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敢不敢選邊站?

引子:「不管藍或綠,大家要的是能力。」── 陳萬水 (電視競選廣告)

布希出兵攻打阿富汗之前,他要求所有國家選邊站:「不是站在我們這邊,就是與恐怖份子同路。」我聽了,覺得反感,像是回到童年,老師說:「你不是午睡,就是罰站。」

我不喜歡選邊站,這個時代,為自己貼上標籤,似乎是一件很不流行的事。

</br><spanclass=’Doc’>貼上流行的標籤

</span>

除非,那個標籤,是剛剛流行起來的名詞,而且,你不需要為這個標籤負任何責任。例如當一個「BOBO族」,照書上說的,對全麥穀粒麵包、馬雅酵母香皂、樹油漱口水、素食狗餅乾這些健康至上的產品充滿興趣,至於懂不懂如何鑑定布爾喬亞(bourgrois)與波希米亞(bohemian)風格的混和,並不重要。只要你屬於「高學歷、專業菁英」,再加上「時髦消費」,就可以成為BOBO族的一員。

還有一種,是當一個「五年級同學」,只要你現年三十多歲,在民國50年至59年之間出生,你就會跟「學運」、跟「BBS」有關。至於你是台大政治系,或是在士林夜市賣烤香腸,對喜歡分門別類,以代號簡稱的標籤主義者來說,一點兒也不重要。

至於當「單身寄生族」,或許台灣不至於像日本,許多單身寄生者連出門都是母親跪在地板上幫他們繫鞋帶或是打領帶。可是薪水全部花在自己身上,吃住全靠父母,二、三十歲還不獨立生活的人,應該不少。

不論是BOBO、五年級生、單身寄生,都算是一種既流行又沒有什麼傷害的「選邊站」,只要標籤正時髦,還沒過氣,很多人都樂而為之。

</br><spanclass=’Doc’>敢於表態不容易

</span>

可是,有風險、要擔當的選邊,恐怕就沒有太多人敢說站就站。例如選舉時,每個候選人都是「個人牌」,無黨籍的愈來愈多不算,有黨歸宗的,諾大的競選廣告,候選人名字大、號碼大、照片大、標語大,就是「黨名」小,甚至小到不見蹤影。彷彿擔心若是站在任何一個政黨那邊,都可能會失去支持另外一個政黨的選票。

結果,每個候選人都只站自己的邊,照樣享用政黨的資源,卻又極力撇開政黨色彩的包袱。結果,若是選出三個黨,等於選出了一批不同的人物、明星、角頭,各有各的路數。

敢於站邊,其實一點兒也不容易。公司裡,平日勇於指導屬下的主管,到了犯錯被檢討時,既不敢堅定自己原先的立場,也不敢擔當自己後來改變了立場,只能摸摸鼻子縮頭縮腦,任何跟責任有關的邊,不沾也不站。

這是一個以「自由市場」為基調的時代,任何需要負責任的決策,最好都推給隱形的市場運作來自動決定,就是沒有誰能被怪罪,也沒有誰要負責、受罰。

攻打阿富汗,布希要「每一個地區的每一個國家,現在都必須做決定。」逼得所有人都得表達立場。我聽了,還是覺得反感。選邊站,不只靠智慧,還要勇氣,「老師,我罰站好了。」希望童年的我,曾經說了這樣一句話。

(作者蕭蔓現為專欄作家)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