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在科學叢林打游擊戰

學術界、研究單位─張泰階(榮總教學研究部基因譜序實驗室副研究員,陽明大學醫學生物技術研究所教授)「我希望我的研究,能幫助我的鄰居。」

榮總研究大樓8樓,張泰階教授研究室。

大門敞開。生技人必讀的《自然》(Nature)和、《科學》(Science)雜誌,攤開在桌上。桌前釘著一大張灰色相紙,基因序列密密麻麻地分佈其上,旁邊還有哈佛醫學院同事給張泰階留念的文字。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來了,我在隔壁作實驗,」穿著白色實驗衣,36歲的張泰階博士見到訪客,道歉連連。

戴著圓框的眼鏡,直髮、清秀、個頭不高,張泰階怎麼看都不像學者,倒像個學生。

找出肝癌基因

「他很腳踏實地作研究,他一個人作的研究,可以比得上一個榮陽團隊,」一位產業界人士說。

事實上,張泰階在榮陽團隊,不只做人類第四號染色體的基因定序,而且,他個人的研究中,還得到了人類生命科學上的重大突破,他找出某些特定基因,可能跟肝癌有關,目前,張泰階已經申請美國專利。

獲致這個研究成果,張泰階固然欣喜,卻決定低調處理。然而,這個發現卻瞞不了生技業界與創投業者,許多生技公司紛紛來找張泰階,希望能移轉技術與專利,開發成為肝癌相關檢測與治療的產品。

「我希望找到理念相同的人,才能真的幫助台灣民眾,」張泰階緩緩道出讓他躊躇的原因。他覺得,理念不同,是許多國內技術移轉案例失敗的主因。

孺慕鄉土

1997年,張泰階就是懷抱著「幫助台灣民眾」的心情,回到台灣。

1988年進哈佛醫學院攻讀博士,1993年張泰階拿到博士學位,在哈佛醫學院教書、作癌症研究,在美國整整待了10年。

長期離鄉背井,張泰階對台灣一直念念不忘。他還記得,有一次夢到自己用英文罵人,他醒過來之後很難過,告訴美國同事說:「我覺得我離台灣好遠,夢中竟然不是用母語。」

由於父親早逝,想到家中年邁的母親,張泰階不由得擔心起來。有一天,他告訴自己,如果一樣是作研究,為什麼不回台灣?

於是,1997年,他回到台灣。

然而,回到台灣之後,他才發現,台灣的研究環境不如美國,想要作研究,要比在美國更拼命。

但是,張泰階沒有回到宜蘭老家與母親同住,卻住在台北榮總宿舍。每天早上8點鐘,張泰階來到研究室,晚上11點鐘才離開,回到家吃宵夜、看看電視,洗完澡之後看論文,一直到凌晨2點鐘才入睡。星期一到星期五,張泰階的作息很固定,除非是星期六,會睡晚一點。也只有這兩天,母親從宜蘭老家坐火車來看他,張泰階才能真正抽一點時間陪陪母親。「我常常覺得很對不起我媽媽,」張泰階一臉歉然的說。

燃燒自己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