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出走的建築師作家

美國建築師路易斯.康(Louis Kahn)說:「光!光是什麼?光是影子,光必須藉著影子顯現。」手拿繪圖尺的小說家阮慶岳,在文學中,找到了他生命中的光。他說,「我描寫陰影,因為只有陰影可以忠實地呈現出光明。」

5月份發表的文建會台灣文學獎,建築師阮慶岳以「光陰」一文得到散文首獎。建築師得散文獎,讓讀者對這位手拿繪圖尺的寫手好奇不已,但仔細追溯,他命運中存在的文學路徑,雖然時斷時續,卻是不絕如縷。

這並不是阮慶岳第一次得獎,他在八年前出過一本短篇小說集,去年就獲得台灣文學獎推薦獎、中央日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第三名。他與文學的淵源,起源自大學。還在淡江建築系唸書時,有一次他試投學校裡的五虎崗文學獎,居然意外得獎。不過,這個驚喜並沒有讓他從建築之路轉向,只能算是與文學的初次邂逅。

在文學中發現自己

1957年在屏東潮州出生的阮慶岳,四十歲以前的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建築師:他在大學念建築,在美國念建築,畢業後進入芝加哥頂級的建築事務所,回台灣開了自己的建築師事務所,他接受了近二十年專業的建築訓練,最後卻在文學中發現自己。

他手中的筆,最早書寫的是自己在異鄉的心情。在1992年出版的《紙天使》一書中收錄的十個短篇小說,記錄了1986年到1991年間他在費城、芝加哥、鳳凰城的創作意象,當時他白天過著建築生涯,晚上及週末創作,是個業餘的創作者,絲毫不覺讀者凝視的眼光,寫作只為跟內心的騷動對話,他回憶當時的創作:「有點像是自言自語。」

「在美國唸書、工作七年,在異鄉,很多感覺攪拌在一起,寫小說成為我人生的出口。」阮慶岳的小說創作,從「列車復活」一文開始啟動,文中提到「記憶其實是列車,馳去了仍會駛回來的,所有的故事都會重複再重複,所有的歡笑與悲哀都會一次再一次的發生。」

文學的因子似乎也隨列車而復活。《紙天使》小說中穿梭來去的男人、女人、愛爾蘭人、西班牙人、哥倫比亞人,看似喧鬧,其實只襯出他人在異鄉的孤寂。當時他身處盎格魯薩克遜主流的頂級事務所,周遭的金髮藍眼的同事每天比穿著、比話題、比人脈,來自亞洲的他初時感覺自己必得力爭上游,穿戴名牌,矯正發音,評論美式足球戰績,向布爾喬亞文化看齊,但是,他漸漸覺得,當他逐漸向菁英主流靠攏的同時,卻一吋一吋地遠離了自己。

仔細追究,阮慶岳的文學天賦應該承傳自父親。

世傳的文化基因

祖父是清末的讀書人,在民初之後頓失舞臺,成為一個教導四書五經的私塾先生。父親在祖父的調教下在11歲之前都浸淫在古文世界中,直到祖父去世,才轉入新式小學就讀。後來父親輾轉來台,進入省政府衛生處工作,建立了一個安定的公務員家庭。阮慶岳回憶父親能寫古詩、絕句,展現一種世傳的文化基因。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