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聰明處理工作困境

媒體經常誤導我們,成功的人好像都是全能的。真正成功的人不在於擁有多少,而是充滿自信,不在乎自己擁有多少,需要什麼可以隨時學習…

工作上的困境可以分成很多的層次,民國80年到民國84年之間,我是在花蓮的慈濟醫院工作,84年以後回到臺大醫院,隨著工作量的增加,自然而然脾氣也越來越不好,做事也越來越沒有耐性,在病房督導時竟然會打瞌睡,這樣的狀況就是本身的壓力負擔過重。

效率與紀律

我是一個享樂主義者,喜歡熬夜聊天、趕電影、趕音樂會,那時我必須對自己的生活作簡單的檢討與時間管理,想想是否自己對生活太貪心了?

面對工作的困境,第一必須把生活的結構作一番調整。

這和時間的管理是相關的,我必須知道工作的優先順序,什麼事是非做不可的。以我的職業為例,必須要先把和醫院、病人相關的份內事情先做好,其次是帶實習醫師的教學工作,再來才是研究的工作。

除此之外,如果我還想寫作就必須犧牲和朋友玩樂的時間,想要什麼就得割捨什麼,這是生活中避免不了的抉擇。

民國80年我到花蓮的慈濟醫院創精神科,自己當主管時才發現,生活中如果要有很多享受,自我的紀律很重要,自然而然我看到自己生活的紀律變得習慣性地嚴謹,那段時間也是我寫作量最多的時候。

講求效率的人,紀律是必然的自我要求,反之對生活沒有太高期待的人就不會那麼嚴謹。

因此我會先要求自己釐清工作的優先順序,超出自己的負荷量時再選擇割捨什麼,但是並不是事情多,速度就一定要快,很多時候慢速度反而有高效率。

有一種壓力我稱為「小環境的困境」。小環境的困境,對象可能來自家庭、工作夥伴,困境形成的原因可能是與上司的相處、和本身的原則與價值觀相衝突。

比方說如果我想做醫學研究,我必須放棄很多享受、以研究養研究,我要思考如何在自我堅持與配合實際狀況中做選擇,最後我放棄研究。

小環境的困境

「小環境的困境」中的選擇很個人,牽涉到自我的價值觀與性格,以打卡為例,也許有些人覺得自己堂堂研究所畢業,上班打卡是一種羞辱,但是到外面其他的公司一樣要打卡,若以「比較的心態」去看這件事,也許就變得不再那麼堅持。

因此解決「小環境的困境」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和新的選擇機會做比較。

今天我們身在台灣很少去面對一個問題:萬一現在我從事的行業是走下坡的怎麼辦?

醫生的這個行業慢慢在沒落中,以某一種角度來說當醫生是選錯行的,但是從另一方面而言,當醫生的收入又是中產階級中遙遙領先的,所以就變成捨不得離開這個行業,又一邊做一邊埋怨的情況。

因此在現實與自己對工作的預期差距越來越大的情況下,真正快樂工作的人是很少的。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