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生技公司的印鈔機

研發人員是生技公司「活的印鈔機」。因為實驗過程中,若發展出突破性技術、找出基因或蛋白質的特殊功能,申請專利之後,賣給大藥廠,就能賺錢。

生技研發人員

早上7點鐘,鬧鐘聲大作。

微晶生技公司助理研究員涂景瑜醒來,走進盥洗室一邊刷牙,一邊想著該怎樣進行今天的實驗。

一直到走進位在台北縣新店市的辦公室,她的腦袋瓜都還轉個不停。這個時候,千萬別問她是怎麼刷完牙?早餐吃了什麼?怎麼坐上車?付了多少車錢?因為,昨天的實驗數據、藥品劑量與研究文獻,才是真正佔據她腦子的主角。

涂景瑜的生活,就是典型的生技公司研發人員。

實驗=生活

實驗是他們的生活與工作重心。

早上進辦公室第一件事,涂景瑜迫不及待地打開「實驗計畫書」,撰寫、設計當天的實驗計畫。

生技公司的實驗必須又快又好,最重要的是,要有商品化的價值,不同於學校強調學術價值。學校花三、五年的研究,生技公司必須在3個月到1年之間做完實驗、商品化。

涂景瑜的專長是生物晶片,平均每3個月,涂景瑜必須進行不同主題的實驗,目的是為生物晶片開發出新的應用與新的功能。

不跟時間賽跑,就無法跟全球競爭。光是美國做生物晶片的公司,就有300家。

競爭對手隨時都在開發新的生物晶片功能,因此,涂景瑜閱讀文獻、做實驗、商品化的速度與效率都要比別人好。壓力這麼大,涂景瑜做實驗之餘,不是在苦思實驗的癥結,就是與市場行銷人員交換意見,確保新技術具有市場性。

「你一定要很喜歡作實驗,否則很難勝任,」陽明大學遺傳研究所碩士,微晶生技助理研究員辜韋智說。辜韋智喜歡作實驗,考大學時沒選醫科為第一志願,反而選台大動物系,為此鬧過家庭革命。

真正讓研發人員著迷的是,一旦穿上白色實驗衣,戴上實驗帽,就來到追求真理的科學世界。「作實驗要非常踏實,得到的數據才會可信,」基亞生技總經理張世忠說。

追求真理的世界,任何可能影響實驗結果的因素,都會被他們排除,因此形成了生技研發人員特殊的族群特質。

比如,他們很纖細、有耐心。

在生技公司的實驗室,計量的單位以0.1cc、0.01cc、0.001cc來計算。長期跟這些微小分子周旋,生技研發人員自然非常纖細、細心。「粗枝大葉的人很難在實驗室生存,」涂景瑜說。即使回到家,這種細心也會持續。辜韋智不但不像一般男性粗線條,在家裡,連哪裡髒了,哪裡該打掃,都是他比太太先注意到。

生技研發人員很有耐性與毅力。

辜韋智指出,實驗作不出來,有時候並不是實驗設計錯誤,而是有些操作環節出問題,因此需要不斷嘗試,找出原因,這練就了他們的耐性與毅力。

此外,生技研發人員很質樸。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