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溫馨社區情?

「最先一聲救命的聲音,以為是從樓梯間傳來,想要衝出去幫忙的那一剎那,開門的動作卻猶豫起來了,」我的朋友說他今天下午沒上班,一個人在家,忽然遇到這個道德兩難的困境:我應該去看看,何況才學過心肺復甦術的急救方法;我不應該下去,手頭的工作還沒做完,何況不曉得是殺人或是會遇到不講理的家屬?

感覺自己內心掙扎許久,其實不過短短5分鐘,救護車的聲音就可以遠遠聽到。他走到窗台,原來是一樓的伯伯身體有狀況,媳婦正急著四處求救。

他說,那時站在陽臺上,四處的公寓完全沒任何人站出來探一眼,他忽然覺得這個城市十分悲寂,更因為自己只是站出陽台,什麼也沒做,居然不自覺地,認為良心上高人一等而沾沾自喜,更是百般的無奈,覺得自己未免也太容易原諒自己了。

他的故事卻教我想起生活在現代社會的諸多困難。理論上而言,台灣在這數十年來經濟不斷成長,國民平均所得早就擠進已開發國家的行列,生活品質應該寬裕許多,然而,結果並非如此。

昂貴的生活成本

過去的農業社會裡,生活即使辛苦,一個男人(當時的家庭外勞動人口以男性為主)的所得還是可以養活全家五、六口,甚至是十來口。現在大學剛畢業的月薪雖然高達3萬元出頭,可是生活在台北這樣的大都會,如果沒現成的房子,一切白手起家,可能只養得起一個人再多一點,連撫養配偶的能力都沒有。

生活的成本提高了,而且成長的速度遠遠超過個人所得的成長。所謂的薪水,以金錢為單位的美麗數字,其實是會騙人的。

只是,生活的成本為何變得這般昂貴?

小學時候偶爾因為父母參加喜宴,而沒準備晚餐,也就給個十塊錢要我自己在外面解決。而我當然也就四處閒逛,直到父母踏入家門的前一刻才回家。原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幾天後卻被揪出來痛打一頓。原來是鄰居張媽媽、林叔叔等,善意地問起小孩是否又有新的補習,才拆穿了我遲遲回家的謊言。

過去的社區關係是很自然地相互照顧和守望,現在卻是充滿了擔心和不信任。

生活成本提高的原因也許很多,人與人之間不再相互照顧的結果,恐怕也是原因之一吧。個人的自由度增加了,隨之而來的成本如何有另一種替代方案呢?也許,除了薪水數字的追求,還有很多努力可以讓我們生活更美好。

(作者王浩威為著名的精神科醫師,現為心靈工作室負責人)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