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黑片的藍色調光芒

中國大陸俗稱那些沒有事先送審而被禁演的電影為「黑片」,導演王小帥的「黑片」,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世界其他地方獲得大獎,綻放光芒。但影片無緣與故鄉人見面,讓王小帥總是難以釋懷,就像他的電影一般,透露出一絲絲藍色調的蒼涼。

王小帥,上海出生,35歲。

1989年北京電影學院畢業,1993年執導第一部電影《冬春的日子》。

代表作:《十七歲的單車》(90年金馬獎6項提名)、《冬春的日子》、《極度寒冷》、《越南姑娘》。<p>今年金馬獎入圍名單一出爐,除了提名10項,關錦鵬執導的《藍宇》之外;最令人矚目的,就是入圍6項,大陸「第六代導演」王小帥執導的《十七歲的單車》。

其實,早在今年2月,《十七歲的單車》勇奪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銀熊獎,王小帥的功力已受肯定。1993年以來拍的4部電影,有3部先後在國際電影展中獲獎。

「小帥導演的風格滿寬廣的,不像某些導演,只侷限在某條道路上,重要的是,他知道如何把想法執行出來,」《十七歲的單車》製片徐秉熙說。

</br><spanclass=’Doc’>外來者身分

</span>

35歲的王小帥在20歲以前,遷移過4個不同的都市。

王小帥在上海出生,父母親響應當時政府把重工業遷移內陸的政策,帶著王小帥內遷貴州。後來,王小帥在武漢讀書,以優異的美術成績考上北京中央美術學院附中,是湖北省的狀元。

「成長階段,我一直是個外來者,總是在觀察,」王小帥說。外來者的身分,磨練他冷靜觀察的敏銳觸角。

在中國最貧窮的貴州,人們覺得他是上海來的,所以「另眼相看」。父親讓他到武漢讀書,為的是受較好的教育,但是,武漢人卻覺得從貴州來的人是山裡人,很土。到北京,王小帥更是個外來人口。

王小帥自陳,這種成長經歷中的外來者角色,就像是《十七歲的單車》裡,從鄉下來的男孩一樣。

王小帥到北京,原是學繪畫,但是1984年,陳凱歌的《黃土地》,以及其他第五代導演的電影,震撼了中國藝術界,「原來中國也有電影,」當時,很多人跟王小帥一樣發出讚嘆。

</br><spanclass=’Doc’>棄繪畫,學電影

</span>

從此,王小帥迷上電影,到圖書館借了很多電影書籍。從小被爸爸逼著學畫的他,終於找到自己心中的熱愛。碰巧,隔年,北京電影學院再度開放招生,他主動打聽、報名考試,決心放棄繪畫。「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我感到很悸動,」王小帥激動地說。

王小帥如願考上北京電影學院,在學校的創作頗受好評,畢業後,分發到福建電影製片廠工作。

當時,中國大陸的電影製作實行計畫經濟,每個省、市的電影製片廠,都有拍片「指標」(配額),福建製片廠的指標只有兩個。因為指標珍貴,製片廠希望到廠外找有名的導演拍片,這使得廠內的年輕導演,包括王小帥,都苦等不到拍片的機會。

1993年,他等不下去了,決心辭掉工作,離開福建,回到北京轉作獨立製片。

</br><spanclass=’Doc’>影片被禁,生涯多舛

</span>

獨立製片,讓王小帥終於如願拍電影,卻失去了祖國的觀眾。

從1993年,他導的第一部《冬春的日子》得到鐵薩隆尼其國際影展最佳導演獎,因為沒有事先送到電影局審查,於是,王小帥的影片被禁演,俗稱「黑片」。

當初原本只是單純地想拍電影,結果卻換來被禁的命運,王小帥覺得無奈。

「我只是想,我不要製片廠的錢嘛!我獨立製片,我就把電影當筆記本,挖掘電影的活力,」拍《冬春的日子》之前,王小帥這樣想。

他當時想以克難的方式拍《冬春的日子》。所以,他找了老朋友,一對中央美術學院的夫妻,就拍起來。場景就是這對夫妻的家。一個禮拜只拍戲兩天,因為星期一到星期五,演員要工作。攝影機也是最便宜的。工作人員更少,最多的時候,只有八、九個人。因為因陋就簡,常常,吃飯時,王小帥的口袋掏不出錢來,朋友會義氣地站起來說:「今天我來吧!」讓王小帥很感動。

回想起來,這是畢生最刻苦的拍片經驗,「很艱難,完全不像拍電影,」王小帥回憶。

就是因為一心只有拍電影,《冬春的日子》拍出來,王小帥才發現,自己根本忽略了要把劇本、影片事先報批給電影局的規定。所以即使得獎,也被禁演。後來,長達9年的時間內,王小帥陸續拍的《極度寒冷》、《越南姑娘》、《夢幻田園》,雖然陸續得到鹿特丹、坎城、新加坡等影展的肯定,都難逃被禁演的命運。

