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走進北京大宅門

現在,問來自兩岸三地的人,對什麼話題最感興趣?答案,就是《大宅門》。今年4月15日,《大宅門》在北京中央電視台第一套黃金時段首播。此後,凡是這個時間,大陸民眾都放下工作,回家看電視。 在香港,《大宅門》首播的收視率是60%,播出結局當天竟高達87%,創下香港收視記錄。 台灣播出後,更是掀起《大宅門》熱,「台灣人來這兒買DVD,都指定要買大宅門,」蘇州十全街上的店家老闆說。 除了鄧麗君之外,兩岸三地與華人歐美社群,就沒再出現一個跨越政治、族群,人人都能翹起大拇指的人物。他,就是《大宅門》的總導演兼編劇,郭寶昌。<br><br> 「《大宅門》就是一部小《紅樓夢》,」大陸的文學界人士這樣稱許。曹雪芹是豪門弟子、文學奇才,寫出巨著,當屬必然,但是郭寶昌卻是出身貧寒,全憑個人之力,歷經40年才炮製出這部傳世鉅作。 1940年,郭寶昌出生。年紀還小,就被姨父以200大洋,賣到北京同仁堂樂氏家族(即《大宅門》劇中的百草廳白氏家族)。 郭寶昌跟養母郭榕一樣,都出身貧寒,但是郭寶昌從小就受到同仁堂董事長樂鏡宇(《大宅門》劇中主角白景琦的原型)寵愛,當時80歲的樂鏡宇把樂家前幾代的家族興衰,全都講給8歲的郭寶昌聽,「你聽到以後,永遠都忘不了,」郭寶昌相當激動。 16歲開始,郭寶昌窮盡畢生精力,就為了把這個宅門故事寫出來。不料,戰亂與家族糾葛,手稿三度被燒掉。為了一圓夢想,郭寶昌歷經下放、批鬥、顛沛流離;這個夢想,終於在60歲時,開花結果。「我覺得我一生最大的貢獻,就是把白景琦這個人物推給觀眾,」郭寶昌說。 8月13日,郭寶昌在北京萬龍舟海鮮餐廳,慶祝61歲大壽。 席開五桌,伴著郭寶昌顛沛一生圓夢的昔日戰友們、《大宅門》的小景琦、姑奶奶與大格格,新戲《宅門逆子》的製片人袁煒夫婦,全都在座。 「今天來的,全都是雪中送炭的,沒有錦上添花的,」郭寶昌的太太舉起酒杯,向賓客敬酒說。 話沒說完,坐在郭寶昌隔壁,一位頭髮花白的落難戰友,垂老的雙眼睜得老大,轉身問郭寶昌:「嘿!你請我過來,怎麼沒先說今兒個是你生日啊?」 《大宅門》在台灣受歡迎,郭寶昌非常高興,壽宴前夕,8月13日凌晨,郭寶昌在北京接受《CHEERS雜誌》獨家專訪,談《大宅門》與他的夢想。

Q:在《大宅門》裡面,你自己覺得最深刻的是什麼?

A:我寫的這幾個人物,是從清朝一直寫到抗戰,我覺得在中國這段歷史裡面,「宅門文化」是非常典型的,不是一般作品輕描淡寫可以寫出來的。

創作動力:白景琦

《大宅門》每個人物都有很深刻的社會見識,他們性格色彩的發展,和社會的發展、社會的大背景都是分離不開的。我覺得從這些人物,看到一個時代作品、一個故事,實際上你在讀一段以家族描寫的一個社會的歷史,這個視點、這個角度,都是比較新鮮的,我覺得應該讓觀眾從另一個視角來觀察那一段歷史,雖然我寫的是一個家庭,反映的社會問題卻不是一般的。

Q:覺得這個戲裡面,最感動你的是哪一段?

A:最感動我的就是白景琦,就是這個人物。這個人物一切的行為,是我一生要把他寫成作品的原動力。假如說我是個機器的話,他應該是原油,沒有原油,機器發動不起來。我覺得我一生最大的貢獻,就是把這個人物推給讀者、觀眾。

Q:那你實際上跟他的互動呢?

A:他喜歡我,他經常會把我叫上去,陪他吃飯,這個別人享受不到。因為我很會裝蒜,裝得很文雅的樣子,裝很乖、很聽話的樣子。

其實他的孩子都很怕他,但是愈這樣,他愈反感,就變成惡性循環。我那個時候就很乖,很會裝蒜,他很喜歡我。其實他很希望把好多事情講給別人聽,他有這種慾望。

我跟他接觸的時候,他已經80歲了,我那時候才8、9歲到11、12歲,那些故事都是他講給我聽的。為什麼讓我一輩子那麼激動?因為你聽了以後就永遠忘不了。其實我這個人,我的記憶力啊,很多事情我簡直說過就忘,但是像這類事情,永遠也忘不了。因為他感動我、激動我,所以我從小聽到這個故事以後,從上初中開始,我其實就非常激動,想把它寫下來。

Q:他跟你講話的口氣是輕描淡寫的,還是非常激動?

A:他很得意。他就講他那個用一泡屎換了兩千兩銀子的事,他得意得至少跟我講十遍。他特別得意小時候很淘氣整老師,唉呀!他說起來特別津津樂道,一邊說,一邊笑,開心極了。

我很愛聽他說這些。而且我只要聽了小孩子淘氣整老師,我就特別高興,因為我從小也是非常放蕩不羈的一個,也就是特別不聽話。

Q:你們的性格有相像的地方嗎?

A:我是學他點皮毛了,小孩子聽到什麼就學什麼,我跟他沒有辦法相像,他太了不起,他像太上爺。

用感情寫戲

Q:感覺上你很崇拜他?

A:我當然很崇拜他,所以後來有人批評說,我在寫這幾個事情的時候,總是帶有一種欣賞的色彩,難道他逛窯子、打人、整老師也值得欣賞嗎?但是,我寫東西都用我自己的情感,假如沒有我自己特殊的情感和特殊的視角,我寫出的東西就沒有個性了,還有什麼感染力呢?他們現在希望我能用批判的眼光去寫他,我就說,那我就完了,假如以批判的眼光,我完全寫出的是另一部作品,不會是現在的《大宅門》。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