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反戰長路,珍重再見

10月中旬的一個上午,倫敦街頭陸續出現些許群眾帶著布旗標語;地鐵站一到海德公園,下車人潮明顯地較以往為多。不為別的,大家都是來參加自從對阿富汗開戰以來的第一次「反戰遊行」。

誰在遊行

隊伍從海德公園出發,沿著皮卡地利大道到特拉法加廣場,全長兩公里多,起頭的綠黨、核武除役聯盟代表已經到了終點,還有民眾才剛離開起點沒多久。超過2萬人是媒體的公認數字,這對今年全國大選投票率創80年來新低——不到六成的英國來說,已經是政治動員的天文數字。

為何這樣多人?遊行主力共有三群,一是年輕學子,二是中東朋友,三則是倫敦中產階級。

剛喊完「OneTwoThreeFour,Wedon’twantthebloodywar;FiveSixSevenEight,Weshouldfindtheotherway」,還在倫敦大學唸書的大衛說,「我們反戰,並且用我們自己的方式。」這群生力軍是將這場遊行的某一段,打造成有如嘉年華會的最大功臣。帶著打擊或鼓號樂器的人,在指揮領導下演奏起搖滾或拉丁民族樂,其他人則扭腰擺臀,載歌載舞地前進。大夥在樂隊小節停頓之際,還會如同舞會般,不約而同地拍手擊掌大聲叫喊「NoWar」。

這回參與的中東籍民眾則多數穿著傳統服飾而有些突出,但也因此才可以目睹戴到著小帽的猶太朋友,與披頭巾的阿拉伯夥伴走在一起時,沒有叫囂對罵,反而是互相勉勵的畫面。

與黑手黨有何兩樣?

此外這次遊行的最大宗,當然還是在地的中產階級。帶著小孩一起來的米契爾表示,是不滿最近英美兩國的決策過程而來。因為不論是開戰還是對內打算實施電子身分證等,政府扛著「反恐怖主義」無限上綱,任何不同意見就有可能被冠上「敵人」的陰影,他們敢怒不敢言,只好趁這次走上街頭表達心中不爽,「不然下次他們就到處裝CCTV(閉路攝影電視)監視我們」,米契爾說。

坐在遊行終點,有人一邊休息一邊臭罵小布希對賓拉登「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的態度,來自義大利的卡羅納戲謔一語「這與我家鄉的黑手黨(mafia)有何兩樣?」的形容,還引來陣陣笑聲。但在現場傳來「美國承認誤擊住宅區」後又顯得有些哀悽。

「珍重再見」是遊行結束時大家的最後悲壯祝福。「再見」,是大家相信英美聯軍也不會即早縮手,「反戰還得持續走下去」,一位當場的綠黨義工嘆息又篤定的說;至於「珍重」,則是大家認為英美聯軍早已失去解決問題的正義,恐怖分子何時報復攻擊「沒有人敢說不會」,自求多福之際,悲壯中帶著些許莫可奈何。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