方面,在歷任警大校長出身的警政署長鼓勵下,警察人員進修均可以獲得補助,不過實質升遷倒不明顯。「頂多在人事積分上多得一、兩分,若不是真的有興趣,也很難繼續,」就讀台北大學EMPA班的宣介慈說。

不過這些有進修動力的警察,本身就在工作上有優異表現。警大50期畢業的宣介慈,目前的官階是三線一星,和宣介慈的學姊、文山一分局長李莉娟同為目前台灣官階最高的女警。

</br><spanclass=’Doc’>走出警界教育象牙塔

</span>

長久以來,警察教育體系一直是較為封閉的系統。即便是留學回來的警大老師,前身也都出自警察教育體系。因此,同樣是念公共行政,在一般校園裡與警察大學裡能夠接收的刺激就是不一樣。

同一件公共管理實務,來自人事、財務部門的人會有不同的觀點。因此,走進尋常校園,和警察體系以外的老師、同學交流,「最大的收穫是思維的衝擊,」何春乾指出。

今年剛考上台北大學EMPA班的苗栗縣警察局後勤課股長陳志榮回憶,白曉燕命案高層下令警員大舉搜山的政策,曾經在班上討論,討論結果大家認為這個決策其實是錯誤的,浪費大量社會、警力資源。

來上在職專班的學生,都有一定工作資歷,老師也大都瞭解他們的需求,特別重視實務討論。

在傳播管理EMBA課堂上,銘傳大學傳播學院院長楊志弘專門抓實務議題作為討論重點,降低理論濃度。楊志弘也指出,由於班上同學背景多元,討論題材豐富,很多管理學院的老師都很樂意來上傳管所EMBA的課程。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系系主任江岷欽發現,來上EMPA班的警官,對管理理論、衝突理論、危機處理等比較感興趣。

</br><spanclass=’Doc’>認真程度不輸其他學生

</span>

這些警察,念起書來的表現、認真程度也不輸其他學生。

黃宗仁去年考上銘傳大學傳管所在職專班時,是該屆錄取第一名,打敗許多一同應考的資深媒體工作者。

雖然他號稱只用「2本書、3個星期」準備,不過他也謙稱,也許因為其他應考者都是資深媒體人,覺得不太需要準備,所以他才能拿到第一名。

作為黃宗仁的指導教授,楊志弘也發現,以黃宗仁接觸新聞媒體的經驗,對媒體的瞭解甚至超過許多沒有工作經驗的大學畢業生。

在台北大學EMPA班進修的警察,念起書來一個比一個拼。中午如果找宣介慈共進午餐,她多半在看書,回家以後,也利用兩個孩子入睡之後的時間看書。

工作繁忙如何春乾,只得利用瑣碎時間唸書。「快到考試時,局長都準備小卡片放在口袋,上面寫得密密麻麻都是字,一有空就拿出來讀,」苗栗縣警察局後勤課股長陳志榮回憶。

有沒有人幫局長做筆記?「筆記要自己做啦!」何春乾認真地說。即使偶爾有事真的不能去上課,他也會向同學借錄音帶回來聽,堅持自己整理筆記。

何春乾在課堂上聽到老師的珠璣之語,偶爾也會立刻現學現賣。不過,對何春乾而言,「最大的收穫是學到『獎勵要及時、處分多思考』,」正要趕去獎勵前一天破案員警的何春乾告訴訪客。

這些職進修的警官人員身上,看不到嚴肅、官僚,取而代之的是學習的熱忱與喜悅。希望未來有更多公務員,也加入他們熱情學習的行列。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