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思科總裁錢柏斯的恐懼和希望

你要如何帶領一個擁有輝煌戰績的公司走過史上最慘澹的時期?在一個深度訪談中,思科(Cisco Systems)總裁兼執行長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談到為何網路是重要的,以及當顧客停止購買的時候應該怎麼辦?今春,錢伯斯用了一個說法來形容他的恐懼和希望。網路經濟的徹底潰敗就像是場「百年大洪水」。想像一下這場大水,迅速而劇烈的毀滅便隨之湧上心頭。不過,你只要在這個影像上多停留一會兒,就不難發現,洪水已經開始退去。事後的復原也許要花上數個月甚至數年,最終,大自然的破壞將會被修復。在未來幾季當中,錢伯斯要在思科(或許是整個科技產業部門)推動的,就是這種勇敢而固執的復原能力。才在一年前,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跟隨思科的腳步進行。當時,51歲的錢伯斯既是網路週邊設備市場的領導者,也是網路經濟的意見領袖。在華爾街的極高度評價中,思科的股價總值在2000年3月達到了5,55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8兆3150億元)的天價,成為全世界最具價值的公司。然後艱困的時期來到,思科傳奇的銷售成長在同年12月開始面臨空前的蕭條,迫使錢伯斯裁減了8500位,超過17%的員工。同時,鉅量的存貨堆積,導致公司在今年春季報表中,虧損高達34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100億元)。投資人的失望,立刻在今年第一、二季驟跌超過一半的股價上反應出來。結果思科落到了全美十大市值公司的排名之外。如果說錢伯斯是90年代夢想的化身;現在,他則希望成為下個十年裡實用主義的領導者。

Q頭條新聞裡一直都充滿了那麼多的壞消息。在這樣的經濟裡,還有什麼值得我們興奮的?你憑什麼認為,你在未來半年裡還可以完成很多好的計劃?

A好問題。大家都喜歡公司成長的時期。可是早在多年以前我就體認到,和你打交道的是真實的世界,而不是你期望中的世界。這正是你發展個性的地方。

當我父母告訴我,有些事情將會成為一種學習經驗的時候,其實也意味著這些事情並不有趣,並且可能持續得比想像中的還久。這就是一種學習經驗。對於建立一個偉大的公司也是非常重要的。

你必須幫助整個團隊學習,特別是那些剛進公司,甚至是那些已經忘記所學經驗的經理人們。你必須仔細傾聽,盡可能的確認、掌握正確的議題與方向,並且督促他們朝這個方向前進。

再來就是領導能力的問題了。你要讓人們保持在非常冷靜、專注,同時還帶有一點迫切感的狀態下。把原本只專注於營業額成長的焦點(許多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轉移到公司的獲利和實際所得上。重要的是如何從顧客的消費支出中獲得更多的利潤。

Q根據你在思科、王安電腦以及IBM的經驗,在景氣趨緩的時候,聰明的領導人該做什麼,又不該做什麼?

A首先,你要讓人們能夠走在商業週期的低潮之前。這可能是任何情況,不只包括整體經濟的動亂,也涵蓋了產品世代的更替以及被顧客視為附加價值的巨大變動。我們不斷地在尋找一個轉折點(不論好壞),自問,我們該如何調整?並且將此視為文化的一部份。我們學習著將問題看做是別人放棄掉的機會。大家都喜歡快速成長,然而真正能讓你獲得更多市場佔有率的,卻是在不景氣的時候。

我們現在面對的短期挑戰,就長遠來看,可能只是個減速裝置。因此掌握住前進的方向是很重要的。

當你碰到減速裝置時,有些人會有一種全盤改變的傾向。很明顯的,這是一種天真的想法,很可能會陷公司於困境之中。而另一種人則會說,「讓我們的攻勢收斂一些吧!」不過你也不能這樣做。

當市場上大多數的人都瞭解到這是一個好機會時,就已經太遲了。即使你冒著可能錯失一些機會的風險,只要有好的商業展望,不管經濟情況如何,你是絲毫都不會想要放慢速度的。

Q對那些開始懷疑網路重要性的人,你有什麼話要說?

A現在比任何時候都重要。而且速度正在加快當中。我認為網路之所以無法發揮功效的關鍵,在於寬頻網路建置的速度仍嫌太慢。如果你沒有足夠的頻寬接到家庭或是中小企業裡,網路的應用將無法加速成長。快速建構寬頻網路正是主導未來十年科技成長的第一要務。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