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上海人的求職與求薪

春節過去後,大陸的各大城市中的求職求才熱潮便逐漸往高裡翻,而到了春假前後,到達最高點。大學應屆畢業生通過人才交流會、人才仲介機構和媒體廣告等,必須在暑假結束前找到頭家,而大企業也在此時,紛紛訂出求才配額,廣徵新才。

盡管企業各個表示人才過剩,求職者人人嚷著飯碗難找,但是上海人到底是上海人,他們自信滿滿,很少會舌頭短、面皮薄,尤其在要求工資時,並不口軟。

在上海有過徵才經驗的台商表示,他們見過最多的便為聲東擊西法。儘管「我究竟值多少錢」是求職時最關切的問題之一,但是小青年們卻也不隨便在履歷上標明希望待遇。勞雇雙方在工作意願談得差不多時,許多小青年便侃侃而談起「我過去的薪資如何,如何」或「原本要到外地工作,對方出的工資很高,但是...」等等之語,以逼迫雇主說出他們心目中的底線。由於這一招用得太普遍,有的獵人頭公司建議雇主只要聽到「過去薪資」四個字時,立刻主動要求薪資單或繳稅證明。

凸顯自我形象方面,上海人向來不落於人後。中共強制推行一胎化政策已有二十二、三年,新一代求職者中獨生子女越來越多。他們雖然年輕,但是較優渥的成長環境,使得他們急於表達,並不靦腆。運用於求職市場上,便成了灌迷魂湯,用語言把自己描繪成為才華縱橫、才德兼具的一時俊杰,雇主聽得迷迷糊糊,什麼條件都好說了。

人才市場的年齡歧視

這一、兩年來,人才市場上出現「高消費」與「年齡歧視」並行的現象,大部份企業,為擺脫公營企業老舊的形象,求才時一方面要求高學歷、另一方面尋找年輕人,學士不能超過25歲、碩士30歲、博士40歲。這更給予有足夠經濟支援與家庭關愛,年紀輕輕便順利讀完書的上海中產階級子弟,最多的空間。仗恃著條件好,求職時,不等三兩句話說畢,便單刀直入地詢問薪資情況,令雇主方措手不及。

另外,上海青年還有一張有力的求職牌,便為本地戶口。上海為全大陸白領工作機會最多、薪資水平也最高的城市,各地的年輕人都想要到此來一試運氣。但是對於機構單位,聘用具有上海戶口的職工,仍然比較方便。求職時打出上海戶口牌,便直接從正式編制職員談起,薪資,各種福利都有保障。至於外地人只能抱著打工的心態,有一份底薪就不錯了。

上海人果然得天獨厚。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