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黑人區裡的名校—約翰霍普金斯公衛學院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全美排名第一的公衛學院,哇!」聽到我申請到這所學校,沒有人不發出讚歎聲。於是在眾友人的歡呼下,我帶著名校的憧憬來到巴爾的摩。

想像美國大學廣闊無垠的草坪,與高聳入雲天的大樹,那知一腳踏入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之一,比紐約還嚇人。雖然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巴爾的摩去年的犯罪率下降了15%,是自1980年來最低點,但是電視新聞還是幾乎天天都有謀殺案,更別提偷以及搶。

開學第一天的第一堂課就是「人身安全課」,人手一張一長串的緊急聯絡電話;不能在街上的提款機提錢,一定要在銀行內的提款機提錢,天黑後絕對不要在街上逗留。

記得從台灣出發前,朋友跟我說,「巴爾的摩,很漂亮耶,梅格•萊恩就住在那裡,奧斯卡最佳影片,『Asgoodasitgets』部分場景也是那裡拍的,戲裡同性戀者凱文的父母親就住在巴爾的摩,他們開車從紐約到巴爾的摩沿路風光明媚。」是啊,這些都沒錯,只是都不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衛學院附近。

這個全美排名第一的公衛學院,位在黑人區裡,醫院和學校就被黑人團團圍住,在台灣從沒看過這麼多警察,更不要說在校園裡,每一個街角站一個警察,大樓門口還有警衛,進門得秀一下識別證,更別提兩次醫院罷工,警察嚴陣以待,識別證還一定要翻過正面,讓警衛核對本尊與「照片」才能放行。上課時,老師、學生更是個個掛著識別證。

三分之二是黑人

在這個失業率高達4.7%的城市,走在路上遇上討錢的也就不足為奇。尤其是天冷時,街角躲著一個個裹著破舊大衣、棉被的「黑」乞丐。朋友到銀行內提錢換小鈔,一接過鈔票才轉身,後面長長的隊伍,個個伸手要錢,因為人人都看到銀行員隔著鐵窗、防彈玻璃數大把鈔票的那一幕。朋友一害怕,出了銀行,趕緊橫過街,遁入醫院中,直接走地道回宿舍。

巴爾的摩三分之二的人口是黑人,而且白人年年減少。50年前白人還有72萬人,比現在全城的總人口65萬人還要多,現在白人只剩20萬人,從1990年到現在,10年來就少了8萬人。

學校周圍的房子,窗戶玻璃破了用木板釘釘補補,有的沒人住,有的裡頭住了一家子的人。人行道上,經常是滿地的破碎酒瓶,還瀰漫著濃濃的酒精味。公衛學院北邊,因為毒品交易和暴力犯罪愈加氾濫,這幾年來人口少了一半,成千上萬的破舊空屋,更是變成毒品交易的大毒窟。

《巴爾的摩太陽報》最近採訪了在這裡成長,4年前才搬走的德瑞克。原因是他發現他的小女兒之所以認得顏色,是從毒品交易販子分贓時喊叫,「我分得紅色膠囊、黃色膠囊、綠色膠囊」學來的。

公衛研究題材豐富

學校裡中上階層的教職員,當然絕大多數是白人,多數住在城外的郊區,有的人甚至要開車一個多小時來上班。他們的房子當然不同於學校附近的破爛房子,是典型電視上的有車庫、庭院的大房子,有錢一點的還有遊艇和湖。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