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新點子不怕冷水潑

新點子不會憑空出現,尤其需要建立機制。帶著「2001工研菁英」的驕傲,工研院微流體技術部有許多刺激創意的「撇步」,絕對值得所有行業的工作人學習。

創新了什麼?

生物晶片計劃。

花費多少時間與人力?

計劃開始近4年,投入3億台幣、前後60多位研究

人員。

有什麼成果?

已經提出了16項41件專利申請,預計明年成立公

司,走出實驗室,成為商業化的技術。

走進工研院微流體技術部的辦公室,沒有期待中的精密儀器,只看到屏風隔著一張張桌子,就像一般的辦公室。但一抬頭就會嚇一跳。四面牆上貼了一圈標語:“That’llneverwork”(這絕對行不通);“We’vetriedthatbefore”(這個方法早就試過了);“Wedon’thavethetime”(我們沒有這種時間慢慢做),頓時覺得好像走到了老是被否定的放牛班。

其實,微流體技術部是工研院今年創新大獎的得獎團隊。帶領團隊的姚南光,名片上燙金印著「2001工研菁英」的驕傲,坦白的說,「我們3年多沒有任何產出」。但是,這次的創新設計,他們只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關鍵就在於團隊的創新機制。

一談起「生物晶片」,技術精密高深的印象立刻浮現在腦中。但真正影響工研院生物晶片計畫的,「不是技術,是目標,」主持人邱創汎指出。工研院4年前成立生物晶片團隊。一開始就訂出了超高目標:要設計生產出1個小時以內完成檢驗、價格10美元以下的生物晶片。當時一般的檢驗時間是18到24小時。

1小時、10美元的目標雖然明確,但是遙遠得無法想像,逼得團隊成員打破所有思考方式。過去,工研院的計畫是根據明確的目標、做明確的分工、組織團隊。但是,「生物晶片的團隊是流動的,」邱創泛說,「我們連要生產出的東西會是什麼樣子不知道,怎麼知道會用到什麼專長。」

生物晶片團隊核心成員一開始就不斷找分子生物、航空、自動化、微機電等各種領域的人討論,請他們參與做各種嘗試,有初步的成果就繼續做,做不出來、碰到瓶頸的就換掉,再找下一組人馬,沒有一定的工作期限,也沒有一定的經費。計畫進行3年半來,生物晶片團隊除了不到10位的核心成員沒有改變,前後來來去去的參與成員有60多位。

這樣的團隊組成方式雖然解決了不知道需要什麼樣的人的問題,但是「容易有衝突,」邱創泛指出,要大家接受從來沒見過的想法原來就不容易,要學習背景完全不同的一群人瞭解、接受,更是難上加難。「但是真正創新的人,總是會找到一條路,浮現出來。」姚南光帶領的團隊,就是一個例子。

</br><spanclass=’Doc’>創意有進有出,態度開放

</span>

「有創意的人,必須要非常能言善道,放在肚子裡的不能算創意」,姚南光說話簡潔有力,與印象中的研究人員大不相同。他認為有創意的人其實有開放的態度,「要願意聽別人的意見,更要樂於把想法向別人宣導、讓別人接受,而且不怕別人潑冷水。」這也就是姚南光在辦公室四面貼上打擊人心的標語的原因,「就是要大家習慣,才不會覺得難過。」

姚南光設計了創新提議表單,任何想到創新概念的同仁,必須先說服3個同事簽名表示認同,既可藉此修正想法,也可考驗被潑冷水後的堅持。得到3個人的支持後,再由姚南光,調動小組中的資源來執行。「完美的團隊應該有創意與實踐兩種人,否則無法成事,」姚光南指出,創新的人要會觀察生活,實踐的人要技術能力高。

這一次姚南光提出用燒開水的概念,設計熱循環系統用在生物晶片上,前後只花了一個月,就是團隊結合創新與實踐的完美演出。其實「我們把這個創意、宣導、實踐、修正的機制建立好了,價值比任何產品都高,」姚光南帶著信心,「以後我們的創新會愈來愈多。」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