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擠上半導體的新舞台

繼新加坡、台灣之後,中國大陸開始發展半導體工業,彷彿一塊磁石,吸引了各地的華人來此工作。3位分別來自上海、台灣與美國的上海中芯工作人,背後各有不同故事,卻看到了當年台積電在台灣發展的影子,只是地點換成了上海。他們都想抓住過去錯過的機會、新的個人舞台。

在平坦寬敞的張江路上,外覆「中芯國際集成」塑膠布、正在加緊趕工的建築工地,比公司大門還要明顯。

進了大門,還要再忍受一段塵沙飛揚,才見得到灰撲撲的臨時辦公室。

辦公室空間不夠,有些部門2人共用一張桌面與電腦。儘管擁擠,卻沒有人閒著,每個人都專注盯著電腦螢幕,各自有各自的進度。

這一切因陋就簡的「土樣」,卻是中國晶圓代工廠的先鋒。有些人來不及參與從前台積電、聯電股票吃紅的風光,這次可再也不能錯過。個個像大頭針一般,往這塊大磁石投靠。

新的公司容易看到新的希望。一位長期觀察半導體的產業記者表示,中芯的夢想是建立一個具規模的六吋晶圓廠,台灣的半導體早已走過這條創業路,從硬體的製造導向轉向重視軟體的服務導向。大陸半導體是創業維艱,台灣面臨的是守成不易,需要熬過美國景氣趨緩的低迷期。

21世紀的上海,剛好讓一群沒趕上台灣當年熱潮的人,有了新的舞台。

不再為別人打工

謝志峰,41歲,留美上海人

早上六點,中芯半導體行銷部門資深總監謝志峰就起床了。

「我每天都等不及來上班,覺得車子怎麼開得這麼慢,」時常工作到一、兩點才睡,41歲的謝志峰邊說仍然難掩興奮。

謝志峰現在負責的是國際客戶服務。因為白天總有許多雜事要處理,「每天,真正可以做事的時間,大約是從晚上6點到12點,」謝志峰說。由於時常得跟國外客戶聯絡,謝志峰現在的工作,其實是沒什麼晝夜、週末之分的。

雖然謝志峰在這裡拿的薪水不到美國的三分之一,而從前在新加坡工作的福利,「房貼、車貼、子女教育津貼」也全都沒有,他每天仍然充滿活力,原因是「在這裡我們做自己的事,感覺不是在為別人打工,」謝志峰對中國終於開始蓋自己的晶圓廠感到很驕傲。謝志峰說,晶圓代工,台灣人先做到了,他相信,中國也一定做得到。

談吐紳士的謝志峰,是道地上海人。上海交大畢業以後,到美國念了固態物理博士。畢業後,在美國的英特爾(Intel)研發部門服務了六、七年。

但是謝志峰一心想回亞洲發展。在美國,雖然語言早已經不是問題,但畢竟,在外國公司裡,總有「為別人打工」的感覺。一位在美國念工科博士的大學教授就指出,亞洲人在美國的公司裡,工作到後來發展大多受限制,高級管理階層的機會總是留給本地人。

畢業後,謝志峰想回中國,不過當時中國並沒有工業。已經拿到美國護照的謝志峰也曾考慮來台灣工作。6年前,當時台灣的聯電、台積電正在找人,謝志峰有很多在美國一道唸書的台灣同學,都回來2家公司發展。但礙於他的大陸背景,以及家人考慮,謝志峰沒來台灣。他去了新加坡,在特許半導體及研發單位都服務過。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