《十七歲的單車》也不例外。

今年初,王小帥獲知《十七歲的單車》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銀獅獎,原是高興,卻無法不沮喪。

因為,電影局下令,任何有關王小帥得獎的消息,一律不准報導、播出。大陸民眾即使可以看到中央電視台轉播的柏林影展頒獎典禮,卻不會知道,《十七歲的單車》得獎、演員獲得最佳新人獎的內容,早已經被硬生生剪掉。

「電影得獎應該是收穫的時刻,但是,突然就這樣沒下文,」說到影片多舛的命運,王小帥無言了。現在,《十七歲的單車》入圍台灣的金馬獎,「我很想去台灣,但是,怎麼說呢?」王小帥知道,向大陸當局申請來台灣,不可能被批准。

在大陸,《十七歲的單車》送審,一直沒有下文;在台灣,則遲遲沒有商業上映,王小帥對電影的滿腔理想與熱愛、在電影中呈現的關懷,都無法傳遞給觀眾。

</br><spanclass=’Doc’>熱愛電影

</span>

王小帥小的時候,曾經在上海戲劇學院當老師的父親,就堅持要他學習「很個體的、不跟人互動的手藝」,比如繪畫。

於是,王小帥5歲開始,每天放學只能玩半個小時,剩下的時間,就端坐在房裡,安靜地畫畫。

沒想到,長大之後,王小帥終究是放棄繪畫,選了電影,這一條很集體、必須跟很多人互動、溝通、協調的路。在共產世界裡,電影或戲劇特別必須為國家政策服務,而王小帥的父親,當初想為兒子未雨綢繆,卻仍逃不了命運的捉弄。

想到這裡,王小帥雖也會苦笑,卻不後悔走上電影路。

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他的才華,在白色的畫布上,並不能盡情地揮灑。但是,用攝影機,卻能表達出他的觀察與感動。

</br><spanclass=’Doc’>用電影記錄中國

</span>

《十七歲的單車》就是要用自行車來描繪中國社會的轉變。

「中國是自行車王國,可從來沒人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王小帥說。

影片描述兩個出身背景迥異的17歲男孩因為互搶一部自行車而衝突、對立,繼而共用自行車、互相關懷。

過去,在中國,自行車曾經是財富的象徵。10年前,一個家庭擁有一部自行車,就算是有錢的。「丟了車,很傷心,家裡沒有一部車,很難受,」王小帥和片中鄉下來的男孩一樣。

但是,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自行車的意義與代表的價值觀,逐漸轉變。片中的城市男孩,買自行車目的是娛樂、耍酷、追女生。「現在,大家談汽車、房子、股票,整個社會都在變,」王小帥的觀察,忠實反映在片中。

片尾,鄉下男孩負傷扛著被有錢小混混砸爛的自行車,獨行在下班時間,各色汽車充斥的北京街上。城鄉差距、價值觀的轉變,都在蒼涼的藍色調中,渲染出來。

「這部片反映現在的北京社會狀況,我們就希望拍出轉變中的中國,」製片徐秉熙指出。想要呈現兩岸三地華人社會的轉變,正是焦雄屏、徐小明、徐秉熙等台灣知名電影人,之所以投資王小帥拍片的原因。

</br><spanclass=’Doc’>獨特美學

</span>

王小帥的影片畫面,有著獨特、蒼涼的美感,能引發觀眾的情緒。這可能跟他從小學畫有關。

王小帥後來也發現,學畫讓他更能發現「美好事物的多樣性」,因為,他們眼中發現的美的角度,總是比一般人多。

比如片中城市男孩用自行車贏得女孩的芳心時,一個人騎車慢速行經河畔的柳樹下,清新的風、初嘗戀愛滋味的悸動,配著青綠色的樹,就像一幅不斷轉動的畫。

關於場景,王小帥覺得特別一提的,是胡同。片中青少年騎自行車追逐,就在胡同,城市男孩住的,也是胡同。

王小帥覺得,在胡同拍戲,是最辛苦的。因為,胡同裡每一條街,都隸屬於不同的街道委員會管轄,片中有一場戲,青少年在胡同中騎自行車追逐,因此,往往騎過一個胡同,劇組人員就要跟不同的委員交涉,有的委員同意拍攝,有人卻要費盡好大唇舌,才肯幫忙。

話雖如此,卻也值得。去過北京幾次的人都會發現,胡同原本是北京重要的人文景觀,但是,為了經濟發展,胡同不斷拆建,改成一棟棟高樓。王小帥感嘆,至少,這部片中記錄了胡同裡面人們的真實生活,「很可能,以後人們很難再看得到了,」王小帥說。

可惜的是,王小帥拍過的這些膠卷雖然無關政治,卻只能鎖在放映機裡,大陸的觀眾,卻無緣體會。

12月金馬獎頒獎,台灣觀眾雖然沒有機會一睹王小帥,至少,在影片公開上映之前,藉由《CHEERS》雜誌的專訪,瞭解王小帥對電影的熱情。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