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方念華:讓專業延長主播生命週期

方念華

方念華

.現任TVBS-N頻道總編輯及主播

.政大新聞系

.美國紐約市立大學傳播研究所碩士

.曾任職台視新聞部記者、編譯,公共電視台「圓桌論壇」製作兼主持人。

我們的工作成績是每天的,這個壓力跟別的工作是不一樣的,它的好處是每天都可以歸零,如果昨天的表現比較氣餒,今天還有再來的機會。這個壓力會跟管理的壓力重疊,很多主播擔任製作人工作,你的情緒、體力、耐力會被壓縮得很有限,這是最大壓力來源。

主播的最低標準可能是指一畢業就到電視台,完全沒有採訪,每天負責輪播的,他的工作可能是一種播報員的工作。在電視台裡會有突發報導的時段,有時會把這個主播換掉,換成比較資深的主播去handle(處理)。我覺得一個合格的標準,應該是盡量讓自己不要變成那種有突發狀況時,必須被換掉的主播。

自己的新聞自己編輯

主播比較大的問題是安全感,中外都一樣。比較年輕的主播不安全感的來源一定是收視率,如果收視率好,不太瞭解觀眾為什麼喜歡看;收視率不好,也不能瞭解是不是他的責任,對自己的performance(表現)不能瞭解掌握。記者跑到一個好的、重要的新聞,採訪到這新聞時就已經知道了,主播這個部分就比較弔詭。像我們是主播兼製作人,從一天的編採會議,到新聞的製作,是這個流程從頭到尾的參與者,比較知道怎麼去修正。

掌握收視率,就是要瞭解觀眾的需要。像我的新聞一定是我自己編輯,有很多主播的新聞不是自己編輯的,這跟沒有安全感就是相對的,因為你不曉得你的播報在總體中是不是matters(造成影響),如果有影響,該如何加深影響?影響不夠,問題又出在哪裡?

從專業分工角度來看,電視這個行業勢必會越分工越細,就是會有專業輪值主播。我不太願意造成一種比較,認為主播兼製作人就是比較優秀的。但這些專業主播本身的流動率,可能會比我們這一類的資深主播來得頻繁。這不能視為一種變態、危機或問題,因為這是它專業本身的常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