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探照靈魂之窗的寫手

為什麼,我們因一道含情的眼神心悸;因一個冷漠的瞪視心寒;在冬夜的寂寥中渴望一個伴侶,來共烹一壺酒,共圍一爐火,共築一個夢?如果一個人就如天邊一顆凌亂散佈的星球,那渴望在無意義的亂點中聯絡構線的本能,又是從哪裡來的? ——摘自陳偉勵:九十年台灣文學獎 報導文學首獎作品「我們就是春天」

許多人好奇,拿手術刀的陳偉勵為什麼會成為文建會舉辦的台灣文學獎報導文學獎首獎的得主?她在得獎感言中,分析自己的創作動機時,舉了喬治•艾略特的一句話來說明:「我喜歡的不只是被愛,而且還要被告知:我是被愛的......沉默的領域夠大了,它正通往墳墓那邊。」

「對我而言,醫學與文學除了是興趣,還是嘗試打破沉默的樂器。畢竟,當一個人同時握有一把手術刀和一隻筆可以謳歌生命,世上還有什麼更幸福,更值得感恩和回饋的呢?」身為基督徒的陳偉勵,對於自己能身跨醫學文學兩大領域的天賦,並不驕衿,只是謙卑地覺得那是上帝對她人生所做的計畫,其中必有含意。

哲學的悲憫與科學的透視

事實上,陳偉勵是文學獎常客,雖然寫作的文章篇數不多,可是幾乎是每投必中。這四年來,她陸續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評審獎、「聯合報全省巡迴文藝營」散文首獎、報導文學獎、「基督教論壇報雅歌小說獎」,還曾經是《基督教宇宙光雜誌》的專欄作家。

在文學獎評審蔣勳的眼中,陳偉勵的文字有特殊的醫學視點:「觀察生命的諸多變奏,而來自科學檢驗般的理性透視,也有超越一般生命現象,較哲學性的凝視與悲憫。」

作家簡媜則對陳偉勵樸素文字中蘊含的真情十分激賞,她認為陳偉勵的文字沒有太多文學技巧與寫作策略,但深具引人入勝的特質,「逐字逐句撞擊人心,撼動肺腑,終而令人低迴不已。」

出身醫生世家的陳偉勵,父親曾經擔任陽明醫院的院長,哥哥和姊夫都是眼科醫生。她白天是台大醫院眼科主治醫生,透視排隊前來看診的一個個的角膜,洞悉一個個的水晶體,解讀一個個的視網膜。

問起她的專長,她會很認真的告訴你,她的領域是眼角膜移植手術、白內障手術及準分子雷射近視手術,另外,她也從事眼角膜、白內障及睫狀體之基礎研究。

「我選眼科是因為喜歡動手,所以選擇外科系,但是又不想碰觸死亡,因為我的情緒很容易受到影響。內科系只能透過用藥,但外科系可以透過矯正,使病人在手術前後有很戲劇化的轉變,使病人好轉,我喜歡這種幫助別人的感覺,眼科又很乾淨、精細,很適合我,」陳偉勵分析選擇眼科的原因。

<spanclass=’Doc’>文學只是個意外的訪客

</span>

目前正就讀台大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班二年級的陳偉勵,一直走的是一條筆直的醫學路。文學,不在人生計畫中,卻像是一個意外的訪客,為她的醫生專業生涯帶來驚喜。

她從來沒有想要當作家,雖然在學校裡作文課會得到老師稱讚,但是她一直都不把它當成是未來發展的方向。一直到她在台大醫院擔任住院醫師期滿,留下來研究一年,過去一直都很忙碌的陳偉勵,直到那一年才比較有空,去想想自己未來發展的可能。在偶然的機會中看到有徵文比賽,陳偉勵陸續寫了三篇寄出去,結果有兩篇得獎(台北文學獎、基督教論壇小說獎)。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