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用鏡頭捕捉影像的獵人

喜歡旅行、愛好攝影的麥凱瑞,已經在《國家地理雜誌》工作20年。走過無數國家,麥凱瑞的鏡頭,見證了波灣戰爭的殘酷,也紀錄了印度古老國度的瘋狂慶典。麥凱瑞如何透過影像,訴說動人的故事?

在台北市熱鬧的捷運忠孝復興站內,最近有《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Geography)的攝影展。10多張放大的照片,依著牆邊排成一列,迎著來往匆促的都會人潮。

就在這一列照片的最前端,有一張照片,放大到約有一個人高,那是一個女孩,她襤褸的紅色頭巾,包裹著臉頰,非常搶眼,一雙深邃的大眼睛,像是驚慌,又像暗訴憤怒,有一股懾人的力量,讓人靜靜地盯著,好像走進了另一個時空。

「眼睛是我最在意的部分,因為每個人的喜怒哀樂,都會從眼神流露。眼神能傳遞最多的訊息,也能帶來最大的衝擊,」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首席攝影師史提夫•麥凱瑞(SteveMcCurry)解釋。這一幅「戰爭蹂躪下的阿富汗少女」,就是他在1984年的作品。

這一年,麥凱瑞不僅留下了這個備受好評的報導攝影作品,同時還得到了美國國家攝影記者協會的「年度最佳雜誌攝影師」獎項、在「世界新聞攝影比賽」中奪得4項首獎,讓他登上世界級報導攝影家的位置。

談起《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或許很多人會想起《麥迪遜之橋》這部電影,片中的克林伊斯威特就是一位《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工作充滿了浪漫。不過,對於麥凱瑞而言,「擔任《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是一件特別的工作,」因為他可以藉著報導,走訪許多不同的國家、接觸不同的人物,發揮正面的力量。

<spanclass=’Doc’>不停息的靈魂

</span>

麥凱瑞喜歡旅行。他希望生活充滿趣味,而旅行就是他使生命有趣的方法。

「我非常好奇,喜歡冒險探索,用旅行認識不同文化、置身不同情境、體驗不同生活方式,非常地吸引我,」麥凱瑞分析自己,「我有不停息的靈魂,我痛恨一天就這麼過去。對我來說,生命中最糟糕的事,就是無聊。」

這一股好奇、探索的動力,讓學歷史與攝影的麥凱瑞從1980年加入《國家地理雜誌》,在報導攝影的領域中,已經持續走了20年,直到今天。

在這20年中,他花了很多的時間在中東與亞洲。麥凱瑞走過阿富汗、貝魯特、孟買、印度、斯里蘭卡、菲律賓、緬甸;他報導過兩伊戰爭、前南斯拉夫的瓦解、印度獨立50週年。他的經歷,相當驚人。

在攝影的領域,進入《國家地理雜誌》做報導攝影,是許多攝影師的夢想。麥凱瑞在2000年12月中到台灣參加《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的創刊。在記者會中,許多攝影記者都好奇:麥凱瑞為什麼能夠在報導攝影上堅持20年?甚至置身戰亂的險境,他也不放棄?

其實,除了他喜歡旅遊、嘗試,讓麥凱瑞持續工作20年,還有另一個更嚴肅的理由,就是他相信「報導攝影是世界上一股正面的力量。」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