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商機不從零開始

產業下游:原料藥廠詹維康(台灣神隆執行副總經理)在陌生的地方,圓自己的夢。

初夏,台南科學園區,炎熱的太陽照在神隆股份有限公司龐大的白色廠房,高壯、身穿吊帶褲,操著廣東腔英語,神隆副總經理詹維康帶領揮著汗、來自外國藥廠的客戶,踏進涼爽、寬敞的大廳。

出生大陸,長於香港,留學美國時跟台灣人學講中文,在美國製藥界頗負盛名的詹維康博士,壯年之際,為什麼來到陌生的台灣創業?

回歸華人的根

「在海外長大的華人,總是希望可以回到自己的地方,做一番事業,」詹維康不疾不徐的說。

詹維康與總經理馬海怡,都是美國知名的製藥公司Syntex的高階主管。在外國的華人常感嘆,即使再努力,總會遇上「玻璃天花板」,即使如此,詹維康與馬海怡兩人憑著實力,掙玻璃天花板,都擔任副總經理。

好景不常,1994年,Syntex被羅式藥廠(Roche)購併,詹維康、馬海怡與其他高階主管紛紛求去。

這時候,他們看到一個市場機會。神隆副董事長林明德指出,原本,美國學名藥廠(專門生產專利權過期藥的藥廠)的原料,都是由歐洲的原料藥廠供應。但是,1995年,歐洲一項法令,使得美國學名藥廠頓失原料來源,詹維康等人覺得這是切入原料藥市場的好機會。

飄零國外多年,此時,詹維康渴求回歸華人根柢的心情,再度揚升。「聽起來有點高調,但是我真的覺得身為華人要有責任感,要做點事,」詹維康說。

恰好,這時候台灣政府積極推動生物科技產業,加上之前有成功扶植電子業的經驗,台灣的製造能力舉世聞名,於是,詹維康與這些Syntex的前高階主管決定來台設立原料藥廠。「我們要走別人沒走過、不敢走的路,」詹維康說。

由於新藥的研發時程非常久,風險太高,神隆計畫在短期內生產原料藥獲利,長期則投入新藥研發。

1997年底,這項投資計畫受到行政院開發基金支持,統一、台糖、交通銀行等大集團都加入投資,資本額高達27億新台幣,是台灣有史以來最高額的製藥業投資案。

雜音遍佈

當時,神隆的投資計畫一公佈,各界出現各種批評聲浪。

「生物科技跟資訊電子業不同,最大的價值不是來自製造,」學者表示不解。「原料藥算什麼生物科技?」一些製藥業者質疑。「行政院開發基金投資的案子,我們不想淌混水,」一位民間創投業者說。「開發基金用的是人民的錢,與其砸大錢,為什麼不把錢分給小型的生物科技公司?」正在研發新藥的生物科技業者說。到後來,甚至有人謠傳神隆會把錢帶回美國。

股東只要一聽到批評,就會急著來問,詹維康等人必須花一倍以上的工作時間,解釋、教育股東。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