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澎湖海島上的琴聲

他帶著心愛的唱片與一把吉他,坐了5小時的船,從澎湖漂洋過海到高雄。他當過麵包師父、電子公司員工、農夫和救生員。第一次接觸到鋼琴調音師這個工作,就如同被電擊般,從此改變了他的人生。

拆開上琴板與琴幹,鋼琴的內部結構一覽無遺。吳兆振隨手彈了四小節,試著鋼琴的音準。打開工具箱,需要的工具一列排開,隨即用鮮紅色的止音布,熟練而有韻律地隔開每條琴弦,靜靜地仔細聽音叉的標準音,用調音棒微微調起第一音,在近乎6千個零件中,像是反射動作般地迅速找出影響聲音的每個可能,每個動作純熟而輕巧,直到整架鋼琴每個音都達到完美。

欣慰自己調音後的成果,看看窗外,天空如平常般湛藍,地面被午後一場不尋常的雨洗得明亮清澈,海風徐徐吹拂,逗弄著身體的每個細胞。

無法抗拒海的呼喚,吳兆振拎起蛙鞋和浮板,門一鎖,騎著機車「咻」地離開樂器行,飛奔到秘密花園——大海,穿梭其中,如同海豚般,愉悅而滿足。

調音,不只是吳兆振的工作,更是興趣;游泳,不只是吳兆振的習慣,更是生活。

</br><spanclass=’Doc’>「音」緣天註定

</span>

出生在澎湖的吳兆振,從小就與音樂結下不解之緣。或許是來自家族遺傳,有個可以無師自通音樂的爺爺,以及喜歡在海邊吹口琴的爸爸;也或許是來自於嬰孩時期的記憶裡,天天聽著搖籃上的收音機。

高中時期收到爺爺送的吉他,原來正專心學著跆拳道的吳兆振,忍不住地玩著這把吉他,一玩,玩出對音樂的渴望與無限的快樂。

「他天生對音樂的直覺很強,對聲音比較敏感,即使在音樂上仍欠栽培、不認識樂譜的情形下,還可以以土法煉鋼的方式學會彈貝多芬的曲子,非常另類,」澎湖國立事水產職業學校音樂老師趙炯娟,對吳兆振與生俱來的音樂能力感到些許的訝異。

只不過33歲的他,還是兜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可以作為興趣與職業的交集——鋼琴調音師。

</br><spanclass=’Doc’>尋尋覓覓的人生

</span>

從海事學校畢業之後,因為沒法子抗拒父親的要求——賺錢,吳兆振乖乖地做著麵包師傅。

一年多後,吳兆振決定離開烤箱與麵粉的日子,想過不一樣的生活。「現在想來,還真是瀟灑,在自己不穩定的時候,就只帶著心愛的唱片與一把吉他,坐了5小時的船,漂洋過海到高雄,」吳兆振瞇著月亮眼,笑著訴說當時的衝動。

這個衝動,讓吳兆振有一段每天只能花100元的日子。後來,高中主修機械的他,終於在一家英商電子公司上班。雖然與機器生活的日子並不糟,「但我隱約知道,自己這一世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吳兆振決定持續尋找真正屬於他的人生。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